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法變體 錯誤還是變體?

火車的聯運(Zugsverbindung)還是火車聯運?(Zugverbindung)? Die Parks, die Pärke或者die Parke(三種均為公園的眾數形式)? 史蒂芬•埃斯帕斯(Stephan Elspaß)稱上述形式都正確。日爾曼語專家正從事一個國際項目:研究標準德語語法的變體。

       不論是在德國還是在瑞士,不論遠至北方、西部抑或是深入南方境內——大學教授埃斯帕斯曾在多個德語區生活及教學。清晨,當他在蘇黎世翻開報紙,總是會讀到一個瑞士用語“決定(Entscheid)”,而明斯特報上寫著的卻是德國用語“決定(Entscheidung)”。

Für 還是auf

       他的同事中午在食堂點豬肘時,一會兒說“Schweinebraten”,一會兒又說“Schweinsbraten”。他在基爾的學生常說“為(für)考試複習”,而奧格斯堡的學生又常常稱之為“為(auf)考試複習”。作為一名日爾曼學家,埃斯帕斯很快意識到,在不同地區,不僅詞彙和發音不同,語法格式也不盡相同——而且口語表達和書面語的差異越來越普遍。因此,他認為,這既不是方言的差別,也不是口誤或筆誤,而是標準德語語法的變體。

研究人員正在採集不同語法表達

       在一個大型研究項目中,來自奧格斯堡的埃斯帕斯、蘇黎世的克里絲塔·杜曬德(Christa Dürscheid)、格拉茨的阿訥·齊格勒(Arne Ziegler)的團隊希望深入研究標準德語的語法變體。他們與來自德國、奧地利、列支敦士登、比利時、盧森堡、南蒂羅爾及瑞士的科學家,採集過往三年各國發行的德語報紙中不同的語法表達,從而對上述變體進行描述,然後整理成手冊。

       同時,研究團隊關注標準語法變體的產生及傳播。這些格式的產生是否可追溯至歷史原因?標準德語與各地區的方言又有什麼關係?

       “德語中的‘am-進行時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埃斯帕斯解釋。這個格式常被認為是萊茵式的進行時態,早在19世紀就沿著整個萊茵河流域傳播到瑞士。“與此同時,幾乎所有德語地區在表達某人‘正在睡覺’或者‘正在吃飯’時都會使用“am”。”埃爾帕斯推測,多個不同因素共同推動這種格式的傳播:“顯而易見,德語缺少進行時態,而這卻在英語中存在。出於表達一個動作正在進行的語法需要,長久以來,人們使用以動詞“tun”支配的格式:‘我正在(tun)煮飯’或‘我正在(tun)致電’。這個格式已經固定下來,老師亦已傳授給學生。而‘am-進行時態’顯然還不太穩定,所以在很多地區被作為另一種表達進行時態的方式。”

思科的粉絲並不這樣認為

       當然,埃爾帕斯及他的同事也意識到,他們研究的課題遭到學術界的質疑甚至反對。“自教學語法面世以來,德語區對語法標準有著強烈的共識。很多人認為,正確的語法形式只有一種,其他就是錯的”,埃斯帕斯解釋。特別是很多知識份子非常抵觸與標準德語有任何偏差的語法格式:“我對此不認同,他們都是典型的巴斯蒂安·思科的粉絲——他們認為,德語是一種特別好掌握的語言,要求其他人改正不正確的語法表達。”

        這種觀點對使用標準德語語法變種的南德人、奧地利人或瑞士人來說,某種程度上會讓他們產生語言被邊緣化的感覺。埃斯帕斯及其同事希望通過研究扭轉這個看法:“我們認為,當一種形式被專業人士使用並印刷出版,這不可能是錯的。我們通過搜集那些在報紙中所用到的格式,希望能為使用這種格式的人正名,不再讓他們被誤解為不會‘正宗的德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