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武漢依然行
始於武漢的德國殖民史

长江边的德国码头,1908年。左方為德國領館,旁邊是德華銀行的支行。
长江边的德国码头,1908年。左方為德國領館,旁邊是德華銀行的支行。 | © Studienwerk deutsches Leben in Ostasien e.V.

19世紀末,當時武漢尚分漢口、漢陽、武昌三座城市,長江和漢江在這裏穿流而過,當時有100多萬人生活於此。因為海船可以沿江而上到達內地,所以武漢注定要成為貿易重地。

作者: 愛德華·庫格博士(Eduard Kögel)

    英國人早在1861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之後就在中國設立租界,俄法在1886年,德國在1895年,日本在1898年都緊隨其後。德國領事館於1888年在武漢成立。
 
    德國利用清政府的軟弱無能,在中國劃分了三個租界,第一個是漢口,幾天之後又取得了天津,三年後德國在山東青島建立了第三個租借地,青島作為殖民地留在了人們的集體記憶中。
 
    德國的漢口租借地位於法國和日本租借地之間,坐落在長江河畔。早在1895年德國工程師古斯塔夫·萊農(Gustav Leinung)就繪製出租界的第一幅地圖,其面積為46公頃,臨江的長度為一公里。三年後,德國議會在柏林討論《關於天津和漢口德國租界的研究報告》,報告將租界的建立歸因於英國人不允許德國商人使用他們的碼頭棧橋。德國當然明顯有意於對中國的殖民佔領,意欲擴張其勢力範圍。由於柏林政府沒有相應的殖民管理機構,1897年德華銀行(「德意志亞洲銀行」)就被委託安排處理殖民地的城市規劃和基礎設施事宜。德國以超低價格剝奪了中國和其他國家業主的財產,並為領事館和市政廳的建立取得兩塊土地。
 
    德國政府建築師舜恩澤(Schönsee)1898年底受命於德華銀行,來到漢口設計街道和技術方面的基礎設施。他讓人鏟平這片地域,在沿河方向填方,擴張了五米,用砂岩加固了河堤,並在此建造了伸向水面的寬闊台階。長江水有季節性的變化,所以設計必須非常精確。英國、俄國、法國的街道網絡都與現有的建築相適應,但舜恩澤卻讓所有的建築物以及地形都變得平整,目的是以直角狀的街道網絡為城市發展奠定一個非常具有實用性的基礎。1899年德華銀行開設了漢口分行,在過渡時期結束之後開始了自主管理。德國領事的建議是讓德國人和中國人自由選擇居住地點,但是德華銀行表示反對,認為這樣會給土地出售帶來困難,所以就產生了德國人或其他外國人以及中國人各自獨立的居住區,中國工人因此聚居在擁擠的區域。

  • 在長江和漢江上的漢口,漢陽和武昌。顏色表示擴張的德國租界 © Eduard Kögel
    在長江和漢江上的漢口,漢陽和武昌。顏色表示擴張的德國租界
  • 漢口1912年的各國租界,其中規則的長方形為德國租界 © Eduard Kögel
    漢口1912年的各國租界,其中規則的長方形為德國租界
 
    1899年春,德國威廉二世皇帝(1859–1941)的弟弟海因里希親王(1862–1929)來到漢口,4月30日為碼頭奠基。沿江大道由此被稱為海因里希大道,與之平行的一條大道是威廉大道,以威廉二世皇帝命名,第三條平行街道是租界的邊緣,被稱作腓特烈(1831-1888)三世大道,腓特烈三世是海因里希和威廉的父親。從河畔延伸至租界的街道都被冠以皇家女性成員的名字,如奧古斯塔街,都蕾特茵街等。平行的小巷被稱作青島巷、膠州巷、山東巷和萍鄉巷,這些名字讓人想起德國在中國的其他租界和勢力範圍。
  

武漢因為先進的工業化程度被稱作「中國的芝加哥」或「中國的曼徹斯特」,成為重要的鐵路和水路交通樞紐。

    直到1906年柏林政府才允許在漢口成立正規的社區聯合會,但是土地出售與建築事宜進展緩慢。只有剛剛建成的德國領事館自豪地向外宣布自己的野心,此外租界尚有四棟建築正在修建。漢口租界自治的第一批行動就是修建市政廳,並附帶警察局,旁邊還附有監獄。Melchers & Co.公司負責街道的照明和租界的整體供電。1906年通往北京的鐵路建成,運輸工作得以簡化,武漢因為先進的工業化程度被稱作「中國的芝加哥」或「中國的曼徹斯特」,成為重要的鐵路和水路交通樞紐。
1908年德國租界在漢口的中國部分 1908年德國租界在漢口的中國部分 | © Studienwerk deutsches Leben in Ostasien e.V.
    1908年,德國駐漢口機構出售了最後一塊土地,隨即解散。大部分土地都歸屬少數幾個大公司,大都是德國公司,它們像經營工業區一樣經營租界。中國工人住在擁擠的區域,距離長江最遠。靠近江邊的位置交錯分布着幾座宏偉的建築物和多座倉庫。市政廳1909年開設。當年的人口普查記錄了130位歐洲人、235位日本人、受僱於歐洲公司的516位中國人以及其餘2050位中國人居住在租界。當時有42座歐式住所、55座倉庫、69座附加建築、23座工廠以及382座中式建築。1909/1910年間,外國人(英、法、德、俄、日)與當地政府談判希望擴展租界無果。此時德國社區正在討論如何改善租界的特點和外在形象。討論結果1911年在建築法規中記錄在案。此後的高層建築需要以德國建築法為準,主要是出於防火的考慮。
 
    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爆發,北京清王朝步向滅亡,革命在漢口也留下了印記。革命派希望利用外國人來要求擴大租界,但被中方巧妙駁回。1913年第一所德國學校成立。歐洲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給經濟造成了影響。德國漢口機構派人到青島支持抗日,因為日本人想要擴張其在青島的領地。由於缺乏德國補給的材料,德中技術大學的建設被迫停止。1915年英國人強迫德國僱傭的印度警察離職。當時有5所餐廳,街道上種植了365棵樹木。1915年底最後一次人口普查表明有11207個人居住在德國租界,包括11位美國人、10726位中國人、11位丹麥人、116位德國人、96位英國人、4位法國人、10位意大利人、170位日本人、6位挪威人、10位奧地利人、16位菲律賓人、9位葡萄牙人、5位俄國人、8位瑞士人、5位土耳其人、4位羅馬尼亞人,其中7177名為男性,2615名女性,1400名兒童。

漢口德國租界存在了22年之後重新變回中國領地,成為第一個特區。

 
    為了從德國手中奪回在華殖民地的主權,1917年8月中國政府向德國宣戰。漢口德國租界存在了22年之後重新變回中國領地,成為第一個特區,不久後由於第二個特區的緣故又得以擴展,1920年新蘇維埃歸還俄國租界。戰爭結束後大部分德國人被遣返。很多人在20年代的新形勢下又返回中國,目的是重新恢復貿易活動。
 
    很長時間過去了,如今當然看不到那段歷史留下的明顯痕跡。街道的名稱雖然發生了變化,但是最初設計嚴謹的街道網絡至今對公共空間仍然至關重要。相對於其他租界,昔日的德國租界還是辨識得出來。
 
資料來源:
托斯坦·沃納(Torsten Warner),德國建築在中國(Deutsche Architektur in China),柏林出版,1944;巴伐利亞國立圖書館;柏林外交部政治檔案館;德意志銀行歷史研究所,法蘭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