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移民的語言影響力 德語的多元文化性

在他的新書《多元文化的德語》(《Multi Kulti Deutsch》)中,斯拉夫語研究專家烏韋•辛里奇斯(Uwe Hinrichs)主要探討的是,德國近1600萬移民在什麼程度上改變德語口語。他接受德國歌德學院官方網站( Goethe.de)的邀請,就德語語言簡單化的趨勢和未來德語發展的趨勢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辛里奇斯先生,多年來你一直在研究移民的語言對德語所產生的影響,主要是土耳其語、阿拉伯語、俄語和前南斯拉夫的多種語言等。為什麼語言學界不在更早時候就開始探討這個話題呢?

        顯而易見,由於德國本身的歷史原因,人們有所顧慮,而不敢去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許多語言學家隱隱擔心,如果他們對語言衝突和語言之間的相互影響描述得太多的話,一不小心就被冠上歧視移民潮和歧視移民的駡名。此外,研究人員對移民語言也缺少足夠的認識,並且很多語言(如土耳其語或俄語)和德語差別很大,以至於很難一時三刻就能掌握。

       在你的著作《多元文化的德語》一書中,你斷定,德語口語將迎來簡單化發展的趨勢。你把變化歸因於德國移民語言的影響,這是為什麼?

       主要的原因是多語性,也就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兩門或以上的語言。若多語性佔據著主導地位,那麼,為了能聽懂對方,所有不需要的語言就會被刪除。於是,複雜的語法逐漸消失,句子結構變得越來越簡單—這不僅發生在德語中,移民人士的母語也是如此。

德語將變成一種不再有“格”的語言

       哪些東西會被刪除或者哪些東西變得不再重要?

       最好且最重要的例子是德語中的“格”,它們將慢慢消失。大家開始隨便使用德語中的“格”——比如,“我們去度假(“度假”前的“格”為第三格)” 替代了“我們去度假(“度假”前的“格”應為第四格)”,“我答應他(他為第四格)這件事”替代了“我答應他(他應為第三格)這件事”。或者是詞尾直接省略,如 “我父親的房子”(介詞“von ”的後面改為第一格)替代了“我父親的房子”( 介詞“von ”的後面應為第三格),或是“德國的重要地位”(單詞Deutchland刪去詞尾s)替代了“德國的重要地位”(單詞Deutchland帶詞尾s)。通過這種方式的改變,句子中的內部聯繫也就變得更為鬆散:“孩子們在和一隻很可愛的北極熊玩耍”(單詞“一隻”和“北極熊”後面刪除了格和詞尾)。這就節省了人們在語言上消耗的“精力”,而人們可以將精力用於創造新詞。

       目前,正如大家所言,對於“移民的德語”,還是有所保留的,因為“移民的德語”被視作是粗俗或者是“無產階級的”。倘若 “移民的德語”沒有什麼威望,我們為何還要使用?

       在日常生活中,一種語言的威望一般指的是有用的、經濟的和有效益的東西。德語和移民多種語言相互交織催生新的語言環境,新的語言環境又催生新的語言形式。在此,我個人認為,許多移民說話的方式催生出新的語言形式。

       如今,移民的德語是否被看作是很酷的東西,特別是它特殊的口語表達方式?

       模糊的發言,簡單的口語表達,聽起來完全是很酷的,因為它們釋放了大家同舟共濟和有集體歸屬感的信號。它傳達了這樣的資訊:我心態平和,很隨意,願意接受各類文化,並且不墨守陳規。德國很多青少年甚至模仿移民的德語口音,比如以“isch”替代“ich”,意在表明,他們也屬於“前衛派”。

              一般人想表達正確的德語,這是不多見的!

       閱讀水平的下降和特殊的社會環境,使得很多德國人也經常在語法方面犯錯。這是一個趨勢,令人惋惜的是,這種趨勢在不斷壯大。另一個趨勢是德國人的方言問題,它已經在大城市裡逐漸擴散開來。(柏林方言:Icknehm dir in‘n Arm!<我擁抱了你>)。兩個趨勢相互交織,形成了第三種趨勢,也就是移民和非移民的口語在互相影響,而這一切都是語言的相互接觸和多語性造成的。可惜的是,上述三個趨勢並沒有使整個形勢變得簡單。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應當區別這三個趨勢,不能混為一談。

有意識地讓語言改變

       我們能夠並且應該影響德語今後的發展嗎?

       我們並不能自上而下或者只是在很小的範圍(比如通過對德語的維護或者語言政策)影響德語的發展。我們應當在學校裡,通過實例來對待德語的發展,讓學生都清楚有這麼一回事。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對德語不同的詞彙就會有清晰的瞭解,從而避免盲目混亂的發展。

       請你對未來德語進行簡單的預測:30年後學習德語的話,將會……

        ……將會學習到的是,口語的表達與書面語的語法有很大的偏離;一個範疇或者結構並不僅僅有一種可能性;在實際運用時會發現,許多“錯誤”並不會被標註為錯誤,甚至無需改正。但最主要的是,他肯定再也不用為使用如此多的“格”而糾結了。

烏韋·辛里奇斯:《多元文化的德語。移民如何改變德語》,德國C. H. Beck 出版社,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