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鄉城專欄:慕尼黑
「連接世界的橋樑」

克里斯多夫·布萊希
克里斯多夫·布萊希 | © Nelly Küfner

克里斯多夫·布萊希(Christoph Brech)表達了自己對帕興區的熱愛,並講述了佛羅倫斯的一角怎樣來到了慕尼黑的故事。

作者: 湯瑪斯•朗(Thomas Lang)

在拜訪慕尼黑西郊公墓時,首先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組高達數米、雄偉挺拔的十字架。在這片鬱鬱蔥蔥的陵園裡,有一些墳墓飾有高大精美的雕塑,而其他墳墓則是 豎一個木十字架簡單了事。公墓的北部正在建造一片園林,裡面有兩堵裝骨灰盒的牆。現在慕尼黑接受火葬的人越來越多了。這兩堵質樸粗獷的混凝土牆上鑲嵌了兩 幅巨大的馬賽克畫(1.37x7.22米)。題材取自克里斯多夫·布萊希拍攝的一部短片,片中展現了佛羅倫斯卡瑞拉大橋在阿諾河上的倒影。但對克里斯多 夫·布萊希來說,和在他的許多作品中一樣,作品的地點只是圖像的來源,而圖像的內容本身已脫離其外具有了抽象而普遍適用的特性。例如這裡體現的畫面是一座 橋,它通常可以解讀成一個帶有文化底蘊的比喻,代表由生到死的過渡。然而,這兩幅馬賽克畫的主體並不是一座橋,而是橋在河上的倒影。橋的影子是脆弱的,它 是一個虛擬的瞬間,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個幻影。“倒影難以觸摸,”布萊希說,“就像難以理解的死亡。”拋開主題不談,這兩幅畫還有其他微妙之處,那就是它們將擁有千年歷史的馬賽克裝飾藝術與新興的電子視頻藝術有機結合在一起。“為了製作這幅馬賽 克畫的模版,我把視頻的截屏放大並列印出來,就得到了這個圖元構成的圖案。因此這部短片就說是由無數的電子小方塊組成的。”因此,在鑲嵌馬賽克的時候,不 需要人為地在畫面上劃上格柵。儘管如此,這兩幅畫中電子媒介轉瞬即逝的氣息與他們所裝飾的西郊公墓的氛圍產生共振,從而構成了在有限的生命和希望得到永生 二者之間的另一個象徵層面。畫中一共用到18萬枚特製的石英玻璃塊,每塊尺寸為一平方厘米,它們反射光線,就像一台投影一樣閃閃發光。這座飾有馬賽克畫的 園林,給慕尼黑營造了一個重要的公共空間,正如藝術家的創作意圖,希望人們能夠願意經常到這來。

克里斯多夫·布萊希和我一起坐在他位於帕興的連排別墅家中,饒有興致地談起他的馬賽克作品。在他的家裡,植物也同樣有很強的存在感。家門口纏繞 著攀緣植物;一樓只有一個嚴肅質樸的房間,後面是一座貼近房子、看上去幾乎有些零亂的花園。布萊希在這座房子裡度過了人生的大部分時光。這片區域體現了市 郊住宅區的典型結構:一座座連排小樓和獨棟別墅、小花園,正不得不給建造得越來越密集的新樓讓路。這只是這個城區的其中一面。再往北不遠,正是穿過帕興的 全德國交通最繁忙的國道之一。現在大部分車輛都已被分流,市中心的廣場變為步行區域。火車站附近建起了一座大商場,文化中心“帕興工廠”也屹立於此。布萊 希不太喜歡這座“嶄新的”帕興城。他認為這裡已經失去了它的辨析度,泯然於眾城。不過是一座“偽”城市。過去,帕興擁有著獨一無二的東西,一座商品分類齊 全的百貨商店、一家爵士樂唱片店,以及美味的夾心巧克力特產。而現在,這些標誌性的商鋪都消失了,夾心巧克力在慕尼黑內城就可以買到。

1938年,帕興被強行併入慕尼黑,至今仍有帕興人拒絕被當成是慕尼黑人。布萊希告訴我,這些通常是老帕興人,他們的農舍還在,儘管現在已被改 建並以昂貴的租金租了出去。在教區人們也可以看到這樣的區別。布萊希參加的是天主教聖希爾德加德教堂的教區,它最近剛剛與歷史更久的馬利亞舒茨的教區合 併。這樣一來,思維傳統和思維新潮的教徒之間就會產生矛盾。

夜色漸濃,我們還談到了慕尼黑這座城市整體。布萊希認為這裡的文藝界非常有活力,展覽更換頻繁。他承認,由於生活成本高,藝術家的創作活動也承 受著巨大的壓力。這位曾接受過園藝培訓的藝術家比較喜歡這座城市裡的甯芬堡宮及宮裡的花園、英國公園,還有在伊薩河畔築起高高堤岸的攝政王廣場那一帶。這 些地方很適合遊逛。對這位藝術家而言,可以適當懶散、不忙忙碌碌,是這座城市的重要特徵。那他為什麼不住得離市中心更近一些呢?“這裡我可以一舉兩得,帕 興帶著濃濃的鄉村氣息,但是距離慕尼黑市中心車程又只有二十五分鐘。”他這樣解釋,然後立即又誇讚起他所住的城區。這裡烏姆河穿城而過,這裡有城市公園, 也有野生森林,而且交通十分便捷。對於他的家鄉來說,這位遊歷廣泛的藝術家不僅是被連接的人,同時也是構成連接的主體,他在許多分散的世界之間架起了關聯 的橋樑。

克里斯多夫·布萊希(Christoph Brech),1964年生,1989至1995年在慕尼黑美術學院學習自由繪畫,視頻裝置方向。布萊希曾獲得過多個大獎和獎學金,包括柏林藝術學院的威 爾·格羅曼(Will-Grohmann)獎,以及羅馬維拉·馬西莫(Villa-Massimo)獎學金。歐洲、加拿大、北美、亞洲的許多博物館和美術 館都有他的作品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