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中的多語現象 在醫院裡做翻譯

醫院員工幫助醫生和病人實現溝通。
醫院員工幫助醫生和病人實現溝通。 | © rocketclips – Fotolia.com

現在,能說多種語言的醫院員工在日常工作中扮演業餘翻譯角色的現象正日益普遍。

       “阿齊茲太太,你會說阿拉伯語,對嗎?能不能幫我做一下翻譯?”——在德國的醫院,病人向清潔工人、廚師或醫務人員尋求幫忙的情況很普遍。大多數情況下,操多種語言的醫院員工是醫生和病人之間的橋樑。這種談話往往會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比如涉及到病人的病歷,而醫生的診斷是否準確完全取決於此。病人大多是以前移民到德國的外國勞工,現在年老多病、需要醫護人員的照顧。而這些人恰恰大多不具備足夠的德語知識。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希望前往德國接受治療的外國病人以及需要接受治療的難民身上,而後者的人數在不斷增加。

翻譯服務缺失的後果

        對話研究學者貝恩特•梅爾(Bernd Meyer)和克里婷•布里希(Kristin Bührig)發現,醫院在提供翻譯服務時有不同的應變措施,既有建立醫院內部人員翻譯庫和進行員工培訓等臨時措施,有時也會聘請職業翻譯。兩位語言學者來自漢堡,他們參與了德國科學基金會(DFG)的“醫院中的翻譯”計劃,提出“不僅是家屬,就連醫護人員的翻譯水平也參差不齊,有時甚至找不到翻譯。”這種看法。

        翻譯服務欠缺,其後果一目了然:病人可能看不懂診斷結果,無法按照醫生的指示進行治療,或是在接受手術前不瞭解過程和要求——這些都會對健康構成影響,並為醫院帶來法律後果。此外,在接受治療過程中,往往還會涉及隱私、難以啟齒的內容。而且,醫護人員亦不熟悉手術前交談的具體流程。

節省的解決辦法

        然而,梅爾和布里希仍然支持醫院聘請說雙語的醫護人員——這是目前較為可行的方案。2003年,他們在翻譯項目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提出一個針對雙語醫護人員的進修計劃。目前,他們已在多家醫院舉辦為期兩天的學習班,如紐倫堡、科隆或海布隆。

        而德國聯邦翻譯協會(BDÜ)對此則持不同的看法:“醫院只應聘用職業翻譯,因為醫生的工作關乎病人健康和生死。而且,對醫生來說,聘請職業翻譯能確保他們在法律上的安全,”翻譯協會副會長兼翻譯的莫妮卡•艾里貝(Monika Eingrieber)解釋。但醫院往往放棄聘用職業醫療翻譯,因為迄今為止翻譯服務還無法被納入財務結算。因此院方只能依賴於尋找盡可能省錢而可行的解決辦法。

院內翻譯服務

       慕尼黑市醫院每月平均會接收1300名非德國籍的病人,當中移民比例很高。從1995年起,該院就在跨文化後勤服務部設立了院內翻譯中心,一直延續到今天:由於解決方法實用,因此被其他醫院借鑒。該中心目前有100多名接受過醫護基礎培訓和翻譯培訓、會說多種語言的員工,他們可以為病人及家屬提供32種不同語言的翻譯服務。

       該院跨文化後勤服務部的負責人伊莉莎白•維賽曼(Elisabeth Wesselman)非常重視這些院內翻譯能在制度化的框架下與固定的對話夥伴合作,並在工作量上予以平衡。在他們開始翻譯工作之前,院方會從流程和法律角度對他們給予詳細的指導。比如在培訓過程中,他們進行翻譯時被安排一定要坐在病人身邊,這樣醫生在對話時不只是盯著翻譯,同時也可以注視病人。此外,還會鼓勵院內翻譯在遇到困難時說出來,並在感到壓力,無法勝任時大聲說不。而所有擔任翻譯工作的醫護人員每年必須參加為期一天的進修班,以便相互之間進行深入的經驗交流。維賽曼滿意地說:“我們的翻譯服務很受重視,也很受歡迎。而我們的內部翻譯不僅積極、好學,而且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具有移民背景的醫護人員的多語言能力不僅説明了病人,同時也得到工作單位的認可和高度評價。

       雖然部分醫院已經找到了成功的實踐模式,但仍需要在政治層面上尋找解決方案。德國翻譯協會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診療單翻譯”項目,即由醫療保險公司支付職業翻譯服務的費用。“考慮到醫療翻譯需要承擔的重大責任,這是完全合理的,”艾里貝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