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德語/第二語言德語專業的職業前景 不只是授課

國內外有許多機會
國內外有許多機會 | © motorradcbr - Fotolia.com

大學修讀完畢,然後呢?大多數對外德語或第二語言德語專業的畢業生會走上講台。不過許多人不知道,他們在德國內外還有很多機會。

  對於對外德語或第二語言德語(DaF或DaZ)專業方向的畢業生而言,和大多數人文學科一樣,學生畢業後並沒有明確對應的職業。不過,該學科可以培養學生在德國境內外語言和文化方面不同領域任職的性質。事實上,大多數畢業生都會走上講台。學習期間進行實習,積累授課經驗,入職時便會更輕鬆。

在移民融合班授課

  “在德國,很多對外德語及第二語言德語專業的畢業生都會先在移民融合班授課,”對外德語專業協會(FaDaF)主席馬蒂亞斯·榮格(Matthias Jung)博士說。從2005年開始,德語課程對許多移民都是強制性的,及後,移民融合課程成為一個重要的工作範疇。這些課程在成人業餘大學和私立教育機構舉辦,後者尤其會定期招募新的師資。招募得來的教師通常是任職自由工作的代課老師。除了教學等少數職位,該範疇沒有太多固定職位。榮格認為移民融合課程很成問題,那些教師“掙錢太少,無法以此作為職業謀生”。因此,他建議只在移民融合課程中進行短期授課。“兩三年之後再看如何進一步發展,”他說。例如專門從事經濟、醫藥、技術或金融方面的德語教學。“對於這些課程,進行管理人員培訓的公司會支付較高的薪酬。”在德國,國際學校會有對外德語教師的固定職位。“由於是用英語授課,德語是一門外語課程。”榮格說,“而許多對外德語教師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榮格認為,一般而言,學生在上大學期間就不應該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授課上。“這個專業學位在國際上是一個很出色的資格,”他說,“學生有很強的社交能力,善於與國際團體打交道,具有跨文化意識。”尤其在國外,這些很有利,比如可以為與德國有密切業務關係的公司工作。在德國國內,榮格主要在第二語言德語領域發現新的機會:在科學研究,為移民提供諮詢,教師培訓等方面,在有些聯邦州中現在已經對德語作為第二語言的認識提出要求。

專業出版社中的機會

  康乃馨(Cornelsen)、朗文或Hueber等教科書出版社會在對外德語編輯部提供固定職位。這些工作場所會設計教材,除了教科書之外還有電子教材,如影片和錄音片段。應聘者應該具備教學經驗。“沒有教學經驗是無法設計教學材料的,”慕尼黑Hueber出版社對外德語編輯部副主編瑪麗昂·凱納(Marion Kerner)說。至少有一年經驗就夠了。“應聘者具備國內外經驗,那是最理想的”她說。此外,出版社還聘用所謂的教育學專業顧問。他們前往專業展覽會,與學校員工保持聯繫,在德國各地推介新書。這些工作由自由工作人士負責,他們同時也授課。另外,出版社還會提供很多自由職業性質的工種。自由審稿人在限時的項目中工作,如與教材配套的材料或互聯網服務。這些服務主要由自由作家負責,他們也會授課。他們編寫文本,設計配套題目。

在國外授課

  擔任該職位的一個吸引之處是通過教學助理項目出國,該計劃由DAAD、教育交流服務機構和歌德學院提供。DAAD外語教學助理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大學任教一學年的德語課程。如果具有授課經驗,可以應聘DAAD講師,除了教授語言,還教授文學或國情,提供有關在德國升讀大學的資訊,處理文化政策等事務。此外,還可以在國外的德語學校、私立學校或歌德學院執教。

創業

  自由職業代課教師以外的另外一條出路是創辦語言學校,或者成為自僱人士,米夏爾·史密茨(Michael Schmitz)在2013年走上這條路。他以“巧學德語”(Smarter German)為名,為德語學習人士提供為期六周B1程度的應考課程。他還製作短小的語法講解視頻,上載在Youtube,並通過自己的網頁推銷。史密茨曾在國內外多所語言學校執教共15年。“不知何時,我不想再給一組組學生上課,”他說。現在,他只進行一對一授課。他的課程最多收取6000歐元。“為此,我要確保我的客戶能夠在六周內完成B1程度考核。”其安排,包括每天一小時一對一講課,另加15分鐘語言練習及每天兩小時的作業。

  史密茨並不後悔邁出獨立的步伐,業務經營得很好。他覺得,提供不同產品很重要。因此,他目前還在開發一套網上課程。此外,他建議藉著吸引人的網站及在Youtube上上載視頻來展示自己。“視頻能夠很好地顯示出你是如何工作的,留給人一個第一印象,”他說。在諸如Reddit.com或Quora.com等網站上,他也十分活躍,“這是展現自己的專長的地方”。“這是我的推銷方式,不用花錢,”他說。不過剛開始,他要面對官僚機構的挑戰:還要參加醫療計劃及養老保險,找到一名稅務顧問,還得學習如何正確地開發票。另外,他必須考慮清楚產生的開支,為自己的服務定價。他不想為語言學校工作了。“現在,當我的學生通過B1考試時,我有一種巨大的滿足感。”他說,“我更有積極性,堅定地繼續發展自己的想法,做事越來越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