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為人權而戰的傢俱製造

© Verena Brüning

五位尋求庇護的年輕人在CUCULA難民工藝設計公司,通過製造和銷售高級傢俱,為自己打通一條切實可行的生存之路。

  在舊廠房的第三層,厚重的鐵門後面是一個明亮的空間,白色牆壁,水泥地面,高高的櫥窗前面,五張沉甸甸的工作台擺成一個半圓形,旁邊是一個玻璃隔間,裡面堆放了紙張和工具。牆上掛著繪製精細的傢俱設計圖,一個本周工作進度表也用膠帶粘貼在牆上。乍看就是一個普通的工作室,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是一家德國境內獨一無二的企業。除了會議和工作以外,這裡的工作日程還包括德語課程,參觀博物館和法律諮詢。一個黑板上一筆一畫用彩色粉筆寫著:“謝謝”,“我要學德語”,“你做什麼工作”,字跡尚顯生疏。

就是想做點什麼

  這五個非洲小夥子陸續來到柏林這家工作室,聚在一起做傢俱。從2013年冬天起他們就是CUCULA的實習生,這是德國第一家由難民自己經營的企業。德國的政治制度禁止尋求庇護人士參加工作或者接受職業培訓,這迫使他們無所事事,處於被動的狀態,也常常導致他們從事非法活動。在這種背景下,難民經營企業就顯得近乎不可能。雖然阿里諾乎(Ali Nouhou),牟薩烏蘇曼(Moussa Usuman),麥加柴姆色狄納(Maiga Chamseddine),塞都姆薩(Saidou Moussa),瑪利克阿嘎奇(Malik Agachi)五個人在這裡進行職業培訓,但是在法律上並不支付報酬。實際上他們非常賣力,工作室背後高高的鐵架架滿了已經做好的傢俱。鐵架前還放著一張淺色木頭長椅,椅子的靠背僅是一塊藍色的木板。“這張椅子有故事,它見證了CUCULA的創建 – 那塊藍色木板來自歐拉尼恩廣場(Oranienplatz)的難民營。”,傑西麥德納赫講道。

  這位嬌小的女子參與了CUCULA的創建,作為教育工作者,她主要負責傢俱業實習生的培訓和諮詢工作。2013年秋季她在青年文化中心“施內舍爾27”(Schlesischen 27)從事實習,當時文化中心的負責人芭芭拉·邁耶(Barbara Meyer)向那五位住在克勞茲貝格難民營的難民表示,青年文化中心願意接收他們。相對於露宿廣場的100人,接收五個人也只是杯水車薪,但是文化中心能力有限,只能為這幾個人解決冬天的住宿問題。“難民營的這些年輕人都想做點事情,但是受政策限制,他們一個個都閑得發慌。”麥德納赫回憶。“施內舍爾27”剛開始為他們安排了繪畫和攝影課程。有一次,產品設計師塞巴斯西安·戴施勒(Sebastian Däschle)擔任工作坊負責人,他突然想到一個主意,“讓這些男孩去做些真正有用的東西! 譬如給他們自己的空房間做些傢俱。”

白手興家

  戴施勒說話快,表情豐富,之前跟難民問題沒有絲毫瓜葛,“我最多也就是關注過環保問題”,他笑著說道。不過白手興家創建新事物,卻一直是他的強項。就這樣,阿里諾乎,牟薩烏蘇曼,麥加柴姆色狄納,瑪利克阿嘎奇,塞都姆薩五人在戴施勒的指引下開始製作床具和桌椅,他們採用的是設計師恩左馬利(Enzo Mari)的設計方案。恩左馬利主張讓看起來高高在上的設計變成平民化大眾化的行為,戴施勒當時正在研究他的這一想法。本來戴施勒只是暫時替代同事工作,卻意外催生了一個長期計劃。他們做好的傢俱很快就已經多到無法擺進房間,建立傢俱公司的想法也就隨之應運而生。為什麼不專業銷售傢俱呢?這樣就可以有錢讓這些年輕人接受職業培訓,保障他們的基本生活消費。

  “這就是設計師的思維。從另外一個角度審視現有的狀況,看看還有什麼別的可能性,接下來就嘗試去做,看看最初的想法能不能一步一步變成現實”,戴施勒解釋。“我們是反向開始的,之前雖然還沒有成立公司,但這些實習生就已經想出了CUCULA的名字,我們帶著做好的傢俱到意大利參加設計展銷會,賣出了第一批傢俱,之後我們創建了網頁,發展了廣告規劃。我們說得越多,建立公司的事情就變得越切實可行。”

 
  •  © Verena Brüning
  •  © Fred Moseley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  © Verena Brüning
 

網絡,嘗試,範例

  幾位實習生的母語是豪薩語,CUCULA在豪薩語中的意思是“一起做事,聯結”。而這個含義正好體現了該公司所發生的一切:產品設計和傳媒設計,手工業和職業培訓,法律諮詢和政治工作相互補充,完美結合。除了麥德納赫,邁耶,戴施勒和女設計師寇琳娜賽之外,還有另外一些義工、私人投資者和法律界人士組成了一個團體,共同建立了難民工藝設計公司。他們通過公眾集資,於2014年底籌到了資金,可為五位難民繼續提供一年的職業培訓獎學金。這些條件也是他們申請職業培訓簽證和長期居留許可的前提。“我們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嘗試,沒有保障”,麥德納赫如此形容,“但是當有人情緒低落的時候,組裡的成員就會把他拉上來。”

  雖然前途未卜,但CUCULA目前的任務還是排得很滿。“我們不希望印證人們看待難民的慣有態度,我們要做出反例讓大家看到:這些年輕人連工作許可都沒有,但是請大家看看他們的功勞!”麥德納赫說。公眾集資時訂製的330把椅子也被搬上舞台,實習生把舞台背景演繹成舒伯特的冬之旅。他們很快找到了有關背井離鄉和出走的圖片。在由兩位插畫師協助出版的CUCULA刊物中,五位年輕男子的故事也用圖片被記錄下來。CUCULA要參與創造另一種歡迎文化,日復一日,用一顆一顆的螺絲釘,用一塊一塊的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