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語言的兒童讀物
幼稚園的字母湯

兒童應儘早接觸多種語言
兒童應儘早接觸多種語言 | 圖片:瑟琳•尤達庫(Selin Yurdakul)© iStockphoto

一隻小狼躲藏在動物園中,半夜靜悄悄出來尋找玩具:它隨地亂扔積木,到處亂畫,翻看畫冊,並在玩具爐上為洋娃娃和毛絨玩具煮了一鍋字母湯。

  西維亞·胡斯勒(Silvia Hüsler)創作的兒童故事叫《小狼來訪》(Besuch vom kleinen Wolf)。亦稱為La visite du petit loup(法語)。La visita del piccolo lupo(意大利語)。Vizitё nga ujku i vogёl(阿爾巴尼亞語)。Kücük kurdun ziyareti(土耳其語)。這本書囊括8種語言,一冊在手,人們便可以閱讀從A(阿爾巴尼亞語)、F(法語)到T(泰米爾語)各種翻譯本。出版社網站還有其餘20種語言的翻譯本可供下載。

教育用語,而非日常用語

  教育、語言學和政界的專業人士一致認為:兒童應及早接觸多種語言。及早學習外語可為兒童帶來諸多益處。當中,促使移民家庭的孩子學習母語尤其重要。使用教育語言編寫的圖書和故事具有獨特的功能。“和日常用語不同,書中使用的是教育語言”,漢堡教育家烏蘇拉·諾依曼(Ursula Neumann)教授說。“孩子會學習不認識的新詞,或認識單詞的另一層意思。他們亦能拓展語法與發音方面的能力。”

學習語言,強化自我形象

  朗讀過程中,孩子和大人有很多機會進行交談,孩子也可運用剛剛學到的單詞。獨立閱讀也可促進語言能力。諾依曼認為,通過托兒所、學校及圖書館的圖書展示孩子的母語,對其人格發展極為重要。“孩子生活在兩種語言環境中,這構成了其人格的一部分。”在跨文化活動或朗讀中可使用原撰寫語言和多語種圖書;移民——父母或祖父母——作為朗讀者或講述者也參與其中。

  講德語的孩子也可從外文書籍中獲益。“例如,每個人都應有機會拿起一本阿拉伯語圖書閱讀:我們從後往前翻,閱讀方式完全不同!文字看起來也截然不同!”,希德格·珀爾(Hildegard Pohl)說。這位書商10多年前便成立國際兒童書店,以滿足原撰寫語言和多語種兒童讀物的需求。
 

開闢新市場

胡斯勒著作《小狼來訪》 胡斯勒著作《小狼來訪》 | 圖片: © 布裡格教育出版社(Brigg Pädagogik Verlag GmbH) [胡斯勒著作《小狼來訪》] 胡斯勒著作《小狼來訪》 | 圖片: © 布裡格教育出版社(Brigg Pädagogik Verlag GmbH)   “70年代末、80年代初,幼稚園不會講德語的外國孩子數量不斷增加”,胡斯勒回憶,當時她正從事教育培訓工作。“兒童讀物中很少涉及跨文化共同生活等話題,即使有,其表達方式也是值得商榷的:有一個可憐的土耳其少年,其母親不會講德語。自從他將一個女孩從湖裡救起後,他才贏得別人的尊重。”胡斯勒是德國第一批用移民兒童家庭語言寫書的作者,她向人們展示,跨文化不僅不是問題,而且是一種進步。

  很多作家和出版社漸漸採用這種方式對該話題進行探討,市場上也推出多種語言的兒童讀物。“過去幾年,此類圖書的銷售狀況大為改觀”,書商珀爾說,她逐步推出50餘種語言的讀物。“小型出版社也同圖書批發公司建立合作,將圖書直接擺上書店的書架,大型出版社也提供部分原撰寫語言、雙語及多語種書目。”胡斯勒等人有針對性地出版各種語言的圖書,並翻譯海外暢銷的著作。珀爾認為,德語-英語和德語-土耳其語圖書市場已逐步飽和。東歐語、希臘語、庫爾德語、阿爾巴尼亞語、波斯語、阿拉伯語以及西班牙語、法語、意大利語等教學語言方面的圖書目前仍供不應求。

歌德學院、閱讀基金會和貝塔斯曼股份公司於2010年9月起發起閱讀的樂趣倡議行動,致力於推動多語發展:居特斯洛教育工作者和小學教師進修及戲劇項目等活動已開展兩年,旨在提高所謂“遠離讀書”家庭的孩子和青少年的閱讀能力。此項倡議之經驗亦可惠及其他城市及國家。
 


參考文獻:

青少年文學工作組:
兒童需要多語言圖書》(青少年文學資訊冊2/07)


青少年文學工作組:          
《多語性。教育成功的機遇或阻礙?》(青少年文學資訊冊2/11)


兒童和青少年讀物的另一個世界——猴麵包樹(Baobab)》兒童讀物基金會推薦(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