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傍晚五點的上海指南(5)
人民公園

相親角
相親角 | © btr

「上海著名的交友、放鬆身心的地標」,尤以「英語角與相親角」出名。

作者: btr

    「人民公園」可能是中國最常見的公園名稱了。與全國各地的人民公園類似,上海人民公園同樣建於建國初期。1952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將跑馬廳改建為人民公園和人民廣場。此後,跑馬總會大樓先後改為上海圖書館、上海美術館和上海歷史博物館;而在人民廣場上海市政府大樓北側,人民公園逐漸成為——按維基百科的說法——「上海著名的交友、放鬆身心的地標」,尤以「英語角與相親角」出名。

    時至2019年,英語角已消失無踪,每逢周末舉行的相親角倒是愈來愈興旺,幾乎佔據了整個公園近三分之一的地盤。成百上千的人聚集於此,像盛大的「人才資源」市集,又像流動的人類學或社會學博物館,不經意間透露著世情百態。

    從鄔達克設計的大光明電影院對面的人民公園正門進入相親角,就好像走進另一場活生生的電影。明明是豔陽高照的周末午後,貼著相親告示五顏六色撐開的傘卻一路排列開來,不知道是哪位聰明者發明了這種張貼告示的輕盈而流動的方法,它們甚至使這場大型相親活動帶上「期待甘霖」或「未雨綢繆」的隱喻意味。

  • 相親角 © btr
    相親角
  • 相親告示 © btr
    相親告示
  • 相親告示 © btr
    相親告示
  • 貼著相親告示五顏六色撐開的傘 © btr
    貼著相親告示五顏六色撐開的傘
  • 相親角 © btr
    相親角
    在「垃圾分類新時尚,建設美麗新家園」的廣告牌旁,掛著紅底黃字寫著「嚴禁各類婚介設攤,督查各式婚托行為」的傳統標語,暗示著站在雨傘背後的人未必是我們通常以為替子女前來徵婚的家長,也有可能是婚姻介紹所的員工。事實上,婚介較易識別:他們的傘上往往有好幾張告示,或相鄰幾把傘上告示裡留下是同一個聯繫電話或微信帳號。又或者,我們可以將家長也視為某種意義上的「中介」:只是他們大多數未受委託——只要你舉起專業相機,家長們便會懷疑你是不是記者,背著子女前來、代子女相親的他們不想出現在鏡頭裡,害怕被子女在媒體報道中看見;且他們只有專一的服務對象。

    研究相親告示的文本,既饒有趣味,又富於揭示性。首先,某些告示標題揭示了站在雨傘背後的人與徵婚主人公的關係:「女兒」、「兒子」、「替兒徵婚」或「獨生女兒」——就好像「獨生」提升了迫切性或加重了徵婚條件的砝碼。另有一些則寫著「尋緣」、「相親」、「徵婚」、「找老伴」、「覓偶」……彷彿在相親的基調下,各有微妙的變奏。但無論相親告示選用哪種標題,也不管有沒有標題,它與在互聯網上交友的最大區別在於:告示上絕大多數沒有照片。在人民公園相親,不是視覺主導的,並不以貌取人。相反,這裡的(代)相親者看重的是條件的匹配——這些徵婚告示往往會列出身高、年齡、學歷、婚姻狀況(是否離婚)、年薪、房產等實際條件以及對對方的相應要求——就好像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無論是九零後還是老年人,已被簡化成由某些維度指標構成的「適婚人才套餐」。
  • 相親角 © btr
    相親角
  • 相親角 © btr
    相親角
  • 相親告示 © btr
    相親告示
  • 相親告示 © btr
    相親告示
    社會學研究者應該能在人民公園相親角裡找到最生動鮮活的樣本,遊客自然也可以在這大觀園般的景觀中一窺當下最民間的價值觀。不過,在這「放鬆身心的地標」,我們也可以姑且放下評斷的眼光,選取某些別樣視角,做一番基於風格研究的觀察。比如,不同顏色和樣式的傘將如何影響我們對相親告示的判斷?那把格外醒目的彩虹傘,是否暗示著它對徵婚對象的特別要求?又或者,那把深藍色格子傘上的女生會不會讓人感覺更文靜?或,相親告示的字體是否也洩露出各自家庭的審美趣味甚至家境?記得有一則徵婚啟事是用娟秀的毛筆字寫成的,仔細一看,原來該女生是「全日制書畫藝術系碩士研究生,現為上海市書法家協會會員」。

    在人民公園相親角,如果你同時打開聽覺,或許會發現前來相親的人們並不真的像那些相親告示般充滿交易的味道,而多少顯得有些佛系。他們的聊天常常是家常的,隨意的,常常給人那樣一種印象,彷彿來相親角本身就含有一些樂趣。有時我會把他們想像成一些多少有些孤獨的退休老人,將為子女徵婚當成另類的周末社交活動。上周我偶然聽到的兩位阿姨的對話似乎印證了這種猜測的合理性。當時是下午三點半,秋天的陽光正漸漸變弱。兩個相熟的阿姨聊了起來。一個問,等下你去做啥?一個答,到對面五星級酒店上個廁所,再去買點蝴蝶酥。好吧,一起去。另一個應和道。真是不錯的周末一天呢。
 

指南

試著寫一則與眾不同的徵婚啟事,甚至是虛構的,在某個周末去上海人民公園混跡於「真相親」隊伍裡,看看有多少阿姨爺叔會上來搭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