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語學習 年齡的問題?

年齡是影響語言學習眾多變數中的一個。
年齡是影響語言學習眾多變數中的一個。 | © 克勞迪婭•保魯森(Claudia Paulussen)/Shutterstock

總的來說,學習外語是訓練腦袋的最佳方式。但是,在我們20歲、50歲或70歲三個階段,分別能夠把外語學到多好呢?而教師在課堂中應該考慮哪些方面?

  一方面,學習外語是訓練腦袋的最佳方式,另一方面,可以活到老學到老(比肖貝格/施密特-希貝(Bischofberger/Schmidt-Hieber)2006);有鑑於此,對外語學習的興趣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但是,什麼是“年長的學習人士”?在學習外語方面,一名積極、習慣學習、懂多種語言的七十歲長者,常常可以比一個不經常學習、對學習不感興趣的二十歲年輕人更加成功。因此,年齡只是許多變數中的一個參考值,與學習經驗、教學經驗和動機等相比,年齡的相關性較低。但是,有些方面是教師在課堂上應該考慮的。

  原則上,兒童學習得最正宗的是一門語言的發音——常常被錯誤地和完美的“語言習得”等同起來。20到30歲之間的人士在學習時,能從他們的常規學習中受益,也就是說,他們還具備許多關於語言方面的學習策略。50歲的人士擁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他們在學習語言時可以動用這份財富。他們大多相當靈活,明白當前的語言溝通交流方法,同時人們實踐認知學習越來越普遍,也就是說,比如在語法範疇,比起“發現式”學習,更喜歡系統化的解釋。

  70歲人士擁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通常有更多的時間學習語言。通過勤奮及耗時的預習,在幾代人一同學習的班級裡,長者往往在語法和詞彙方面比年輕人更優秀。但是,他們往往不熟悉社交方法,首先必須慢慢引導他們習得這些方法。他們的學習經歷還會將語言及語法學習與翻譯等同起來。

長者及其學習經歷

  原則上,無論什麼年齡,所有人都有自己喜歡的學習風格(參見格萊因(Grein )《神經教學法》2013:27-32)。年輕人可能會以語法為主,長者也可能更喜歡遊戲。不過,大多數長者都有著相同的學習經歷(參見格萊因《學習履歷》2013),這被打上了他們求學時代的印記。當時在這方面關注的不是能力(“這個我已經會了!”),而是應該避免錯誤。那時外語教學的最高目標不是“溝通能力”,而是語法的掌握。

  特別是在課程的開始,學習人士往往很難擺脫一個詞語一個詞語翻譯和注重語法的慣常做法。害怕犯錯誤讓他們往往需要很長時間來考慮如何表達。“你不必聽懂每個單詞,你可以從上下文推斷內容”——這種說法可能會讓許多人緊張不安。

長者和學習過程

  學習時,神經元(神經細胞)之間產生固定的連接,也就是形成神經元網絡。每一個神經元都具有無數的神經纖維,其末端是所謂的突觸。突觸將“刺激”(資訊)和神經遞質(如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傳遞給下一個突觸,也就是傳遞到下一個神經元。隨著年齡的增長,資訊(刺激)傳遞的速度減慢。學習人士雖然能夠接收很多資訊,但是資訊處理的速度不再是同樣快。所以,他們需要更長時間來“儲存”資訊,學習過程顯得更為緩慢。

  年紀大了以後,多巴胺的產生和傳送更加困難。多巴胺是一種“動機性”神經遞質。因此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釋放更多的多巴胺,感到幸福。這與皮質醇(又稱“壓力荷爾蒙”)的產生增加有關,也就是說,長者往往更容易緊張不安,尤其是當他們面對不熟悉的任務形式時。​

長者和其他生物學變化

  隨著年齡的增長,首先,兩條感知管道“耳”和“眼”變差,也就是說,必須注意要有充足的光線,在選擇教科書時也應注意排版。
Lehrwerk und Materialien sollten eine ausreichend große Schrift aufweisen. Lehrwerk und Materialien sollten eine ausreichend große Schrift aufweisen. | © Blend Images/Shutterstock

  在聽力方面必須接受一點:只有非常少數的長者還能聽出陌生的、新的音位(音與音的組合)。而不能正確地聽出來,也就無法“正確地”說出來。所謂“選擇性的”聽變得更加困難,也就是說,聽有背景雜音的真實聽力錄音往往成為問題。背景雜音似乎和相關語篇的聲音一樣大,增加聽力的難度。

教師在課堂教學中應該考慮什麼?

  原則上,在授課過程中教師應該緩慢且堅定地落實以溝通和行動為本的教學方法,並同時尊重語法和翻譯,明白到這樣能為了長者提供安全感。語法闡釋和練習不太可能被完全摒棄。同樣,在有些地方必須滿足對個別單詞的翻譯要求,以避免挫敗感。

  授課速度和進度必須按照授課對象進行調整——如同所有學習人士一樣。特別重要的是經常加入溫習單元,強調已學的表達能力。

  必須闡明遊戲式習題類型的意義和優勢。在這方面,也會有學習人士即使在較長時間之後,依然不習慣遊戲式學習。​

  教科書、材料和板書的字體應該足夠大,光照條件適宜。在教室裡,應注意良好的音響效果。聽力的錄音應盡可能沒有其他噪音,並且提供書面形式的聽力文章,以便在需要時可以閱讀。

  在語音訓練方面,必須接受一點,大多數長者都不能夠“正確”聽辨陌生的音節,也就無法順利地進行發音。但這不是說要完全放棄發音訓練,而是必須更加寬容。

  年齡是影響語言教學眾多變數中的一個。所有學習人士,包括長者,都在語言學習方面有自己的喜好。​​
​​

參考文獻

約瑟夫·比肖貝格和克里斯托·施密特-希貝(Bischofberger, Josef & Schmidt-Hieber, Christoph):《成人海馬神經發生。大腦研究的角度》。載於:《神經論壇》(Neuroforum)3/2006,第212-221頁,2006。
 
瑪麗昂·格萊因(Grein, Marion):《神經教學法:語言教師基礎》。叢書:《合格授課》。Hueber出版社,2013。
 
瑪麗昂·格萊因(Grein, Marion):《學習履歷作為學習方法影響參數》。載於:聯邦移民和難民局(主編):《德語作為第二語言》,01/2013,第5-13頁,霍恩葛籣施奈德出版社(Schneider-Verlag Hohengehren),2013。
 
瑪麗昂·格萊因(Grein, Marion):《在老年學習外語》。載於:艾麗莎·費戈-伯根萊特(Elisabeth Feigl-Bogenreiter)(主編)《多語性取代單音節:學習語言直到高齡》。奧地利業餘大學協會,第5-29頁,2013。
 
呂蒂戈·格羅揚;托斯滕·施拉克和安奈特·貝恩特(Grotjahn, Rüdiger; Schlak, Torsten & Berndt, Annette):《語言習得中的年齡因素:課題重點導言》。載於:《跨文化外語教學雜誌》1/2010,第1-6頁,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