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交往 用德語表達批評

德國人直接的溝通風格
德國人直接的溝通風格 | © 阿德勒(K.- P. Adler) - Fotolia.com

不喜歡就說出來,並非在所有文化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但在德國是這樣。許多德國人會坦率直接地提出批評。但是這時也應注意一些規則。

  一位德國老闆和一名捷克員工在一個展覽會上看管公司的展台。這個展台的位置十分便利,就在入口旁邊。展台是玻璃的,陽光燦爛,很暖和。“這裡簡直讓人受不了,”老闆在傍晚時分說。第二天早上,他晚到,展台不見了。他在展廳的最裡面找到了展台。“這是怎麼回事?”他生氣地問那些捷克員工。“我們把它移到了一個陰涼的地方,”他們說。老闆問:究竟是誰說允許這樣做的?“就是你啊!”他得到這個答案。

直接或間接的溝通風格?

  這個場景是心理學家和跨文化社交教練西維婭·施羅-馬赫(Sylvia Schroll-Machl)在其書《那些德國人——我們德國人。職場中的他人評價和自我評價》中的描述。 她在書中總結自己與國際企業員工相處的工作經驗。在一個章節中,她描述了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們如何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溝通。“德國人的溝通風格在方方面面都以其高度明確性和直接性而出名,”施羅-馬赫認為。

  給別人留下解讀的餘地並不屬於這種風格的組成部分。如果該老闆想將展台移到別的地方,他會清楚地說出來。而捷克員工則將其評語認為是批評以及行動要求。通常,德國人表達批評是“相當坦率和耿直”的,施羅-馬赫認為,“他們會直接提出不喜歡、不滿意的地方。”反過來:如果外國人批評德國人,應該使用明確的話語。

建設性的批評

Kritik äußern – auf Kritik reagieren: Deutsche und chinesische Perspektiven (Youtube.com)

  “除了直接的方式之外,還有一點,表達批評往往不是客觀的,也沒有建設性,只會是負面的。”卡爾斯魯厄師範大學德語及其教學法專業的教授卡門·施皮格(Carmen Spiegel)說。施皮格致力於研究談話能力和跨文化性,她覺得,像“你這樣做是錯的”或者“這樣做不行”這樣的句子,是完全不奏效的。“這會讓被批評者無所適從。”

  施皮格建議,永遠不要只是表達負面意見,不要使用“müssen”(必須)和“sollen”(應該)。更好的做法是用虛擬表達,這樣可以緩和矛盾的尖銳性,也就是說,使用“ich würde”(我想)而不是“du sollst”(你應該)。比如,因為辦公室茶水間裡用過的咖啡杯而生氣的人,不應該說“你不應該將髒杯子留在桌子上”,更好的說法是:“能請你立即將杯子放進洗碗機裡嗎?”“如果有可能,可以另外先提供積極的意見並提供其他做法選項。”施皮格說,“這樣的批評促使人進行思考,生硬的‘這樣不行’只能帶來反抗。” 
ning:0pt;mso-bidi-font-weight: normal'>。
 

直接的德國人

  有些德國人想什麼就會非常直接地說出來,巴西人亞當斯·席爾瓦(Adans Aldani da Silva)在抵達德國之後不久就體會到了這一點。他永遠不會忘記,他第一次在一家超市里不慌不忙地將他所購買的物品放到收銀台的傳送帶上時,收銀員喊道:“現在請快點!”這個24歲的小夥子驚呆了。“在巴西是永遠不可能聽到這種表達的。”如今,他在德國人明確的話語中也看到了優點:“對於我來說,德國人雖然還是有一些嚴厲,但我也覺得,沒有人偽裝自己是件好事。”他說,“人們乾脆地說:這是錯的。這也節約了時間。”但是他沒有辦法想像自己去直接反駁或批評一個人。

  專家施皮格認為,具體到如何批評,應該要考慮周詳。你想在對方那裡達到什麼目的?對方會有什麼感受?首先,批評不能充滿感情色彩,也就是儘量不要在引起怒火的情況中衝動地發表意見。此外,亦可從自身感受出發表達,比如:“將用過的杯子放在桌上這麼長時間,我覺得挺噁心的。” 

其他人也直接

  施羅-馬赫認為,德國人直接的溝通風格主要與亞洲文化形成對比。在亞洲,用話語表達批評並不常見,提出的問題會被理解為矛盾衝突。她根據自己的經驗描述,不僅許多印度人、中國人和日本人覺得德國人直接而毫無外交策略,而且許多英國人、西班牙人、匈牙利人和土耳其人也這麼認為。

  27歲的以色列人莎朗·哈瑞爾(Sharon Harel)無法理解這一點。她覺得德國人並沒有特別直接。“在以色列,我們也這樣,”她說,“而且還有一點攻擊性”。她從兩年前開始在柏林生活,並和一個德國人結婚。“我其實總是會說出我的感受。”因此,她還從來沒有過問題。然而,不久前她在柏林發生了一件事情,卻讓她感到驚奇:在一列乘客較多的城市快速列車中,她帶著自行車就站在門邊。在車站,她盡力嘗試不妨礙別人上下車。“但我還是擋住了路,”她講述了一名婦女最後是如何對她咆哮的:“現在你帶著自行車下車去,該死的!”“我覺得受到侮辱,”她回憶。“雖然她說得對。我只需要先下去,然後再上車就好了。”但她希望那位女士會說:“你能不能帶著自行車下去一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