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德語 “我們成功轉型,跟上了時代的步伐”

日本的德語學習人士:“德國在經濟和留學地點上的魅力,比起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
日本的德語學習人士:“德國在經濟和留學地點上的魅力,比起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 | 照片:安雅•施瓦普(Anja Schwab)

新一期的研究顯示:對外德語仍然受到大眾的青睞。中國、印度和巴西德語學習的人數呈明顯的增長趨勢。歌德學院秘書長約翰內斯•亞伯特(Johannes Ebert)和語言部負責人海柯•烏里希(Heike Uhlig)向我們解釋這一發展趨勢的原因。

       亞伯特先生,德語工作網絡每五年統計一次全世界德語學習人士的數目。新一期的統計資料已經出爐。統計結果帶出哪些重要的資訊?

歌德學院秘書長約翰內斯•亞伯特 歌德學院秘書長約翰內斯•亞伯特 | 照片:Loredana La Rocca        亞伯特:我們特別高興看到,60%的受訪國家對德語學習的需求有所增長。這些國家主要在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全世界有1540萬的人正在學習德語,我們成功地扭轉了2000年以來學習人士下降的趨勢。這樣積極的轉變並不是偶然的,而是歸功於對外德語促進機制的有效運作,德國作為經濟和留學目的地的魅力也超過之前的任何時期。從中獲益的是德語這門語言。大多數的德語學習人士集中在歐洲,他們加起來有1300萬人,在中小學裡學習德語。

       烏里希女士,是次統計調查的範圍非常廣,你們具體是怎麼操作的?畢竟全世界有1540萬德語學習人士,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在歐洲以外的地方。你們又是怎麼處理這麼龐大的資訊的?

       烏里希:歌德學院、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德國國外學校教育司(ZfA)和德國外交部一同協作,組成了一個合作緊密的德語網絡:這個網絡平台上的成員一同制定了統一的調查問卷,並將問卷發送至各個駐外機構。從這裡開始,當地的德語網絡開始了真正繁重的工作。各大中介和協調機構將官方的統計資料蒐集一起,並檢索了中小學、高校和成人教育機構的相關資訊。在這裡要特別感謝所有的參與人士和工作人員。在很多國家獲取這些統計資料的過程很複雜,這些國家往往缺失相應的資料,工作人員只能做有事實根據的推論。我們在調研結果中也在相應地方做了標註。

       歌德學院在這次調研工作中具體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語言部負責人海柯•烏裡希 語言部負責人海柯•烏裡希 | 照片:Loredana La Rocca

       烏里希:資料搜集工作開始後,所有的線索都匯聚到歌德學院:當地歌德學院的同事將資料填入問卷表格,完成後將問卷寄往歌德學院總部,並且負責解答各類相關詢問。總部蒐集所有資料,對資料進行整理,與前幾年的資料作比較,並在德語網絡平台與合作夥伴一同分析是次問卷調查的結果。

       這類調查從1985年開始實行。近年有沒有發生變化?我們能從調查結果中瞭解到哪些發展趨勢?

       亞伯特:1995年到2000年這段時間內,德語學習人士的數量有大幅度的提高。這與冷戰結束後人們對鐵幕落下的狂喜情緒有關,也與當時東德向西德轉型的發展有關。這一時期過後,從2000年起,德語學習人士的人數不斷下降,我們現在似乎已經扭轉了這個局面。也就是說,目前風向調轉,開啟了新一輪的增長。歐洲鐵幕落下後,英語也在中歐和東歐的很多國家大受青睞,學習人士日漸增多。因此,德語目前在很多地方作為第二或第三語言,相比之下,只有很少的中小學將德語作為第一外語。多年來,不變的是中小學的德語學習人士人數始終佔最大的比例。但中小學的外語教學內容越來越豐富,教授的語言也越來越多,這無疑增加了對德語的競爭壓力。

       你如何解釋亞洲德語學習人士人數增加的原因?

       亞伯特:一方面,許多促進項目增強了德國作為留學和經濟強國的魅力和認知度;另一部分也歸功於中學:未來的夥伴關係(PASCH)這項提議。全球網絡中一共有1800所PASCH學校。歌德學院負責指導其中超過500所PASCH學校,海外的德國學校和頒發德國各聯邦州文化部長聯席會議簽發的語言證書的學校則由德國國外學校教育司負責。中國和印度是PASCH項目發展最好的兩個國家。而在一些國家,正因為有PASCH項目才在本國設立了德語教學。這裡我們重點講講中國:中國目前有123所中學將德語作為一門課程來教授,校長越來越關注學校的國際化進程,這也為德語迅速成為一門中學課程做了很好的鋪墊。印度的兩所PASCH學校引領了學習德語的風潮,目前印度有超過700所學校教授德語。2014年印度議會大選之後,PASCH項目遭遇了寒潮。歌德學院和德國外交部正積極與印度政府接洽,以便能繼續成功的發展。

       一方面在中國、印度、巴西、土耳其和東盟國家,德語學習人士的數目在不斷上升;但另一方面俄羅斯和前蘇聯的成員國內,德語學習人士的人數卻在持續下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亞伯特:我們必須看到,俄羅斯有150萬德語學習人士,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在前蘇聯的成員國內總共有300萬人在學習德語。人數減少的原因有很多,而且有一些不可控制的因素:人口變遷、教學改革、城市化進度都會造成鄉村地區學校關閉,也會讓學校的外語教學內容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

       烏里希:在俄羅斯,德語作為第二外語的地位不可動搖,過去幾年我們進一步加強德語學習的優勢。為此,我們在語言政策方面做了大量推廣工作,讓人們相信德語的優勢;另外,我們在俄羅斯開展了“學習德語”的項目,這個項目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歌德學院和歌德語言中心的學生人數在過去幾年有所增長。

       德語學習人數最多的是波蘭,一共是230萬。歌德學院在當地開展了哪些工作?

       烏里希:德語學習在波蘭有著悠久的傳統。波蘭在進行中小學教育改革時,將第二外語課程規定為必修課,這對推廣德語是有利的。此外,在波蘭,員工個人的職業前景與外語能力息息相關。德國和波蘭之間也有許多交換項目。歌德學院目前把工作重點放在教師培訓和創新課堂項目上,旨在進一步改善德語能力和學習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