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變異
“德語是豐富多彩的”

德語也包括青少年語言。
德語也包括青少年語言。 | 照片(剪輯):© 克利斯蒂安•施維爾(Christian Schwier )- fotolia.com

我們如何評價方言、青少年語言、多語性和語言發展?波茨坦大學全新進修和教學門戶網站為教師和女性教育家提供機會,檢測自己對於語言的不同表徵的態度。

       Deutsch-ist-vielseitig.de 網站的維澤(Wiese)女士與進修人士、教師和教育專家,探討“方言、多語言及什麼是‘正確的德語’”的主題。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呢?

       在教育領域,我們重點推廣標準德語,即所謂規範德語。但我們經常發現,很多幼稚園兒童和學生除了標準德語之外,還擁有其他能力。德語也包括傳統方言、青少年語言、片區德語、短訊用語或口語。瞭解這一點對幫助孩子有效進行德語練習至關重要。德語——與所有語言一樣——有很多變體。從語言角度而言,片區德語、傳統方言或短訊用語不存在孰優孰劣,它們只是用於不同的場合。我們經常忽視孩子標準德語以外的能力,所以對他們進行了錯誤的評估。

利用語言的多樣性

       網站推出結合實踐、用於教育培訓和進修的多媒體教材,此外還有詳細的教學資料。目前學校和幼稚園正在優化標準德語教學。教師或教育學家如何利用方言、短訊或青少年語言等語言的多樣性? 

海克•維澤 海克•維澤 | © 史蒂芬•魯斯(Steffi Loos)

       作為老師,我首先會發現孩子在其他語言領域的能力和創造力,而不是將其視為“錯誤的”德語。通過這種方式,學生可以在語言方面塑造積極的自我形象,感覺自己被接納並且在課堂上的表現完全不同。如果實現了這一點,我可以利用語言多樣性,更好地教授標準德語——也許我可以讓我的學生通過遊戲的方式,找出青少年語言和官方標準德語或者口語和書面語之間的區別。教育家如果能與孩子坦誠相見,便能更好地幫助他們學習。但基本前提條件是意識到自己的偏見。

       因此,整個教學模式都是關於演講者認知的偏見?

       是的,因為我們經常被偏見蒙蔽,無法認識到學生的潛力和能力。這和語言的“市場價值”有關:例如,如果一個孩子的父母來自法國,他在家說法語,我們就認為他理所當然應該具備這種語言能力。如果一個孩子在家說土耳其語,我們則不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們通常更認為這是種缺陷,而對孩子額外獲得的語言能力視而不見。我們的偏見或刻板印象影響了我們的認知,甚至影響我們的記憶。此教學模式還包括視頻短片,藉此,我們可瞭解記憶有時如何同我們開玩笑,譬如如果一個學生將“ich”說成了“isch”,或者和朋友聊天時交替使用土耳其語和德語,會對學生評估產生何種負面影響。

       應在何種情況下使用何種語言?

语域能力练习 语域能力练习 | © deutsch-ist-vielseitig.de        “語言使用”模組重點涉及演講者的全部內容。例如:一個模式採用圖片和文字卡片,展示如何將同一個人的自行車事故用不同方式表達出來——在和朋友、和教師或和警員交談、或寫報導或短消息等不同場景之下。也可以展示關於電影通話等類似場景。

       通過這樣方式,可以較好地訓練教學大綱中經常提及的語言範疇。學生在學校講片區德語或方言,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他們不會講標準德語嗎?當然不是,這完全不能反映他們在標準德語方面的能力。學生私下聊天和在正式場合講話的方式完全不同。教師必須瞭解這一點。如果他們不能進行語言切換,一直用正式的書面語交談,則表示他們語言能力較差。教學中應練習將這種語域能力系統化:面試時、和朋友通過手機聊天時應該採用哪種語言?這兩種語域中的語言表述有什麼差異?

Audio wird geladen
Kiezdeutsch: Anruf im Kino | © deutsch-ist-vielseitig.de

Audio wird geladen
Kiezdeutsch: Anruf bei einem Freund | © deutsch-ist-vielseitig.de

       每種語言變體明顯也有其規則。在最後一個重點模式,你將深入瞭解這種“語言系統”——包括使用方言卡片。為什麼老師和學生偏偏要研究柏林話或薩克森話呢?

       不僅標準德語較為複雜,語法規則較難。當柏林人說“Das ist meiner Mutter ihr Hut”時,他需要的規則比“Das ist der Hut meiner Mutter”(這是我媽媽的帽子)更複雜。因此,瞭解下列幾點非常重要:某人講方言,不是因為他太笨、太懶或是無法正確表達才講方言。方言也有“正確”和“錯誤”之分,也有語法規則。

       它強調不同語言變體的同等價值。這樣是否就顛覆了標準德語?

       從語言角度而言,標準德語和其他語言變體間不存在孰優孰劣。但是從社會學角度而言,標準德語始終享有最高聲譽。它是中產階級所使用的語言,通常被視為受教育程度的標誌。因此,對學生而言,掌握並在相關情境下運用標準德語至關重要。

       海克·維澤(Heike Wiese)教授自2006年起擔任波茨坦大學日爾曼語言文學院當代德語語言專業教授。Deutsch-ist-vielseitig.de網站自2015年2月起展示其所負責的科研項目"城市空間語言變異培訓和進修模式:方言、多語制和什麼是‘正確的德語’"的內容和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