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語言旅行隨記 前往佛立堡

我的城市叫佛立堡
我的城市叫佛立堡 | 照片(剪輯): © Bernhard Ludewig - Goethe-Institut

第十六屆國際德語教師會議(IDT)於2017年夏季舉辦。世界各地的德語愛好者歡聚一堂,就共同教學及相互理解進行討論。

2017年8月最後一個周末,世界各個角落的德語老師集聚瑞士佛立堡,當中有來自哥倫比亞、中國、俄羅斯或者肯雅 。100多個國家的1700多名德語教師來到這座城市,用五天時間交流德語作為外語和第二外語教學的各個研究領域。

雖然IDT與會者國籍不同,教學經驗迥異,但是對德語的熱愛卻是共通的。這種共通性在會議上引發了特殊的歸屬感。一位與會者總結得非常到位:“與有著相同或相似經驗的人的每一次相遇都能極大地豐富自己”。

位於德法語言邊界的佛立堡是個令人興奮的地方。這座城市以法語為主,但德語教師們都是實用主義者,一位巴西老師很快肯定地回答:這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經驗,這樣就能體會學生到達德國後,無法立即什麼都懂是什麼感覺,尤其是學校教授的德語,與人們在街頭說的德語不太一樣。

辛提亞·里希特(Cintea Richter)
辛提亞·里希特(Cintea Richter),巴西教師,對佛立堡有這麼多語言非常著迷。
除了區域差異性,本屆IDT其中一個重要主題是:移民、語言習得和融合的關係。近年來這方面的研究越來越深入。這個研究的具體層面,正在影響德語區國家的現實,於此同時也影響到其他地區的教師。這是調和社會現實和語言的一次機遇。
Cintea Richter認為移民的主題是為瞭解現實。
多語言性是時代的必然選擇,德語的國際重要性也體現在佛立堡決議中,決議對促進多語言性著墨不少。學校能夠提供多種語言,學生可以學習多種語言,最終也能保持德語的國際地位,促進德語發展。特別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掌握不同語言能夠很好地發揮自己的優勢。就像一位波蘭老師對佛立堡的評價:“學習外語意義重大。僅掌握一種語言不夠。體驗多語言性,佛立堡比其他任何地方都理想。”

今年IDT採用的主題圖“橋”,肯定受到佛立堡城市景觀的啟發,同時,橋不僅出現在大會主題“搭建橋樑——用德語連接”以及具體議題中,也反映在一種真正生動形象的表現形式,即教學示範上。正如IDT主席湯瑪斯·斯圖德(Thomas Studer)所言,錄影這一媒介把教學示範搭建成一座橋樑:“一般情況下,課堂時間都是轉瞬即逝:計劃—— 教學,計劃——教學.... ... 如果加入觀察與反思,還有共同思考與討論,那麼我們就是在走向研究之路。”
IDT大會主席湯瑪斯·斯圖德闡釋從理論到實踐的橋樑。
專業討論畢竟只展示了IDT的一面,另一面同樣重要,那就是非正式的會場外交流:像佛立堡這樣的小城,突然接納1700多名客人,作為其中一員,人們很快會發現,在自己下榻的酒店,所有賓客都是IDT的參會者,大家彷彿身處高山小屋,所有人愜意地圍坐在一起,討論徒步或滑雪的最佳路線。在這裡討論的當然是真正引人入勝的大會活動細節:哪裡可以獲取最佳教學應用的資訊,如何把真實的教學資料融入課堂,如何加入文學和音樂元素,如何大班教學等等。
多羅塔·尼娃多姆斯卡(Dorota Niewiadomska),波蘭教師,知道皮褲和小熊糖對語言習得的意義。
IDT組織的郊遊,參觀乳酪和巧克力工廠自然很受歡迎,還有克里斯多夫·科洛布勞(Christopher Kloeble)誦讀會或語言歌舞表演。這些文化娛樂活動也為凝聚精神發揮著核心作用。
史玉卿(音),波恩大學數學系在校生,參加PASCH學校論壇,對IDT大會組織的各項活動印象深刻。
例如,參加完國慶日“橋樑之旅”,被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趕到臨近的小咖啡館,發現自己跟委內瑞拉和烏克蘭老師坐在同一桌,看到委內瑞拉老師望著烏克蘭老師,一臉羡慕,後者在談論烏克蘭人民在基輔獨立廣場靜坐90天,最終致使總統亞努科維奇免職。佛立堡咖啡館的談話內容,像條紐帶,聯結起不同國家與文化的人,這原本是不可能發生的,更何況是用德語完成。
IDT大會上,人人都能有收穫,從漫畫到節奏練習,應有盡有!
用手機發資訊也能成就不期而遇。東京一名德語教師禮貌地請求路人允許自己拍照,因為工作,他需要拍張德國人做事的照片,用手機處理事情就是其中一種。這位教師在一所牙科大學任職,該校鼓勵學生擴大知識面,提高普通教育水平。真是個值得借鑒的好辦法!

還有名學生來自布基納法索,現於德累斯頓學習德語作為外語教學。他計劃動用其在德國音樂演出所賺取的錢,在家鄉開展一個項目,類似克里斯托夫·施蘭熱西夫的歌劇村的規模:為貧困家庭的孩子興建學校,把音樂等創意活動與教學資料緊密結合。建校的土地已經拿到,下一步要爭取的是一口水井。這可是一項終身追求的事業,令人難以置信。

一位波蘭教師除了教授德語課程,也組織青少年交流活動。他認為,交流能夠加深民眾的相互理解,提升青少年跨文化能力。

有位老師來自亞美尼亞,為能來參加IDT,積攢六個月的工資。這非常值得,因為有這樣的活動,因為有如此的相遇:“人是最重要的”,委內瑞拉老師離開餐廳時說。
來自 IDT 的聲音
總而言之,就此建議大家,如果願意與世界各地的德語教師交流,尤其想討論德語作為外語和第二外語等話題,四年後一定要到維也納,那裡將舉辦下一屆IDT。 與今年所有與會者一樣,我們期待四年後維也納再會!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
  • IDT 2017 – Stillleben Foto: © Bernhard Ludewig
    IDT 2017 – Stillle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