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德語教師大會的語言與政治 德語不等同德語

IDT的主題:“搭建橋樑”
IDT的主題:“搭建橋樑” | 照片 (剪輯):© 傑拉德·斯塔倫(Gèrard Staron) – plainpicture

第十六屆國際德語教師大會(IDT)已於2017年夏季舉行。會議舉行前,國際德語教師協會(IDV)主席瑪利亞娜·赫普(Marianne Hepp)談到多種語言的能力、德語的不同變體以及有針對性地進行討論的優點。

先提出一個帶有挑釁性的問題:我們將1967年首屆國際德語教師會議的主題與今年國際德語教師大會的進行比較,發現二者之間的差異極大:從“以德語為外語的問題”到“搭建橋樑——用德語連接”,從問題及其解決方案為導向,轉變為肯定其正面的提法。今日的世界真的如此完美?

我也問自己同樣的問題。的確有些奇怪:“以德語為外語的問題”。我曾經詢問過往任董事會的同事:在這點上,他們所指的確實是結構及語法的問題,例如句子中變位動詞形式的規律位置,而非政治性的問題。事實上,當時分裂的德國並不允許這樣的討論,遑論政治問題的探討。首屆會議在慕尼黑舉辦,第二屆在萊比錫。這不是巧合,因為慕尼黑是歌德學院總部所在地,而赫德研究所位於萊比錫。所以,政治卻在另一層面發揮著作用。隨後幾年,其他國家也被納入輪換,薩爾茨堡、伯恩及布達佩斯均主辦過大會。

也就是說,通過選擇城市來搭建橋樑?

完全正確。2017年的IDT選擇橋樑作為主題。今天,我們不再希望從問題角度負面地看待德語教學,而是從連接的積極角度。這裡的橋樑,自然是指連接理論與實踐的橋樑,其實向來如此。不過這裡新的含義是通往多種語言能力的橋樑。德語不再被看作是與其他語言競爭,而是語言合唱團中的一名成員。越來越多人意識到世界的語言文化彼此日益接近,許多國家使用好幾種語言。

意思是現在更重視從文化視角出發?

當然是的。今天,我們有各種各樣的主題,體現在9個專家論壇及36個分組討論中,每屆IDT都在擴展會議的多樣性。尤其引人入勝的主題是文化傳播及國情研究、多種語言能力研究、數碼學習等。而教學中的多文化教學法、媒體教學法等主題,吸引越來越多參與者。

從語言政策的主題開始,這一決定是有意識地給政客建議,似乎是說:“我們的到來不只是為了進行交流,而是想要確定重點,提出要求”?

這項內容在IDT是新發展:曾經部分分開舉辦的專家論壇,被結合起來放在開始時舉行。畢竟,會議其中一個目標是提出語言政策建議, 一年來,11個專門工作小組一直在草擬相關建議。目標是通過這些建議,呼籲政客促進德語的全球發展、多種語言能力方案、支援德語教師的職業活動。

那麼,通過哪些方法來強化這些要求?

語言政策方面的建議必須不斷強調,並且需要耐心。當然,如果決策者曾出席或參加過活動,影響力會更大。

除了這些宏觀層面協會導向性強的主題之外,微觀層面也有新變化,即對教師工作的認識。你能解釋一下具體是指什麼嗎?

這是指教學示範——一種全新的形式。來自世界各地的德語教師用短片介紹自己在本國的課程。比如,來自印度的教師介紹:在一個50至80人的班級,教師必須提出針對人數多的授課群體的教學方法。視頻片段顯示每個國家的情況有所不同。教師希望借此在國際上引發廣泛的討論。

“引人入胜的讨论” “引人入胜的讨论” | 照片:© Colourbox

另外一個新發展也類似:二人演講,兩位發言人就同一主題做報告,隨後進行討論。這也是為了要讓討論往針對性的主題方向發展嗎?

當然。這也是弗賴堡會議組織者提出的其中一個好主意。兩位發言人先後談論同一主題的不同方面——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例如,瑞士人和匈牙利人談論在完全不同的條件下實施的同一主題,這表明同一問題的處理方法有多不同。我們希望這能引發一些引人入勝的討論。

我們已經談論過歷史的問題以及舉辦地點的更替。這是否也反映出一種趨勢,就是更強調德語的不同變體?現在,這種城市替換及德語的區域性不同變體的觀點之間是否聯繫更加密切?

國際德語教師協會(IDV)非常重視這種想法。從一開始,總協會就一直致力於在書籍政策上支持這種想法。今天,我們看到所有學校所購書籍都涉及德語不同變體的主題。IDV早在2007年就建立了DACHL工作組,一個來自德語國家,即德國(D)、奧地利(A)、瑞士(CH)和列支敦斯登(L)的工作小組,並且規模不斷增加。此外,將其他一些德語在其中發揮作用的國家也納入輪換原則同樣重要。例如,匈牙利早在1983年就舉辦過一屆IDT。這不是巧合,因為匈牙利也有德語聚居地。可以想像的是,未來選擇的舉辦地點,可能不以德語為母語、但德語同樣起著重要作用的地點。

這也會體現在會議議程方面,就像今年在佛立堡(法)/弗賴堡(德)?這座城市標誌著德語及法語之間的語言邊界,這點被特別強調出來。

是的。這在意大利波札諾(德:博岑)的IDT就很明顯。與會者非常歡迎在包括德語在內的地區舉行IDT的決定:這個地區就是幾種語言共存。我清楚地記得一位印度女士說:“這就像在我們國家一樣,不過我們有7種語言。這是我們的日常生活,很高興看到這也適用於德語。”

最後再提一個當前比較現實的主題:IDT對難民以及由此導致的德語課程需求大的情況有多少興趣?

我們特別就對該主題的興趣詢問了會員協會。事實表明,即使距離歐洲很遠的國家,例如巴西,德語教師對這個問題也頗感興趣。與會者想知道,德語國家提出過哪些解決方案。其他國家也面臨類似情況,例如勞工移民。或者相反,當一個國家的人民移民到其他國家,他們需要學習一門新語言。IDT的議程體現了這種興趣。這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IDT如何把握當前的趨勢和興趣,對教學的未來和德語作為外語專業產生影響。

玛利亚娜·赫普 玛利亚娜·赫普 | 照片:© 私人 瑪利亞娜·赫普教授在意大利比薩大學語言文學系教授德語語言文學。自2009年起,擔任國際德語教師協會(IDT)的榮譽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