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競賽 學習德國辯論文化

青少年大都自己決定辯論的話題。
青少年大都自己決定辯論的話題。 | 照片(剪輯)© 青少年辯論/赫爾提基金會

“青少年辯論” 學生競賽不僅讓德國青少年受益匪淺,以德語為第二語言及以德語為外語的學生也同樣收穫頗豐。現在,柏林的一個試點項目將在德國各地的“國際準備班”和“歡迎班”推廣應用。

一天的校園生活應該從德語課程開始嗎?柏林的交通工具應該免費乘搭嗎?自2001年起,聯邦總統主持下舉辦的青少年辯論賽,面向中學生,討論上述問題。教師接受相關培訓,獲取資訊,學生學習論證,注重事實,在辯論中以理服人。學校誕生的最佳辯論員也有機會參加地區級、州級及國家級競賽。

德語學生在國內外辯論

德國國外以及柏林歡迎班的一個試點項目的經驗表明,這種學習形式不僅對母語人士有用。“國際青少年辯論”是自2004/2005學年起在中東歐地區十個國家舉辦的國際競賽。中國、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南美洲六個國家也為學生組織德語辯論賽。2016年春,來自9所中學12個語言學習小組的大約150名學生有機會在一次市級競賽中體驗這種形式,一爭高下。

與母語參賽者不同,第二語言及外語習得者在國際準備班不僅學習如何以論據支持論點、組織演講,也學習如何在德語競賽中恰當地表達自己。“詞彙練習旨在讓學生學習處理複雜的主題。他們能夠使用間接引用或參考他人的演講。以歐洲共同參考框架各語言級別為依據的固定短語卡片,讓學生學習引導句子或總結段落的典型表達” ,赫爾提基金會青少年辯論項目經理安斯噶·開曼解釋。

校際培訓與競賽

現在,該項目正要向德國各地以德語為第二語言的習得群體推廣。安斯噶·開曼介紹,八個聯邦州已經決定引進這種學習方法:“青少年辯論很受直轄市歡迎,因為移民學生人數所佔比例高,並且因為距離短,組織共同訓練或競賽活動的安排相對簡單。”面積大的聯邦州,例如北萊茵-西法倫州、巴伐利亞州或者巴登-符騰堡州更多面臨的是青少年難民居留許可受限的問題,因此他們計劃一開始以某座大城市作為大本營,施行這種方法。梅克倫堡-西波美恩州規劃的是地區培訓。

克勞迪婭·海白嵐是推動該項目的教師之一。2011至2014年,她以德語教師身份在中國參與過競賽。現在,她在史特加一個國際準備班開發了引入辯論的單元示範課堂,不久後會在教師培訓中作介紹。她說,對於所有青少年而言,從不同方面處理話題,接受其他觀點,當然是種挑戰。但是,辯論文化在其他國家並不都像在德國這樣舉足輕重:“我在中國的學生起初尋找論據時總是不斷發問,正確答案是什麼。後來,他們才意識到沒有所謂正確答案。見證學生思維的轉變對我來說是很棒的經驗。”

參加競賽,打開新視角

青少年大都自己決定想就哪些話題進行辯論。在社會或政治熱點問題方面,遵守規範的辯論往往比公開討論更能提供好的討論機會。“許多難民學生的生源國依然有男女不平等的傳統。通過半遊戲、半競技的學習模式,他們更容易接受女孩子發言,男孩子傾聽。” 安斯噶·開曼說。

青少年辯論也為注重論證論據的語言考試“德語語言證書”提供充分準備。當然,除了考試之外,競賽也能對參與者的學業發展有顯著影響,克勞迪婭·海白嵐說:“通常歡迎班或準備班都掛靠在實科中學,只要學生能接受學校教育,大家就很高興。青少年若在競賽中證明自己的語言能力及智力突出,可能更容易進入文理中學,這對他們未來的生活道路有著深遠的影響。”

 

Silva Alsuliman Photo (detail): © Private “學校課堂上,我們經常需要收集贊同及反對某主題的論據。敘利亞的學校裡很少涉及這類內容。所以,在歡迎班上能夠學到這些,讓我受益匪淺。”
席爾瓦·阿蘇里曼16歲從敘利亞逃到德國,在歡迎班期間參加了青少年辯論,還在柏林試點競賽中獲勝。她現在在柏林一所學校11年級的常規班學習,每天都能從辯論培訓中受益。


Ivan Michna Photo (detail): © Private “感謝青少年辯論,讓我有機會去東歐,結交了許多新朋友。我的大學階段也因此受益,工作上也顯示出巨大優勢。以事實為綱的論證能力是無價的。”
伊萬·密西納從二年級開始學習德語,在文理中學加入青少年辯論隊。2014年在捷克國家辯論賽中獲勝,進入國際總決賽。現在他在布拉格學習法律,他想成為一名律師。

青少年辯論是聯邦總統倡議並支持的一項活動。合作方包括赫爾提基金會、羅伯特·博世基金會、麥卡托基金會和海恩茨-尼克斯多夫基金會以及文化部長會議、文化部及聯邦各州議會。國際青少年辯論——中東歐國家競賽——是歌德學院、“紀念、責任與未來”基金會、非牟利組織赫爾提基金會以及德國國外學校教育司的合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