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正字法改革 堪比文化戰爭

德國人花了很長時間才對正寫法改革達成一致意見
德國人花了很長時間才對正寫法改革達成一致意見 | 照片(剪輯) © arborpulchra – Fotolia.com

自2006年8月1日起,新正寫法在德國生效實施。而在此之前,曾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爭論:正字法改革的擁護者希望簡化書寫規則,而批評者則擔心語言被扁平化。

       這是一張泛黃的小紙條:看得出它曾歷經多次折疊。雖然只有幾個詞語,卻以簡短的形式記錄了德國有史以來其中一場最激烈的文化辯論。自1996年,格哈特•奧格斯(Gerhard Augst)總是隨身攜帶這張紙條:當時,他用力透紙背的筆跡記下別人對他的指責。“批評者對我猛烈開炮,”今年已經76歲高齡的語言學家和退休的西根大學日爾曼語言文學教授回憶。

       奧格斯指的是德語正寫法改革。如果沒有他,可能根本就不會有這場改革。1980年,他與西德、東德、瑞士和奧地利的日爾曼語言文學學者共同成立了“國際正寫法工作小組”。這些語言學家的目標是簡化德語拼寫法,減少例外、從屬規則及不確定的情況。

激進的簡化措施

       改革者提出的依據是所謂的特定階層語言障礙理論。該理論認為,出身教育水平較低家庭的孩子在拼寫時尤其感到困難,這導致不公正的社會篩選情況。而改革意圖改變這個現象:改革初衷是讓拼寫變得更簡單,使其不再成為障礙,不會阻礙大眾社會際遇的改善和提高。 “八、九年級所學的知識應當足夠讓人書寫正確,”這是奧格斯的主要論點之一。

奥格斯:“轻松对待正字法” 奥格斯:“轻松对待正字法” | 照片(剪辑) © 莫妮卡•迪里希(Monika Dittrich)
Audio wird geladen

       1987年,德國聯邦內政部和文教部長聯席會議委託有關方面編寫一部新的德語正寫法規範。奧格斯自1990年起擔任曼海姆德語研究所正寫法問題委員會主席,同時也是聯邦德國正寫法改革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第一份改革建議較為激進:比如用Bot代替Boot,用Keiser取代Kaiser。

       該方案經過反復討論、修改和弱化,直到1996年7月1日,德國、奧地利、瑞士及擁有德語社區的其餘幾個國家在“維也納聲明”中承諾對正寫法進行改革。新規則於1998年8月1日正式生效。其中最為廣為人知的變化是短元音後的ß改寫為ss,例如Kuß、Fluß 和Schluß改寫為Kuss、Fluss和 Schluss。同時,外來詞的德語化,比如以Potenzial取代Potential。此外,單詞需要分寫:如Rad fahren或kennen lernen。這場改革似乎已經板上釘釘了:奧格斯及其同事已經看到終點。然而,事與願違。其實爭論才剛剛開始,從其規模來看,這是一場文化爭論。

語言的扁平化

       “正寫法改革就像腳上的雞眼一樣多餘,”弗里希•鄧克(Friedrich Denk)認為。這位現年73歲的老翁說起話來和以前一樣慷慨激昂。他是最有影響力的其中一位正寫法改革反對者。作為上巴伐利亞地區魏爾海姆一所文理高中的老師,他不願接受新正寫法,更不要說教授給學生了。在他看來,這場改革是在糟蹋德語,必然付出昂貴的代價,“它只能說是對辭典和課本出版社的一筆好生意,”鄧克說。與其他反對者一樣,他也認為簡化語言的目的會導致德語扁平化。尤其是新的分寫規則會使很多詞義因此消失。

邓克:“像鸡眼一样多余 ,虽然小却很痛” 邓克:“像鸡眼一样多余 ,虽然小却很痛” | 照片(剪辑) © 邓克
Audio wird geladen

       鄧克召集眾多作家和知識份子,他們聯署發表法蘭克福正寫法聲明,同時成立市民倡議組織。1998年,聯邦憲法法院甚至不得不專門研究正寫法改革的議題。最終,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宣布文教部長聯席會議引入正寫法改革的行為是合法的。但在之後幾年,關於改革的爭論依然不絕於耳。比如在德國阿倫巴赫民意調查研究所的問卷調查中,大多數德國人表示希望保留舊正寫法。一些最初引入新正寫法的報紙和出版社,後來也紛紛回歸傳統正寫法。一時間天下大亂,改革幾乎已經一敗塗地。

互聯網語言

       2004年,德國各聯邦州的文教部長出面干預,成立德國正寫法理事會。該委員會提出折衷建議:1996年的部分規則被取消,其他則得以保留,比如短元音後的ß改寫為ss。在有些情況下,允許多種寫法並存,比如“kennen lernen”和“kennenlernen”。這一對改革的改革於2006年8月1日生效,其核心與今天適用的正寫法規則相同,同時也為這場爭論畫上了句號。2007年1月,《法蘭克福彙報》及其他對改革持批評態度的日報接受並採用修改後的正寫法規則。新寫字法終於名正言順,而今天的學生需要學習的內容實際上也沒有增加。

施罗宾:“现在可以打勾了” 施罗宾:“现在可以打勾了” | 照片(剪辑) © 德国语言协会
Audio wird geladen

       “現在人們可以給正寫法改革打勾了,”漢諾威大學日爾曼學教授暨德語協會(Gfd)主席彼得•施羅賓(Peter Schlobinski)這樣說。他相信:“現今,數碼化對語言的影響要遠遠超過當年正寫法改革對語言的影響。”施羅賓的研究對象是互聯網語言,比如人們在推特、臉書或電子郵件中使用的語言。網絡上的正寫法規則更為寬鬆,但這並不一定是一個缺點:“人們在網上使用語言時充滿了實驗和創新精神,其實這是一件好事。”

​  

請加入我們的討論

       你對正寫法改革持什麼觀點?我們的語言需要更多還是更少的規則?新媒體對語言意味著什麼?是詛咒還是祝福?請加入我們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