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文章的寫作 研討課上的爭論文化

學生必須接觸和學習各種科研觀點
學生必須接觸和學習各種科研觀點 | © Monkey Business - fotolia.com

基森的尤斯圖斯-裡比希大學“爭論素養”研究專案協調員馬丁•施泰弗(Martin Steinseifer)認為,外國學生在用德語進行書面專業討論時往往面臨特殊的挑戰。

       施泰弗先生,您的這個德國科技語言研究專案為何名叫“爭論素養”?

       在希臘語裡,“Eris”的意思是爭論。Eristik 這個概念背後的含義是,科研類——並且主要是人文科學或文化科學——文章具有所謂“爭論形式”的特點:學者在自己的文章中探討經過研究得出的各類觀點,或表示贊成,或與其劃清界限,並由此產生新的認識。因此,爭論性文本能力是指在寫作中表述各種具有爭議性的觀點、同時用其解決自己問題的能力。

       那麼這種“爭論形式”是德國科研文化的典型特點嗎?

       不,不僅德國的科學界存在這種爭論形式。但德國的一個特點是,在大學階段的文章裡——比如大學生的家庭作業或課堂作業——就要求他們展開爭論。大學生需要編寫研究性短文,並像那些久已成名的學者一樣用語言來表達自己的觀點。而這正是許多大學生認為科研類文章難寫的原因。

研討課論文寫作是一項挑戰

       在參與這種科研討論時,德國學生和外國學生的基礎不一樣嗎?

       在大學新生中,德國人在剛開始時或許有一定的優勢,因為他們已經在中學裡——至少在口頭上——有過很多討論的經驗,而在其他國家,中學和大學在傳統上並不像德國這樣重視對知識的批判性探討。不過,寫研討課論文對所有大學新生來說都是一項新的挑戰。因為即使是德國的中學生,他們在寫作業時也主要是概括文章內容、內容提要或分析文學作品,而不是進行爭論性寫作。德國的大學新生和他們的外國同學一樣,在進大學之前對科學大多有另外一種理解:通常認為所謂科學就是要發現真理,而不是拿自己對某個問題的解答和他人進行對比並借助好的論點來說服別人。

       外國大學生在寫科研論文的時候會遇到哪些語言挑戰?

       和我們的想像不同的是,對於外國大學生來說,掌握專業詞彙以及語句更長、更複雜的科研類文章其實並不一定非常難。不過留學生面臨的挑戰是他們缺乏這方面的母語經驗。所以他們的困難在於找出德語文章中典型的科技語言特徵並將其運用在自己的寫作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便是“引用”:外國學生總是習慣把其他人的話拿來就用,要麼不做任何標識——也就是不注明這是引用,要麼是標識得很不明確。他人所表述的事實被他們同樣作為事實拿來表述。這時往往缺乏對研究討論的指向,比如通過“作者 A認為……,而作者 B則持反對意見,認為……”這樣的表述。不過,這種情況也會發生在德國大學生身上,他們雖然在中學裡就知道該如何表述他人的論述內容,但卻並不瞭解其在科研寫作中的作用。

集體反思對外國學生尤為有效

       那麼該怎樣讓外國留學生瞭解和掌握德國的科技語言呢?

       很久以來,高校大學生只是被要求閱讀那些可用作自己寫作範本的文章。然而,恰恰當需要在較短時間內獲得進步的時候,同樣需要通過針對性措施,讓學生瞭解特定語言手段所擁有的功能以及該如何運用這些功能。現在,許多地區都設有寫作中心,可以為德語作為外語專業的學習者提供專門課程或個人寫作諮詢服務,同時針對大學生的文章給出回饋。我們認為,關鍵是要幫助他們從閱讀階段過渡到寫作階段。

       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在基森大學,我們為此專門成立了寫作爭論實驗室,簡稱 Skola。這是一個基於網路的學習環境系統,學生們可以在閱讀時在文章邊緣寫下自己的看法,然後從總體上對文章結構進行重新編排,最後以此為基礎寫出自己的文章。我們把這種方法運用到自己的課堂教學之中,和學生一起探討科研類文章寫作過程中的各個工作步驟。其中,集體反思對外國學生來說是學習過程中尤為有效的一個環節。當告訴他們有哪些典型的語言手段時,比如該如何標識引用內容,他們便會將其運用在自己的文章之中。當然,這些文章還遠遠談不上完美,但卻已經具備了科研類文章的特徵。令我們欣慰的是,通過討論,大學生們正在積極學習和掌握這些技能。

施泰弗博士 施泰弗博士 | © 施泰弗博士        施泰弗博士,日爾曼語言文學和基督教神學專業畢業。從2012年8月至2015年3月在基森尤斯圖斯-裡比希大學“爭論素養”研究專案任助理研究員,並擔任協調員至今。該專案由大眾汽車基金會資助,專案負責人是赫穆特·菲爾克教授(Helmuth Feilke)和卡特琳·雷嫩教授(Katrin Lehnen),研究物件是説明具有不同語言和科學文化背景的大學生獲得科技德語文章寫作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