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課程 門外漢當老師

他們熱情高漲,竭盡全力幫助剛到德國的難民:他們是義工。他們正在教難民德語。然而,能說德語並不代表能當德語老師。現在,歌德學院向這批義工伸出援手。作者:蘇珊娜•勒鮑爾(Susanne Lettenbauer)

        歌德學院施瓦本哈爾分院的第4教室裡瀰漫著好奇的氣氛。17位男女學員正在尋找座位,這不僅讓人想到首日上課的學生,只不過這批學生有的已有四、五十歲了。分院教育主管蕾吉娜·鮑曼(Regina Baumann)首先歡迎這批義工的到來。從現在開始,這5位男士和12位女士將每周花一個晚上在學校的長椅上接受兩個小時的培訓,他們都希望教授難民德語。

       據鮑曼說,申請聽課的人很多:“現在我們只是臨時授課,由於申請人數眾多,因此我們只能從中挑選17名學員,今天是他們第一次上課。”

       有些學員在過去幾個月一直協助安置剛抵達德國的難民。當中有熱心的市民,“我正在教授外國人和難民學德語,來上課是想瞭解怎樣才能更好地教授不同語言之間的差異。”

       學員中還有一名年輕主修英語的女大學生:“我還從沒教過德語作為外語的課程。我希望能在課堂上獲得啟發,因此很想和大家進行交流,對此我充滿期待。”

       此外還有一位體型硬朗、做事利索的退休老太太:“老實說,我在幫助難民方面完全是個新手。以前我做過許多義務工作,現在有點自由時間,首先因為我對這份工作感興趣,其次我就是想這麼做,我以前在大學裡修讀師範專業,所以說不定自己適合幹這個。”

深入研究母語

       課程一開始就讓所有學員大吃一驚。這聽上去根本不像德語。如果換做你聽了20分鐘卻一頭霧水,那會是怎樣的感覺?老師不斷要你回答問題,可你卻連問題都沒聽懂,這種情況說的就是尼日利亞的尤魯巴語。可以設想,難民在上第一堂德語課的時候也會有同樣的感受,課程負責人卡琳·嘉迪尼·舍布勒(Karin Gardini Scheible)在解釋這堂課的意義時說:“首先要進行自我反思,領悟當你第一次接觸一門外語時是什麼情況,會有什麼感覺,腦海裡呈現什麼圖像和想法,先搜集這些訊息,然後思考:從中我可以學到什麼,讓自己今後在和學德語的難民打交道時不會犯錯。”

       對自己的母語提出質疑,對常用詞語刨根問底,學員修讀的德語課程可不僅僅是針對業餘老師的語言課程。課程負責人舍布勒認為,義工應當對難民的處境感同身受,並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一種全新的語言。如果德國人認為因為自己的身份是德國人就能教德語,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德語是一門非常複雜的語言。

        “德語的語法結構教起來可不容易。應儘量一點一點地教,讓學生能獲得成功的感受,每天都有新的收穫,而這需要採用一定的教學方法。”

在網上繼續學習

       很多年前,歌德學院施瓦本哈爾分院曾經開設過針對難民的社會融合課程,後來聯邦移民難民署取消了資助。現在開設的義務德語課程只是該分院恢復支援難民工作的第一步。該項目得到日本的巨額捐助。鮑曼女士還專門為此制訂了一份上課計劃。

        “我們專門編寫了一套教程,其中包括跨文化能力。我們在選擇主題時一直在考慮選取哪些重點,是否教授杜登語法,是否應該用角色扮演來代替閱讀理解。”

       對於這群熱情洋溢的義務老師來說,目前還僅確定了四次上課時間。以後該如何辦下去,該分院目前還沒有考慮好。今後的進修課程也許將僅限於今年10月底開始的“網上研討會(Webinar)”。從10月20日開始,除了施瓦本哈爾本地的學員,所有感興趣的人士都可以免費修讀德語教學基礎知識網上課程。

       感謝德國文化廣播電台(Deutschlandradio Kultur)支持我們發表本文。聽眾可在10月12日的節目中收聽。

歌德學院幫助你

       歌德學院有許多針對難民的項目。在“歡迎-難民學德語” 網站上,你可以找到大量針對希望快速、免費學習德語的難民提供的各類課程:而在“移民與融合”網站中,有關於歌德學院在難民來源國及地區的難民專案報告與訪談。歌德學院自2013年起在指定國家和地區開展文化與教育專題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