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文化和教育政策 在一千零一所學校學德語

開羅“學校:塑造未來的夥伴”學校
開羅“學校:塑造未來的夥伴”學校 | © 歌德學院/凱-烏維-奧斯特海爾維格

推廣德語是對外文化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受德國政府支持。但海外德語教學和對外德語與對外文化政策有何關係?此外:德國外交政策對全球推廣德語教學寄予哪些厚望?

       一百多年來,德國外交政策中存在一個獨立的領域,即所謂的對外文化和教育政策。系列組織在國內外很活躍,為德國贏得國際信任和友誼,反過來促進德國本土的社會和文化發展。除歌德學院(在全球94個國家擁有160所分院和代表處)之外,德國之聲(對外廣播)、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高校範圍的國際交流)、史特加對外關係學會(藝術交流和民間對話)、亞歷山大·馮·洪堡德基金會(科研交流)和其他非政府組織也投身於此項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工作之中。

       然而,作為外交政策的“第三支柱”,對外文化和教育政策在公眾認知方面卻置於經濟和安全政策之後。但不可否認的是,相對於波瀾起伏的政治活動,國家和社會團體間的社會和文化關係所造成的影響是長期可持續的。

       這些活動也需要資金來源:聯邦議院2013年通過的外交部財政預算中,逾五分之一,即8億歐元用於維護對外文化關係。與可直接量化收益的經濟核算不同,文化交流領域的投資收益通常是間接的,且需要較長時間才能顯現。

工具和行動多種多樣

       除了促進藝術、音樂、舞蹈、戲劇、科研、考古和文化遺產保護(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等不同領域的交流,語言工作也是對外文化工作的重要支柱。我們資助了很多項目,如“學校:塑造未來的夥伴(PASCH)”項目,國際學生交流項目,覆蓋140餘所德國和海外學校的網絡以及海外高校的德語教學和日爾曼語言學課程。此外,各聯邦州也專門撥款,用於國際夥伴學校建設、國際高校教學和研究以及地區和民間組織的項目。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学生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学生 | © 歌德学院/凯-乌维-奥斯特海尔维格

       因此,海外推廣德語成為德國外交(文化)政策廣為人知的工具(參閱阿蒙Ammon, 2015)。因為:“講德語的人,也可為塑造全面、真實的德國形象作出貢獻”(維特Witte, 1991)。根據這個邏輯,這些人會購買德國產品,和德國企業合作,讓其子女在德國留學並到德國度假。總而言之,教育和文化領域的投資會在外貿和旅遊等其他領域得到回報。除了“國際化”、國際政治背景之外,此類行動在世界各地及不同合作夥伴國家彰顯不同的地緣政治或戰略特徵,這一點在下列案例中可得以明確體現。

       “千校學德語”——印度德語教學

       與歌德學院簽署的雙邊協定約定,歌德學院作為合作夥伴,至2017年將在印度一千所學校開展德語教學,這是與印度深化教育和政治合作的里程碑,也為加深出口主導的德國經濟和印度這個重要的未來市場之間的關係提供機遇。“印度中部”學校7萬餘名學生參加德語課程之後,我們才發現此語言課程可能會違反某項國家法律。根據此項法律,印度學校的教學大綱中除印地語和英語外,只能教授一種外語(印度語)。因此孟買大學德語系於2014年在這座西印度大都市舉辦了百年德語教學慶祝活動。印度日爾曼語言學專業的情況說明印度年輕人對德語有著不可割捨的濃厚興趣。
Veranstaltung in Mumbai anlässlich des Jubiläums „100 Jahre Deutschunterricht in Indien“ Veranstaltung in Mumbai anlässlich des Jubiläums „100 Jahre Deutschunterricht in Indien“ | © Roberto Michel/Goethe-Institut        海外德國學校

       海外德國學校的學生除德裔之外,主要是“外派人員”子女,這些外派人員是從德國派往海外的經濟、軍隊、外交和民間組織等領域的專業和管理人員。這裡用德語進行授課,採用“出口”教學計劃,並為德國高中畢業考試做好準備。這種課程能幫助他們在回到德國後輕鬆地融入德國教育體系,重返勞工市場。對跨國企業和機構的員工而言,德國學校非常有助於家庭成員統一認識,促進全球就業。海外德國學校和雙語“並軌學校”也接收非德國家庭的孩子,並為其開闢通往德國教育和勞工市場的道路。掌握德語並接受德國標準的教育培訓,可為在政府機關、民間團體或其他跨國企業發展事業奠定基礎。

對外語言推廣成為“軟實力”的一部分

       從短期經濟和政治發展角度而言,對外語言和教育工作在國家危機或政權交替時尤為重要,可穩定雙邊及國際關係。語言和教育工作具有可持續性,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語言和教育工作符合德國外交利益,與對外文化工作和對外交流一起構成德國的“軟實力”。德國的國際聲譽也證實了這一點。語言和教育工作反過來還可幫助德國樹立正面的形象,促進社會諒解,在海外強化基本價值觀。語言和教育工作也是雙邊和國際夥伴關係的基礎,有助增強德國的政治可信度。

在“全球化”時代, 德語學習是否仍合乎時宜?

       歐洲說德語的人口為9000萬,是應用最為廣泛的母語。全球很多人學習德語,一些地區的德語學習甚至呈現上升趨勢。他們通常都抱著一個目標,在德語地區留學,在德國企業任職或在這些經濟活躍的地區開拓事業。

       將德語作為外語對外推廣與人口遷徙及德國專業人才匱乏密不可分。由於缺乏專業人才,所以需要從海外引入大量專業人才和勞動力。德語推廣為多語言和多元化社會的發展提供了契機。因此,德語未來可成為科技、經濟、技術和政治語言。但更為重要的是,作為全球深受信賴的合作夥伴所使用的語言,德語應擁有穩固的地位。

參考文獻

烏里希·阿蒙(Ammon, Ulrich)(編輯)語言推廣。對外文化政策的鑰匙。法蘭克福:彼得·朗格出版社,2000。

阿蒙:“思考、交談、談判——德語在國際競爭中的作用。”發表:庫爾特-約根·馬斯(Maaß, Kurt-Jürgen)(編輯):《文化和外交政策。學業和職業手册》。第三次修訂和增補本,巴登巴登:諾莫斯出版社,2015,101-113頁。

赫姆特·葛呂克(Glück, Helmut):德語成為科技語言。多特蒙德:德語基金會(個人出版社)2008。

弗朗茨·史塔克(Stark, Franz):《德語在歐洲。其地位和魅力的故事》。聖奥古斯汀(Sankt Augustin):阿斯格特出版社,2002年。

彼得·烏里希·懷斯(Weiss, Peter Ulrich):《文化工作引起外交爭端。1950年至1972年間兩個德國和羅馬尼亞三角關係中的文化外交關係慕尼黑》。奥登伯格出版社,2010年。

巴霍特·维特(Witte, Barthold C):“德語在世界的地位”。《對外德語資訊(對外德語信息)》18/4 1994年,359-36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