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字 學習如何學習

學習德語,初(認)識學校
學習德語,初(認)識學校 | 照片(剪輯):© NOI Pictures - plainpicture

如何向學習經驗少的人教授德語?關鍵是暸解學習對象的動機、語言對比教學、具創意的學習環境。這對教師跨文化能力、方法及個人能力都提出特殊要求。

沒有人可以指定最終學習成果,知識的消化或轉移也不能強制或施壓來實現。對於那些以德語作為外語或第二語言的成年人而言,參加課程大都出於自願:因為職業發展需要或個人原因想學習德語,其中一些學習人士卻缺乏內在驅動力。對於難民和移民來說,驅動學習的常常是外管局或就業中心的要求。如果學德語只是為了滿足官方要求,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一些人常常有意或無意地帶著抵觸心理來上課。有些人在本國已經功成名就,現在卻需要從頭開始。即使在歐洲,終身學習很少被視為人生目標,對他們而言則更陌生。另一方面,年齡和智慧在德國社會似乎不被看重。還有一些人,在其國家的學習經驗本來就非常糟糕,隨之還有對失敗的擔憂或羞愧。德國功能性文盲研究(2012)顯示,隨著讀寫能力提高,在學校期間的積極經驗也會相應提高。 許多書寫能力差的學生也聲稱,對學校課程不感興趣。他們聲稱,多次缺課是因為生病造成的。教育工作者安德里亞 林德稱這種情況為“消極學校經驗”:“在學校接受教育的特點會產生一種將自己完全無助地託付給學校的感覺。”

如何在這種前提下啟動積極的學習過程呢?

環境至關重要

如果能夠聯繫已有知識,學習就會更加成功。學習經驗少的人幾乎不掌握任何學習策略,因此應該把學習與他們的生活情境相聯繫。有意義有趣的教學資料往往來源於日常生活:真實的信件比虛構的教科書文章更能產生動機。對於書寫不好,有著糟糕學校經驗的人,把母語的口頭表達納入學習考慮尤為重要。這樣他們能夠積極投入,提出自己的建議,體驗到作為母語“專家”的價值,實現自我。

所有四種阿拉伯語形式的字母b 所有四種阿拉伯語形式的字母b | 照片:© GIZ e.V.

這種情況下,第二語言習得的對比方法證明是有效的。以德語和母語為基礎的教學法,可以讓學習人士在學習中借鑒已有知識。用這種對比法的德語作為第二語言課堂能夠讓學生更容易理解德語的語言結構。例如,阿拉伯語、土耳其語及德語中都有字母L,發音相同,因此很容易學。相反,阿拉伯語和土耳其語都沒有字母ß,因此,在學習進度裡最後才出現。

等同假說的代表人物蘇珊 艾爾文—特里普和亨寧 沃德認為,母語的規則和要素會自動轉嫁到第二語言。諾姆 喬姆斯基在語言習得理論中也指出,第二語言的語言技能與第一語言的直接相關。 相應地,語言的相似性導致積極轉移,而對立和差異會干擾阻礙學習。為了應對掃盲工作中的挑戰,ABCami 項目的工作人員與土耳其語及阿拉伯語的學習人士共同製作聲母表。那些通常只接受過很短暫教育或者根本沒有受過學校教育的成年學習人士中,有不少人參加過其他德語課程,成果寥寥可數,他們證實,這種學習讓他們最終理解語言。

ABCami 項目的德語-阿拉伯語聲母對照表 ABCami 項目的德語-阿拉伯語聲母對照表 | 插圖:© GIZ e.V.

此外,學習空間環境也能夠讓學習人士“找到感覺”。讓人聯想到學校教室的學習環境,會對諸如堅持之類的學習態度產生負面影響。很少執筆寫字的人,興趣及關注點也不同。俱樂部,甚至教堂和清真寺都可以成為德語學習場所。ABCami項目的學習人士說,在世俗的環境中學習感覺不舒服。而在清真寺教區學習能感受到對自己努力的讚賞,還可以進行禱告。另一方面,教區也通過這種方式為掃盲這一世俗主題開放自己。

學習教學

對於不習慣學校教育的人而言,教師尤為重要。除了耐心,同情心也不能忽視。如果我不擅長做某件事,會有什麼感受?羞愧和害怕會導致學習人士退出,因此課堂上一定要避免這些情緒出現。跨文化能力也很重要。瞭解學習人士的學習背景能夠讓老師以更個性化的方式接觸學習人士。

教學能力方面對教師也有特別要求。不僅要瞭解、會使用各種教學方法,而且要將其置於跨文化背景。很多學校系統對於要求學習人士獨立工作,自我控制的小組學習及“網站式”學習方法都不熟悉。如果單獨學習,學習經驗少的人就很容易覺得自己被過分要求。他們通常不認為這些課堂形式是在“上學”。例如,早上常規的自由作業時間,學習人士都會晚到,因為他們認為之後才是正式開始的課程。相反,複習是眾所周知的學習形式,也受歡迎,能提高學習成績。

與不習慣學校教育的學習對象一起工作,教師也在不斷學習。學習過程會一次次地要求他們觀察、反思、調整自己的行為。這個過程會導致不確定性,但是也會提升教師自己的行動能力。
 

参考文献

Chomsky, Noam (1965): Aspects of the Theory of Syntax. Cambridge, MA: The M.I.T. Press.

Grotlüschen, Anke/Riekmann, Wibke (Ed.) (2012): Funktionaler Analphabetismus in Deutschland. Ergebnisse der ersten leo. – Level-One Studie. Münster, New York, Munich, Berlin: Waxmann.

Günther, Britta/Günther, Herbert (2004): Erstsprache und Zweitsprache. Einführung aus pädagogischer Sicht. Weinheim: Beltz. 

Linde, Andrea (2008): Literalität und Lernen. Eine Studie über das Lesen- und Schreiben-lernen im Erwachsenenalter. Münster, New York, Munich, Berlin: Waxmann.

Marschke, Britta/Brinkmann, Heinz-Ulrich (Ed.) (2014): Handbuch Migrationsarbeit, 2nd edition, Heidelberg: Spri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