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武漢依然行
德華銀行、德國領事館和市政廳——武漢租界區的德國建築

武漢
© 楊帆

昔日漢口德國租界區兩處被保留下來的、最重要的建築現在都成了博物館。曾經的德國領事館現在是武漢三鎮之一武漢市的博物館,它發揮着將武漢與世界連接起來的橋樑作用。

作者: 愛德華·庫格博士(Dr. Eduard Kögel)

    「人們在高大寬敞的三層『宏思』樓裏可以看到英國或俄羅斯商人,這些商人心滿意足地坐在那裏休息,寬闊的陽台敞開着,和風徐徐地吹拂。而德國人的生活方式卻完全不同。他們在自己的租界地裏,建起了紅磚別墅,建築的兩端高聳着山形牆,牆體的外立面上還鑲嵌着剛剛從柏林打包運來的、鍍了金的、正經嚴肅的雄鷹,這當中的扭捏、不自然特別惹人注意。」——摘自埃弗拉德·考特斯(Everard Cotes)的《遠東的奇事怪物》(Signs and Portents in the Far East),倫敦,1907年版,第81頁
 
    以上就是英國人埃弗拉德·考特斯在1907年所描述的他眼中的漢口德國租界地。在他看來,建造在德國租界區的建築物體現了德皇威廉二世時代的風格,而這種風格與英式殖民風形成強烈的對比。事實上,德國在漢口的22年殖民歷史中,即從1895年到1917年之間,確實只有少數幾處建築可圈可點。根據1908年印製的漢口德國殖民地建築綜合報告——這份報告讀起來更像是某個工業園區所列出的建築清單,德國在那裏一共建造了42棟歐式住宅、多座倉庫和工廠,此外還有近400處具「中國風格」的房屋。在這份報告中那些被描述為「中國風格」的房屋都是些狹窄、帶有兩層住房的四合院,居住在那裏的都是中國本地的僱工。這些建築中有一些一直被保存至今。在租界期接近結束的1917年,德國在漢口建造的公共建築屈指可數,其中包括德國領事館、德華銀行(Deutsch-Asiatische Bank)和市政廳等。

昔日帝國時代的領事館

    設在漢口德租界的領事館從1904年春天開始建造,在1905年冬天完工,是賽爾貝爾格和施呂特爾商貿及建築公司(Handels- und Baufirma Selberg & Schlueter)受德意志第二帝國外交部的委託建造的。在當時的報道中,這棟建築被大書特書,其獨特之處在於,它的設計和建造方案充分考慮了當地的氣候狀況,並以此為基本出發點。在這座領事館的花園裏,建造方因應漢口的氣候使用相匹配的材料,而且恰當地種植樹木,例如從日本和上海運來的棕櫚樹。
昔日帝國時代的領事館 昔日帝國時代的領事館 |  
    1905年11月18日,這座領事館舉行了落成典禮。《東亞勞合社》一書(Ostasiatische Lloyd)對這棟新建成的建築物作以下描述:「主體建築採用的是德國巴洛克風格,開闊的花園環繞在四周,從而更加烘托出它的高大宏偉。【……】寬敞的大廳與一樓的衣帽間相連,從這裏可以前往領事館的辦公區,那裏有一間等候室、一間綜合辦公室、一間秘書室、德國和中國翻譯辦公室各一間,此外還有裁判室和諮詢室。【……】一樓的四側都是陽台式走廊【……】舒適的三跑樓梯通往頂層裝潢華麗的大廳,日光從天窗直接照射進來,領事的私人住宅就在這一層。【……】頂層的陽台【……】向外一直延伸到路堤,於是就構成了一個寬大結實的樓頂平台。主樓上有一個包銅的圓形屋頂,一隻青銅山鷹展開雙翅正要從房屋頂部的圓球上飛起。」

    這棟極具代表性的建築洋溢着威廉二世時代的歷史主義風格,屹立在漢口街頭的它彷彿是普魯士式尖頂頭盔出現在充滿異國風情的背景中。不過,它的建築師們完全沒有忘記,在有「火爐」之稱的武漢,到了夏天氣溫輕輕鬆鬆就會攀上40度,於是他們對環繞在一樓和頂樓的陽台式走廊做了相應的建築設計,從而保證溫度的穩定,例如在屋頂安裝燈籠式天窗,這種天窗所帶來的煙囪效應能夠幫助房屋通風。在建築兩端對稱建造向上高聳的角塔,房屋呈水平方向寬廣地延伸,以燈籠裝飾寬大的屋頂,以及青銅圓頂上代表着地球的球體和具有象徵意義的、即將展翅高飛的雄鷹,這些都構成了一幅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尤其是這棟建築與其所在街道的強烈反差,使領事館的這棟主體建築顯得更為突出。

    建築藝術上的表達正是對德國在殖民擴張方面勃勃野心的呼應,建築外觀特別突出的典型元素體現了德國殖民勢力在政治方面的自我認知;相應地,從中也可以看出,這座領事館的建築師們對於漢口當地木造房屋的建築傳統是不屑一顧的。

    之後,大約在100多年前,這棟建築就落入中國業主手中;到了今天,在經過一系列大規模的改造和化繁為簡的裝修之後,它演變為一座博物館,為武漢三鎮之一的武漢市所用。

德華銀行

    德華銀行成立於1889年,總行設在上海。同在上海運營的德國倍高洋行(Architekten Becker & Baedecker)為德華銀行設計、建造了上海總行(貝克爾,1902年)、北平分行(1906年—1907年)、天津分行(1907年)、濟南分行(1907年—1908年)和漢口分行(1906年—1908年)。其中漢口分行富麗堂皇的銀行大樓與德國在漢口的領事館緊密相鄰,從而構成了小規模的德式風格建築群。這個分行緊鄰大馬路,是一棟不對稱的建築。建造師通過在主樓旁邊建造單層塔形建築物、並用掐絲工藝裝潢平屋頂的四角,從而突出了兩層高的主建築。同樣出於對當地氣候條件的考慮,與旁邊的德國領事館一樣,這棟樓的窗戶也被走廊式陽台環繞,以起到遮陽作用。德華銀行漢口分行的建築風格也體現着威廉二世的時代特點,而且,因為與所在環境的反差,使得它顯得愈發引人注目了。通過巧妙靈動的分區、多種多樣的凸起、以及建築材料的變化,這棟銀行大樓便成為德國租界裏最優雅的建築物。 1908年的德華銀行漢口分行 1908年的德華銀行漢口分行 | © 德意志銀行歷史博物館     1917年8月,在中國向德國宣戰之後,當時的中國政府幾乎沒收了德國在華的所有資產,其中就包括德華銀行在各地的分支。漢口分行的銀行大樓在充公後,沒有被立即拆除或改建,原址一直保留。但是,在1944年12月,美國空軍轟炸了當時被日本佔領的武漢市,有四萬人在這場空襲中喪生;而在12月18日的轟炸中,德華銀行漢口分行被炸彈擊中,整棟銀行大樓被摧毀。

市政廳和警察局

    寶利洋行(Baufirma der Architekten Lothar Marcks & Emil Busch)建築師洛薩·馬爾克斯受德國社團的委託,在1907年3月到1909年1月間建造了市政廳和警察局。與當時德國境內的許多市政廳一樣,這座建築也建有一個鐘樓,這是對中世紀公民自由傳統的沿襲。1900年在布朗施維克(Braunschweig)落成的新哥德式市政廳應該是這類建築的教父。不過,在漢口也有其他配備鐘樓的西式建築可資借鑒,比如坐落在俄羅斯租界區的「警察局」,或是在英國租界裏的海關大樓。
   
    德國租界裏的這棟新房子必須發揮多元化的功能。市政廳要有辦公室,警察局要為擔任局長的德國人提供住宅,由志願者組成的消防隊需要地方擺放滅火器材,警察需要看管犯人的監獄,此外,還必須為在德國警察局工作的中國和印度警察提供簡易的宿舍。於是,建築師們將建造在這塊地皮上的建築物分成各不相同的部分,以滿足多種多樣的需求。在嚴肅宏偉的主樓一樓是市政廳的辦公室,而警察局則設在兩翼。而且,為了遮陽,在這棟樓的正面也同樣設有走廊式陽台。根據當時報紙上的報道,就連挨着警察局的監獄也「全面考慮到了當地的氣候條件」。中國和印度警察的宿舍不得不「屈尊」位於監獄旁邊。

    會議廳是按「晚期哥德式」風格建造的,四個寬大的圓拱形窗戶使得這個大廳非常明亮。會議廳是將二樓的上半部分與三樓的下半部分打通而成的。會議室下面——原本二樓的下半部分被志願消防隊用作消防站,會議室的屋頂——即三樓的上半部分則是個樓頂平台。鐘樓和會議室的底座都是經過粗切割的四方形石英砂岩塊。與德國在中國的其他地產一樣,這座市政廳也在1917年被中國政府沒收。不過,在那之後,人們還繼續將這裏稱作「警察局」,只是不再用「市政廳」這個名稱了。在整個20世紀裏,這棟建築不斷地被改變用途,鐘樓一度被拆掉,樓體內部的空間也一再被重新分隔。最後,經過一次大規模改造、又重新建造了鐘樓之後,曾經設有警察局的德國市政廳在今天演變為警察博物館。

未來

    昔日漢口德國租界區兩處被保留下來的、最重要的建築現在都成了博物館。曾經的德國領事館現在是武漢三鎮之一武漢市的博物館,它發揮着將武漢與世界連接起來的橋樑作用。從「人類共同遺產」的角度來看,德國在這裏扮演着獨特的角色:早在一百多年前,德國就致力於建築文化的移植和維護。上文所提到參與設計、建造建築物的德國建築公司在中國還建設了大量房屋,我們一如既往地期待着它們被重新發現,如果它們在過去數年的大拆大建浪潮裏倖存的話。
  © 楊帆  
資料來源:
1.托爾斯藤·瓦爾內(Torsten Warner):《建造在中國的德國建築》(Deutsche Architektur in China),柏林,1994年。
2.《建築管理核心特輯》(Centralblatt der Bauverwaltung)。
3. 《東亞勞合社》。
4.《外交部政策檔案》(Politisches Archiv des Auswärtigen Amtes),柏林。
5.德國銀行歷史研究所(Historisches Institut der Deutschen Bank),(美因河畔)法蘭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