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Perfect 一片衛生巾的環保大貢獻

Damen von "Buzhidao-Ökobinde" in den Baumwollfeldern
Damen von "Buzhidao-Ökobinde" in den Baumwollfeldern | © 布知道

即便是小小的衛生巾也能保護土地、水和生態,崇尚自然的謝可曼和她的夥伴們正在用行動告訴人們,保護環境要從現在開始,盡可能行動,每個企業都應該扛起環保的責任。

    2013年底,謝可曼和麥芽糖還是兩名大學生,但兩個人都發現使用一次性衛生巾不太環保,更重要的是在使用的過程中都有不太舒服的感覺,會導致過敏。她們希望針對一次性衛生巾不環保和舒適性低的特點找到妥善的解決方法,所以決心研發可水洗的環保衛生巾。

“布知道”的誕生

    兩個崇尚自然的90後小姑娘先做了調查,確認自己的想法可行,後來設計、畫稿、找原材料,又進行了一系列實驗,才“製作”出第一片“布知道有機棉衛生巾”(以下簡稱“布知道”)。半年後,第一片“布知道”經過了市場測試和產品改良升級,初級產品終於成行,成都樂活永續科技有限公司也隨之成立。正式與消費者見面的“布知道”不僅成了謝可曼和麥芽糖的事業,還傳遞著她們對土地和農耕生活的敬意。

    謝可曼的爺爺家在鄉村,門前生長著大片廣闊的田野,房前屋後聳著青山,從小在鄉村長大的她每每回到這裡,總能一掃城市工作帶來的疲憊和焦慮。離土地和自然越近,就越能讓她心情舒暢。人離開大自然太久,心理和身體都會生病。企業也一樣,所以她希望未來有更多的公司能對環境負責,而不是過度消耗自然資源,只顧利潤,這也成了“布知道”真正承載的意義。

一片衛生巾的環保力量

    與市場上銷售的一次性衛生巾相比,每一片“布知道”都為環保做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

    棉花是“布知道”的原材料,雖然它只占世界經濟作物的5%,但卻吃掉了全世界1/4的農藥和1/5的化肥。種植棉花的土地也因此比種植其他經濟作物的土地中毒要深。加上棉花噴灑農藥很頻繁,盛果期可能每兩三天就要打一次農藥,因此對棉農而言,很難擺脫對農藥化肥的依賴。有些棉農過量使用農藥,不僅增強了害蟲的抗藥性,還讓農藥滲入地下,污染地下水,或者流入河流,造成嚴重的水污染,讓整個生態鏈遭到破壞。一些棉農在噴灑農藥的過程中,因為操作不當或使用過量等不同原因,可能會患上不同程度的慢性病,包括過敏,甚至是皮膚潰爛,加上沒錢醫治,只好拖著一副病怏怏的身體,沒有體力,整個家庭就越來越窮,陷進惡性循環。

    為了減小農藥化肥對土壤和周圍環境的破壞、保護棉農的利益,獲得生產“布知道”需要的有機棉,謝可曼和她的團隊帶著“生態多樣化種植”技術去山東尋找願意生態轉型的棉農,提供技術並陪伴他們度過種植的艱難期,讓他們意識到不使用化肥農藥也能種出棉花,還能保護土地,免受經濟損失。棉花結收時,她和團隊會承擔棉農5%的損失,豐收後,他們又以高於市場2.5倍的價格收購棉花,用這樣的方式鼓勵棉農進行生態種植,“土地不受化肥農藥污染,農民還能繼續用生態的方法在同一塊土地上種植其他作物”,謝可曼說。

    她還算了一筆賬,目前中國有2億多女性有使用衛生巾的需求,假設每位女性11歲左右初次來月經,到50歲左右絕經,期間有40年的時間需要使用衛生巾。“布知道”的使用壽命是2年,一次使用10片左右,每位女性一生只需用200多片“布知道”就夠了。但如果使用一次性衛生巾,每位元女性可能需要1萬片至1.3萬片。“一次性衛生巾丟棄後無法完全回收,基本是掩埋或焚燒。掩埋需要上百年時間才能降解,焚燒大多無法做到無害處理,會產生有毒物質,例如有機化合物二噁英等。而“布知道”的原材料是自然的產物——棉,被丟棄之後在很短時間內會降解,焚燒也不會產生有毒化合物,就和燒柴一樣,對環境的影響基本是很小的”,謝可曼說。

“布知道”衛生巾 “布知道”衛生巾 | © 布知道

仰望星空 腳踏大地

    每片“布知道”都要經歷漫長的生產過程:從最初人工採摘棉花、軋棉、剔除異纖維、打包、紡織再到產品設計、檢測、上架、發貨,至少需要5個月。謝可曼的核心團隊也從原來的2個人變成8個人,但常常忙不過來,大家都分別在山東、南充、成都、北京多個地方實踐著自己對自然的崇尚。值得一提的是,整個團隊在招聘的時候還非常歡迎能夠勝任工作的殘障人士,現有的團隊成員中就有1位肢體殘障和2位聽力殘障人士。

    儘管“布知道”已經從最初的1.0版升級到了3.0版,但謝可曼坦言人們對產品的質疑、公司的生存都讓她亞歷山大。例如,原材料的把關和尋找很關鍵,因為不是市場機制,所以生產“布知道”不能簡單購買市場上的棉花,而要盡可能用棉農當年種出的棉花做出最好的布料。相對於市場上用錢購買原材料的方式,“布知道”在尋找原材料方面沒有那麼容易。另外,“布知道”沒有作為一個商業性產品參與市場競爭,既要為棉農提供技術,還要和他們共同承擔損失。對於消費者而言,很難區分有機棉和常規棉,通常都會按照價格優先購買產品,這都為“布知道”提出了不小的挑戰。有的消費者片面認為使用水洗衛生巾,又回到了自己爺爺奶奶的時代,似乎是一種倒退,這種偏見也成了“布知道”面臨的最大困難。

    雖然亞歷山大,但整個過程有笑也有淚,因為“看到了問題,付出了行動,做出了一個東西,得到了顧客的認可”,看似平凡的成就感,讓謝可曼和她的夥伴們樂在其中。“我們不奢望所有人都使用‘布知道’,但至少希望人們聽到這個品牌的時候不會很詫異,甚至提出質疑和偏見。雖然在便利性上還有所欠缺,但它在人體的安全性和舒適性上都是可以保障的。我們希望能為人們提供另一個選擇——在使用產品的時候既能對環境友好,也能收穫舒適性”,謝可曼說。

    “即便是小小的一片衛生巾,也可以起到保護環境的作用。儘管它是小眾產品,但我們仍願意傾注全力去做。未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公司擔負起對環境的責任,引領一場變革——拒絕過度消耗環境,從現在開始盡可能地行動,生產品質好且耐用的產品”,謝可曼堅定地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