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的辦公革命 走出寫字樓,幹點不一樣的

SMART·withus,廈門
SMART·withus,廈門 | © SMART·withus

用“滴滴”召車,用“餓了麼”(一款在中國非常流行的外賣App)點外賣,出行則只需要下載“攜程”(一款在中國非常流行的旅遊App,可以預訂機票、酒店、門票等)。現在,你也可以通過一個叫“墨社”的App來決定自己的辦公桌。

       時代變了。 

       互聯網逐漸構成人們生活的大部分——購物、點菜、出行等,工作為什麼一定要去寫字樓呢?

       新時代,辦公室不應該再被局限在某棟寫字樓的某個位置,對無論是傳統行業的白領或者新興的自由工作者而言,最能激發潛能的物理空間將會成為新的工作地點——或者是因為香濃的咖啡、雅致的裝修,或者是因為能夠認識朋友……事實上,共同工作的概念已經從美國吹向中國。

       如何幫助那些尋找靈活工作的人士物色合適的工作場所?記者採訪了墨社創始人張帆——中國第一個共用工作空間社交平台的創始人,瞭解他眼中的未來工作新主義。

來一場工作顛覆

       記者與張帆——熟人都稱呼他為“飯叔”,約見地點就在一家共用工作空間內。一走進大廳,一股咖啡香氣撲鼻而來;散落的咖啡桌坐著幾個僱員,或敲打電腦鍵盤,或與人聊天。另一邊廂,透明玻璃把工作室劃分成幾個獨立的空間,神態各異的創業人士正準備開始工作。

       因為沒有吃早餐,他點了一杯咖啡,一邊咀嚼餅乾,一邊回答記者的問題。“抱歉,凌晨3點多才睡。”

       創業6年,這種疲憊已是家常便飯。在創立“墨社”之前,飯叔參與了一項由顧問公司策劃的“選醬油口味”活動,“複雜的市場調查在兩個小時之內完成!這是怎樣做到的?”原來,這家顧問公司將調查地點選在一家共用工作空間內,邀請幾位專業人士,就醬油口味展開腦力激盪法。

       “開放的空間帶來開放的思維,比起寫字樓格子空間,在這樣一個公共空間,大家才更容易找到想要的東西!”深受啟發的飯叔靈光一閃,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共用工作的概念應該深入到每一個人,無論是白領、創業人士還是自由工作者,共享讓生活更有樂趣,工作起來更有激情,最重要的是,將共用經濟發揮到極致!” 

       為了推廣這個概念,讓有需要的人士以更快、更方便的方式聯絡合適的空間,學習軟件出身的飯叔找來一群夥伴,一起做了一個互聯網埠,也就是“墨社”的前身。在業務上,飯叔要求嚴格,“我一直強調,如果不能站在用戶的立場來考慮問題,我們只是程式設計師,而非工程師。必須具備架構性思維。” 

       一年來,墨社收集了全國1000多家眾創空間的資訊,包括香港和台灣的部分空間。各個共用工作空間都可以在“墨社”上添加自己的資訊、上載照片、發布消息、尋求合作……“每個空間定位及其功能不同,表現方式也不同,從本質上說,我們搭建了一個展示的舞台。堅持成為中國眾創空間的地圖網絡,收集資訊,讓用家自行尋找,不做中介人士,只做資訊的聯絡人。”
 

  • 3W 上海空間 © 3W Shanghai Space
    3W 上海空間
  • 聯合谷 外灘27號,上海 © 27 Bund
    聯合谷 外灘27號,上海
  • baseCO 安福路店,上海 © baseCO
    baseCO 安福路店,上海
  • COHUB,上海 © COHUB
    COHUB,上海

從單一的物理空間到社區 

       今天,打開“墨社”App,充滿質感的介面展示了分佈在附近各處的“辦公室”——每一個尋找工作地點的人,只需要進入App的介面,就可以看到某個辦公室的地理位置、內部裝修、已進駐個人和團隊的介紹、以及他們對該空間的評價。“App還能顯示與你最近的空間,顯示距離,通過導航系統,打開滴滴召車抵達,再打開“摩拜單車”(mobike,一款在中國流行的自行車出租App)。” 

       更便於搜尋、更快速抵達、更人性化的篩選,但是這樣就足夠了?僱員聚集在某個空間不是“共用工作”的精髓所在。“我希望改變大家工作的方式,不僅僅是從空間上選擇不同的工作場所,更多的是根據不同的人選擇不同的合作方式,能夠展現個人、團隊能力的方式,直到提高合作效率、減低工作成本。”

       於是我們看到,在墨社,每個連結共用工作空間的用家都可以看到同在該空間內的小夥伴,不妨新增為連絡人,喝杯咖啡,談談創業;想要瞭解對方?在墨社上點擊,基本資訊清晰透明,避免自我介紹的尷尬;有新需求?直接在社區上發帖,讓大家一起來幫忙。聯合更多的人、共用更多的資源。“還可以發出邀請,一起開派對、辦藝術展覽,結交更好的朋友!我們讓更多的人習慣這樣的工作方式!多有趣啊!”

       過去半年,不斷有空間和個人找到墨社,錄入他們的空間,入駐他們的品牌和團隊,讓墨社幫他們推薦合適的工作地點。對飯叔而言,這是最有成就感的事。墨社已經收錄全國1000多家眾創空間,包括600多家共用工作空間。前不久,在墨社的支持下,全球知名的共用空間Impact Hub上海正式發布,二者將一起支援社會創新項目。 

     在一封公開信中,飯叔寫道:“墨社”取“墨”家文化之意,在百家爭鳴的時代,墨子提出與各家聯結,合作創新,大概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提出共用工作概念的人;同時希望這個社交平台能對社會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