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克•烏里訪談 “應用程式無法取代常規語言課程”

當難民剛到德國和學習語言時,應用程式可以為他們提供指導。但是,只需要智能手機和應用程式就能學會德語嗎?歌德學院語言部負責人海克•烏里希(Heike Uhlig)向我們介紹了數碼化課程的可能性和局限性。

       烏里希博士,請問應用程式對德語學習有多大幫助?

       一款語言學習應用程式只能是一種自學手段。它可以讓你入門,並為課程提供額外的練習材料。應用程式的主要特點在於使用家學習時不受時間和地點的限制。這是很大的優點。不過,由於缺乏老師的指導,應用軟件大多採用封閉的學習模式。求學人士無法練習語言表達能力。而對系統的語言學習來說,關鍵就是要學會自由表達,能夠與人對話。特別是生平第一次學習外語的人,需要有老師從旁指導,講解語言結構,確保學習資料得到利用,並不斷進步,制訂自己的學習策略。應用軟件是無法取代常規語言課程的。

       有許多難民使用筆譯或口譯應用程式。這些程式對學習語言有幫助嗎?

       好的筆譯應用程式可以讓難民進行簡單和具體的交流,有助他們理解一篇短文,比如一個標誌。它們可以幫助難民在特定環境中解決最初不懂語言的難題,卻不是學習語言的工具。

練習需為具體情境做好準備

       歌德學院推出的“歡迎——難民學德語”是一項內容廣泛的課程,其中既有“單詞練習”應用程式和“新到”應用程式,也有視頻、練習、自學課程及其他內容。那麼,這個針對難民的語言學習課程的目的是什麼?它能提供哪些幫助?

烏裡希博士 烏裡希博士 | 照片(剪輯): © 歌德學院,照片:Lauredana la Rocco        我們在 Goethe.de/willkommen 網頁上推出的課程,目的就是要讓難民獲得基礎德語知識。其中各種練習形式,無論是內容還是方法,它們都類似常規的語言課程,比如社會融合課程。此外,練習的內容必須能夠反映現實情況。單憑“惡補”單詞或語法是不夠的,當然,語言學習是離不開單詞的。

       所以,Goethe.de/willkommen網頁也有單詞練習的應用程式可供下載?

       原則上,這類應用程式適合詞彙練習:既可用於課前預習,也可以在課堂上使用。我們的單詞訓練應用程式的特點是,A1程度的詞彙被翻譯成14種語言,包括阿拉伯語,這樣,即便是初學者也能上手。

       你們的課程在多大程度考慮到難民在德國的特殊情況?

       “新到”應用程式正是以為難民為對象量身訂造的。參加語言課程的學員大多來自阿富汗、伊拉克或敘利亞等國家。該程式為難民的日常起居提供具體幫助,例如提供日常對話參考。此外,語言課程還會向難民介紹申請避難期間時所需要的文件——比如各種居留文件。“新到”的詞彙和用語都是關於各類日常活動,比如購物、看病、認路以及挑選衣服等等。在傳統的語言班,這類主題往往要到較後章節或較高的程度的學習才會涉及到。由於調整了主題和用語,這個應用程式可以為難民在德國的生活提供幫助。

數碼化應用可在課堂上針對性進行練習

       在初級德語班中,數碼化教學內容和傳統的教學手段相比有哪些優勢?

       在課堂上採用數碼教學,一方面適合不同程度的教學:老師可以安排班上部分同學完成某項任務,另一部分學生則做練習。在封閉式的數碼學習任務中,學生在練習時可以立刻獲得回饋,無需求助。另一方面,在課上使用數碼應用程式,可以針對學生程度進行練習,哪怕是只做聆聽理解,也能提高學生的成績。此外,數碼化內容中的遊戲因素也不可低估,它會提高學生在漫長學習學習過程中的積極性和持久性。

       那些逃難至德國的人來自不同國家,教育水平也參差不齊。數碼化課程如何應對這項挑戰?

       大多數自學課程比較適合已有學習經驗的人。那些從來沒有外語學習經驗的人用起來會很難。遊戲應用程式(比如歌德學院的詞彙之城 Stadt der Wörter )更適合初次接觸外語的學習人士。不過有一點是一樣的:雖然各種應用程式都有一定效用,但要利用好這些程式,往往需要有人指導。即便是毫無學習經驗的人,在他人指導下也能正確使用應用程式。

       歌德學院開設的“歡迎課程”既針對學習人士,也針對輔導員。為什麼?

       大多數難民在學德語時都會得到輔導員的義務指導。這些義務輔導員,雖然有些是經過培訓的老師,但他們需要以德語為外語專業的教材。許多人對該專業一無所知,需要各種建議和提示才能做好輔導老師這份工作。此外,學校老師也面臨新的挑戰。不少老師沒有接受過德語作為外語或第二語言的專業培訓,因此,我們推出的進修項目很受老師歡迎。以德語為外語專業的老師也非常感謝我們的教材,比如適合生源複雜的高階語言班的各類教材。

       歌德學院參加了2016年史特加特國際教育與培訓展覽會(Didacta,2016年2月16-20日,科隆)。作為歐洲最大的教育展,本屆展會還設有論壇討論環節,主題是“用智能手機和應用程式教授難民德語,足夠嗎?”除了歌德學院語言部負責人烏里希博士之外,參加本次論壇討論的還有來自蘭登斯貝格的資訊科學家及課餘網上自學組織者恩斯特·沙茨(Ernst Schatz),路德維希-馬克西米利安-慕尼黑大學德語大學網上的部門負責人伊內絲·帕蘭特(Ines Paland)以及課堂和網絡教師施凡妮·延克(Stefanie Jan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