Future Perfect 留住鄉村裡的商鋪

亨氏·弗雷是鄉村的拯救者。他來自萊茵地區,今年59歲,天性活潑,留著灰色的絡腮鬍,灰色濃眉下的眼神坦率。通過在整個德國經營新式的“艾瑪嬸嬸帶電腦的店”,讓眾多缺少聚會場所的村莊和城區再次燃起生機。這個由他倡議的行動簡稱DORV——意為“全面當地語系化的服務與供應”。

  亨氏·弗雷的家鄉位於阿亨(Aachen)和于利希(Jülich)之間,是個名叫巴門(譯者註:Barmen一詞作動詞用,可解“訴苦,抱怨”)的村莊,而從前那裡的確有苦可訴。八、九十年代以來,大型超市和折扣店紛紛進駐,那裡的小商店就一家接一家地關閉,當中包括:八家雜貨鋪、一家麵包店、兩家肉鋪、儲蓄銀行分店和幾家餐館。當時,近1300名村民失去了碰面的機會,也不再有地方可以讓他們愉快地閒聊。誰想買麵包,就得駕車前往阿爾登霍芬(Aldenhoven)、利尼希(Linnich)或者于利希。亨氏·弗雷於是想到,“等到村裡的老人不能開車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這位身兼無黨派議員的教師開始動腦筋想辦法。他同一位律師與稅務顧問一起坐下來,觀察其他村莊的小商店,對不同的方案逐一進行商討。同時,他也瞭解到整個德國約有八百萬居民居住在附近沒有食品店的地方,要開車或乘坐交通工具前往。在人口不超過4000人的聚居地,大型連鎖店紛紛關閉。2003年,他們創建了DORV協會,很快就擁有了150名會員,並通過私募股權籌措到10萬歐元的啟動資金。2004年,他們在空蕩蕩的儲蓄銀行分店原址創辦自己的DORV ——“全面當地語系化的服務與供應”商店。如今,他們的有限公司已經稍有盈利,並且開始償還之前籌募的資金。

保持生活品質與價值

  兩名全職僱員和五名兼職員工主要出售由當地一家農場提供的“每日優鮮”,每位顧客不論年齡長幼,他們總要閒聊幾句。店裡有可供上網的咖啡座、傳真機和影印機、自動提款機,出售保險和旅遊產品,還提供汽車登記和代辦報紙訂閱等服務。除牙醫以外,弗雷還請來一位家庭醫生加盟DORV,他高興地表示,“商店業務已經形成了螺旋上升的發展趨勢”。2009年,DORV中心被授予北萊茵-西法倫的羅伯特·容克獎(Robert-Jungk-Preis,譯者註:是北萊茵-西法倫用於表彰公民參與的傳統獎項),隨後又接連獲得其他獎項。

  根據弗雷的經驗,一家DORV中心的成立要具備五大支柱:食品、服務、社會醫療保健、文化活動和交流。新生詞彙“Nahv@rsorge”是他最喜愛的概念之一,因為這個詞點明了他的出發點:防止鄉村的消亡,照顧村民的生活。這也保證了年齡較長的村民可以盡可能在自己家裡——在自己熟悉的社會環境裡生活,而不是在老人院度日。59歲的他堅信,“這令老人們感到幸福,也為社會節省了大筆資金。”DORV的當地語系化供應方案所提供的遠不止食物,還在人口結構變動的形勢下確保了人們的生活品質、房地產的價值,完善了基礎設施。

在全德國實現“當地語系化”

如此一來, DORV公司幾乎被各種需求諮詢淹沒,也不足為奇。作為阿育王社會企業家培育組織(Ashoka-Organisation)的董事,弗雷目前已經辭去教師職務,成立了自己的諮詢公司,並在全國範圍內設立區域辦事處。他的團隊遍佈50多個村莊。2007年,按照巴門村模式建立的第二家DORV中心在距離阿亨不遠的帕內斯海德村(Pannesheide)開業,最新一家DORV中心於2013年11月在巴登地區的艾森穀村(Eisental)落成——這個新成立的中心提供午餐和購物服務。2014年,在勃蘭登堡州的賽丁村(Seddin)和梅克倫堡的格蘭博(Grambow)都有新中心準備啟動。弗雷深知,“可行性研究是必不可少的”,因為不同地區的條件大不相同:“每家中心都必須做到獨立經營。除此之外,還需要按照當地居民的願望量身訂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