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撥號解謎

撥號解謎
撥號解謎 | © Mikengreg (Mike Boxleitner, Greg Wohlwend)

美國
2015年
電腦遊戲
Android, iOS
 

「清白的人沒有什麼可隱瞞的」 ——這句話出現在《撥號解謎》遊戲的開頭,也是這個對任何形式的控制進行合理性辯解的反恐故事的基調。扮演美國國家安全局特工角色的玩家不僅需要解決複雜難題,他們還要通過連接彩色的脈衝線將資料導入相應的通道,以便能夠讀取私人電子郵件和手機短信——以發現威脅國家安全的潛在危險資訊。

那麼對國家的威脅到底在哪裡?向書商詢問《無政府主義者的烹飪手冊》的人是可疑的嗎?當然,這本書裡含有製造炸藥和毒品的說明。可眾所周知這些食譜並不可能真正成功。然而美國國家安全局認為,對這本書感興趣即意味著此人十分可疑,需要被進一步監控。在遊戲的敘述中,國家安全局作為最高監督機構不斷向玩家發出堅持戰鬥的口號和戰爭話語:「我們處於戰爭狀態,這是一場我們可以贏得的戰爭。」或者是「我們必須永遠保持警惕,保持我們的箭在弓上。」

在2012年一場長達48小時的Game Jam期間,麥克·博克斯萊特納首先提出了這一遊戲設想。與搭檔葛列格·沃爾文德一起,他最初計劃將這個抽象的點子開發製作成關於美國人畏懼恐怖活動的諷刺遊戲。然而,在開發遊戲的兩年半期間,愛德華·斯諾登揭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醜聞。 隨著博克斯萊特納和沃爾文德對美國國家安全局醜聞研究的深入,他們越來越確定,不單只將《撥號解謎》打造成單純的關於管控的漫畫。 「曾經Game Jam中的一個簡單遊戲,已經演變成為我們在這個後斯諾登時代中對侵犯隱私的憤怒。」沃爾文德如是評價遊戲的發開過程。

在《撥號解謎》中,每解開一個謎團的任務——這令人強烈聯想到20世紀90年代的賽博朋克美學——玩家都將獲取被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的公民的最新資訊。第一關涉及的是一位與伊朗有聯繫的矽谷企業家,第二關則進入華爾街的世界。玩家們作為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特工,在私人資訊中搜尋特殊的詞彙和話語,最後必須決定是否向當局匯報可疑行為。

與遊戲《奧威爾》類似,《撥號解謎》揭示了數碼媒體如何充當監控工具,並揭露這些媒體對個人隱私的侵犯。此外,遊戲的主題還包含關於電腦遊戲中少數群體描寫的爭論以及備受矚目的創業場景。儘管如此,這一極具批判性的遊戲並沒有像《手機故事》那樣在App Store中下架。雖然遊戲開發者擔心遊戲會被禁止,但移動平台上的銷售和應用對於他們來說意義重大:

一本書也許能激勵數千人協助抵禦危害國家安全的威脅,但只有遊戲才能以最直接的方式完成這項任務。這些危險的文字、電子郵件和通話都發生在我們口袋中的這些設備上,有什麼比同一個戰場更好的對抗他們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