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軟體 請你翻譯(不翻譯)

機器翻譯?
機器翻譯? | © nicotombo – Fotolia

越來越多的語言學習和翻譯工具湧入市場。但這些軟件到底有多好呢?這些軟件將如何改變外語學習?

       一個美國學生和一個墨西哥學生通過Skype聊天。一個說英語,另一個說西班牙語。她們雙眼透出光芒,因為她們正在彼此理解。一個語言軟件正在同步翻譯,翻譯無比準確。在這部Skype翻譯軟件(Skype Translator)的廣告片中,教室打開大門,擁抱全世界。

       Skype翻譯軟件和谷歌集團類似項目所開發的翻譯軟件應運而生,將電腦翻譯推向更高的水平。至少軟件的開發商如此評價自己的產品。谷歌App程式甚至可以通過照相功能捕捉文字,即時傳送至螢幕上。谷歌翻譯的首席開發工程師馬克杜夫·豪格斯(Macduff Hughes)認為,他設計的程式可以與職業翻譯媲美。 

       這句話究竟有多真?安哈爾特(Anhalt)應用大學電腦語言學的教授烏塔·希瓦特-黑格(Uta Seewald-Heeg)對此抱有懷疑的態度:“兩個軟件都認為人類未來或多或少可以就任何事情使用任何語言進行交流。我覺得,軟件只能實現一部分這樣的功能。

敗於語境 

       人們在二戰期間開始使用電腦翻譯來解碼秘密情報,雖然在這方面人類取得進步十分有限。“大家很快就認識到,讓電腦翻譯幾段簡單的文字是完全可以實現的。“ 希瓦特-黑格說。但很快大家又都明白:一旦句子和文章變得複雜,具體翻譯時需要瞭解語境和背景知識,這時候翻譯軟件就面臨極限了。

       總體來說,這種情況至今沒有任何改變。“一旦專業知識和背景常識在文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現有的軟件只能製造所謂的“語言沙律“,希瓦特-黑格坦言。這也是目前翻譯錯誤的主要原因,在批評翻譯軟件系統時經常提及的問題。除了背景常識,好的即時翻譯還面對很多挑戰, 例如在口語中很多話都是斷句,沒有說完整,或者話語只能在上下文的特定情景中才能理解的情況。根據希瓦特—黑格的估計,這些程式面對的挑戰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還不能得到真正的解決。

外語教學中使用翻譯軟件

       對於電腦語言學家而言,一個更有意思的問題是;這些系統的使用必須以完美為前提嗎?希瓦特-黑格說,其實並不需要。其實現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翻譯軟件並不需要完成完美的翻譯,人們還是可以使用軟件翻譯的結果。我們可以借助翻譯軟件快速理解一篇外語文章的大意。軟件也可以使用於外語教學。

       維克多婭·伊爾澤(Viktoria Ilse)是盧德維希堡(Ludwigsburg)師範大學語言學院的講師,也是整體性教學方法的專家。她說:“在這個方面,新媒體的作用也不容小覷“。伊爾澤在課堂教學也會使用翻譯軟件,並將軟件使用在特別的領域中——翻譯教學。“許多翻譯專業都採用電腦輔助的學習方式,這是教學培養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學生設立專業語言的資料庫。他們將外語文章逐字逐句按照字面意思進行翻譯。最後只需要更正一些語法問題,讓行文更符合翻譯語言的習慣。

       伊爾澤覺得翻譯軟件比較適合使用在一般的外語教學課堂上。翻譯應用軟件,例如谷歌翻譯,代替了原本笨重的、不方便攜帶和翻閱查找的字典。這在她看來是很大的優點。軟件支援的學習內容也往往能贏得許多中小學生的心。面對一個母語各不相同的、十分異化的學生團體時,老師能通過軟件快速為學生提供各種幫助。

詞典是資訊系統

       另一方面,電子詞典也擺脫了原先僅僅查詞查概念的功能局限,為學習人士提供更多支援。它們是新型的資訊系統,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將語言知識傳達給電子詞典的使用者。“自動系統主要用於對學生語言的分析,並給予語言學習人士建設性的意見”,時任希爾德斯海姆大學(Hildesheim)資訊科學和語言技術學院教授的烏爾里希•海特(Ulrich Heid)這樣評論。目前,教授所在的學院正著手編撰針對非洲的祖魯語的學生字典。海特教授說:“學生如果遇到生詞可以查字典,有不瞭解的語法規則也可以借助字典。如果遇上一個對這門語言一竅不通的學生,系統會完成翻譯工作,並一步步地解釋翻譯結果是如何得來的。”

教授背景知識?

       另一方面,伊爾澤卻擔心文本的翻譯在現代外語教學法中實際上扮演一個次要角色。“我們在課堂上儘量避免用母語進行翻譯。”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學生今後能很好地應對陌生的語言環境。背景知識的教授和傳達是最為關鍵的部分,但翻譯工具對這一部分的資訊和知識往往無能為力。“對於一個完美翻譯軟件的承諾可能是一種讓人心馳神往的願景。但事實上根據外語教學法目前的經驗,這些翻譯軟件並沒有讓我們取得任何進展。”伊爾澤認為新媒體在外語課程中使用的最大潛力在於互聯網的功能,簡單來說:“我們在撰寫及利用博客方面取得不錯的成果。”學生根據喜好選擇博客的主題,然後用外語撰寫博客。“這是一種非常好的背景知識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