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披著狼皮的羊

LAMM
LAMM | 圖片:Adam Schwarz

不聞不問就不會知道,不知道就只能沉默。沉默從來就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正因為這樣,網上雜誌LAMM的編輯提出疑問,質詢企業是否在消費過程中將環保納入考量。商家,你們可要當心!

  你和我都是善於思考、有批判精神的消費者。比如我們會想,星巴克會不會用咖啡渣積肥?傢俱商Hinz und Kunz怎麼會如此熱衷於使用熱帶雨林木材製作沙灘椅?我們能思考這些問題,是好樣的,但是要想真正改善局面,還需要找到能夠解答的人和商家。

澄清問題,提出質疑

  阿萊克桑德拉·提芬巴赫(Alexandra Tiefenbacher)也提出了很多問題,她期待能從星巴克、Hinz und Kunz和其他企業那裡得到答案。在她看來,這些企業完全可以更加環保地進行經營。LAMM編輯部位於蘇黎世的阿爾特施泰藤區(Altstetten),提芬巴赫和她的同事每天都在思考這些問題,尋找問題的癥結和解決方案。這家致力於可持續性發展的網上雜誌對不同的企業展開細緻入微的調查,這些都是普通消費者冷眼旁觀的事情——我們依然只是在默默地消費。

  在LAMM,或者在 “小綿羊”(Lämmer)——編輯部自己的戲稱——這裡工作的是一群研究環保、法律和政治學的人士以及專業編輯,他們充滿求知欲,並於2009年組成了一個大學生協會。他們自嘲為“非凡的星期一郵件發起者聯盟”(die Liga der aussergewöhnlichen Montagsmailer,簡稱LAMM),他們的任務:在網頁montagsmailer.ch上向讀者介紹並區分可持續性消費和虛假的可持續性消費,啟發讀者對自己的消費行為進行反思。

向世界發問

  提芬巴赫在雜誌創立的同年年初寫了一封批判性的信,當時她還沒有打算發行一份有關可持續性發展的雜誌。當時她剛結束環保學和教育學的學業,正在不同的企業做實習,有很多時間思考。一天她給蘇黎世日報寫了一封郵件,詢問蘇黎世為什麼沒有綠色垃圾桶——用標準德語說就是專門收集有機物的垃圾桶。日報即時刊登了此郵件,蘇黎世市政部門也立刻向她作出回覆。對此提芬巴赫感到十分驚訝,沒想到僅僅只是她的一個提問就能引發回應,於是她決定向世界提出更多的問題。就這樣,提芬巴赫與室友和另外一個朋友一起創建了“星期一郵件發起者聯盟”。

  LAMM目前擁有15名成員,他們工作熱情,自發積極,不斷向瑞士與德國的4000多名讀者提供爆炸性的關於批評消費主義的文章。“我們是完全獨立的媒體”,提芬巴赫說,“因此,與其他環保雜誌相比,我們對於消費產品的審查要更加嚴格更加具有批判性。”

誠意批評,負責行事

  每周一LAMM都會向一家企業發出一封郵件,提出“小綿羊”和讀者關注的問題。這封郵件是以一個基本滿意但仍有質疑的顧客的口吻寫成。比如他會指責旅行公司把一些並沒有達到環保標準的旅館進行嘉獎的做法。責問和相關的回覆都會刊登在雜誌網頁上,再輔以背景知識和評論撰寫成文章。“50%的企業會主動回覆郵件,25%的企業在發出電郵提示後會回覆”,提芬巴赫介紹。相關企業並不知道“小綿羊”是郵件的發件人,因為他們總是偽裝成消費者向企業投訴。

  這位雜誌的女主編承認,“可能有些人覺得這樣做新聞有點極端。”那些公司會認為LAMM背後藏著一群環保分子間諜,要拿活躍的企業開刀責問。但是LAMM並非對這些企業進行新聞圍剿和審判,其目的是想通過誠意的批評,鼓勵企業更多地對人和環境採取負責任的行為。“企業對於消費者意願的回覆要比回覆媒體的詢問更加誠實,畢竟我們自己也都是消費者”,提芬巴赫認為。

以理服人,以小見大

  讓人耳目一新的是LAMM編輯部審視問題的角度。每個主題都是從這個角度誕生。“我們試圖採取一種不同的交流方式,一種不同於環保組織慣常使用的交流方式,我們重在講道理、講邏輯”,提芬巴赫解釋。“星期一郵件發起者聯盟”爭取成為一份理性的雜誌,不煽情不開罵。LAMM希望有理有據、客觀公正地說服讀者,甚至要讓那些缺乏環保意識的人也心服口服。雜誌的報導切合實際,不從理論角度出發,而是從日常生活切入逐步展示可持續性發展。雜誌的專欄“LAMM的日常生活”撰寫得十分有趣,引人入勝,女編輯在此記錄了她們在生活中有關可持續性發展的嘗試,當然也包括那些失敗的嘗試。

  “星期一郵件發起者聯盟”希望用有深度的報導文章,做“真正”的有關可持續發展的新聞,畢竟環保知識在這裡是基礎,新聞是達到目標的手段。LAMM的工作得到了豐厚的回報:相關企業在被報導之後開始著手進行改善,企業員工發來的積極回饋越來越多。讀者的數量也在持續上升,越來越多人有興趣為LAMM撰寫文章。

  提芬巴赫寫讀者來信一事過去了五年,蘇黎世居民對有機垃圾進行分類處理也已經變得極其平常。當然,分類處理有機垃圾的實施不能直接歸功於LAMM,但他們最初的質問肯定是助了一臂之力。LAMM最初的小綿羊現在已長成茁壯自信的羊群,會在自己的草場之外繼續尋找一席之地。它們會改變草場的風景嗎?這一點毫無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