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德國 „剛來這裡的時候我有點緊張”

Meghna Sreedar
Meghna Sreedar | 圖片 (截圖)來源: Meghna Sreedar

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來到德國留學,他們遇到哪些語言和文化方面的挑戰?又會給有興趣到德國留學的同齡人提出哪些建議?八位來自四大洲不同國家的學生講述自己的留學經驗,還向讀者分享他們各自的學習秘笈。

安娜·羅佐姆 圖片(截圖):安娜·罗佐姆 “責任意識和主動性就是全部”——安娜·羅佐姆(17歲),烏克蘭,機械製造專業第三個學期,就讀於波鴻

在一家私人的語言培訓學校上德語課的時候,我聽說了“大學橋樑”這個項目。單是申請過程就讓我學到很多東西,之前我關於留學的想法並不很清晰,但現在必須很具體地闡明原因,講清楚為什麼去德國讀大學對我來說這麼重要。雖然我沒有很多錢,但還是希望能夠獲得一流的教育。我覺得在德國這樣一個以汽車工業著稱的國家,一定有很多這樣的機會。面試通過以後,我在波鴻和格丁根參加了一個為期三周的STEM(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發起的一個教育項目,STEM四個字母分別代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譯註)專案,專案內容包括語言課堂、大學參觀,以及DAF和AS備考培訓。在這期間,我逐漸明確了到波鴻魯爾大學學習機械製造的想法。作為“大學橋樑”項目的參與者,我可以在讀完十一年級後直接升讀大學。在最初的幾個月,每次上大課之前我都要花很多時間來預習,為了適應德語教學,首先必須學習大量的專業詞彙。如果今天讓我重新進入大學開始學習的話,我還是會選擇加入一個由俄羅斯學生和德國學生組成的學習小組。我特別喜歡的一點是,這裡很注重自主學習,作為學生,你必須對自己的學業負責,在學習方面必須積極主動,這樣才能最終完成學業。

法哈德·法拉吉 圖片(截圖):法哈德·法拉吉 “我勤奮學習,也從別人那裡得到很多幫助”——法哈德·法拉吉,31歲,伊朗,工商管理與市場行銷專業第一個學期,就讀於維爾道

我原先在烏克蘭學的是無線電專業,畢業後在伊朗生活了五年,從事的也是和專業相關的工作。以難民身份來到德國後,周圍有認識的人跟我說,最好還是拿一張德國文憑。所以我就萌生重回大學讀書的想法,我先是在成人大學學習三個月德語,拿到B1證書,後來又通過B2和C1考試。當時我已經掌握好幾門語言:英語、俄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烏克蘭語,當然還有波斯語,這一點對我學習德語幫助很大。聽懂德語後,通過一個遙距職業培訓課程補習經濟學方面的知識,這樣就能到大學裡讀市場銷售和工商管理碩士。一開始我在語言方面遇到很大障礙,就連“企業管理學”一詞都不認識。第一個學期因為在功課上摸不著頭腦,還補考了一次,但第二個學期就好多了。當時我通過成人大學找到一位退休老人幫我補習德語,鄰居也幫我修改作文。我覺得德國的老年人比年輕人更好打交道。德語有各種規則,但是也有很多例外,在文化方面也是一樣:有些人見了面會很熱情地跟你打招呼,有些人一開始連看都不看你一眼。我一直在嘗試認識更多的人。比如每周上完BWL(企業管理學)大課之後我都會找教授請教問題,看到我這麼勤學好問,他也很高興。課餘的時候我會給其他難民義務做翻譯,這對我學習語言幫助很大。

  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 圖片(截圖):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 “大學的圖書館裡有很多一流的教學資料”——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29歲,來自喀麥隆,企業管理專業第五個學期,就讀於帕德博恩

之前我已經在喀麥隆取得學士和碩士文憑,但我還是想到德國來讀大學,因為這裡的教育品質更高,而且不收學費。我在國內大學參加德語培訓班,一直學到B1,之後又在帕德博恩大學拿到了C1證書。剛進大學的時候很難聽懂課程內容,但這種狀況很快就有所改善。一開始我覺得有點孤單,因為我在漢諾威只有一個認識的人,他是我們家的一個朋友。不過我在球場上也認識了幾個德國朋友,和他們聊天對我學習德語幫助很大。遇到生詞的時候,我在學習小組裡認識的同學都會幫我。還有,我在第一時間找到帕德博恩的非洲留學生聯合會。考試的時候必須用德語來表述觀點,一開始對我來說很難。而且我還必須提高自己的英語水平,因為在專業裡面也會用到英語。要想在德國留學就必須具備一定的德語或英語基礎,還必須井井有條,每個學期開始前都要制定自己的時間表,有條不紊地安排學習。教授們不難打交道,他們都很和藹。這邊的校園生活井井有條,比如我現在就已經知道這一年當中會有哪些活動。圖書館裡面提供大量的電子書和各種各樣的教材,能幫助學生更好地學習自己的專業。教學活動一般都有輔導老師,這為我們學習實踐操作提供了很大幫助。

莉亚·克内泽维奇 图片(截图):莉亚·克内泽维奇 “學術語言不同於日常生活用語”—— 莉亞·克內澤維奇,21歲,來自克羅埃西亞,政治與法律專業第五個學期,就讀於明斯特

我十一歲的時候跟隨父母從德國搬到克羅埃西亞,在那裡上了一所PASCH學校,之後幾年又參加了歌德學院的幾個項目,到德國上大學的意願也隨之越來越強烈。雖然我把德語看做是克羅埃西亞語之外的第二母語,但一開始的時候,用德語做作業、寫司法鑑定對我來說還是挺難的。而且我還得同時加強口語方面的練習,因為寫論文做報告所用的文體和日常語言還是有區別的。於是我每天晚上利用學校發的講義和網上的資料,還有我在克羅埃西亞上語言班時候的學習資料來擴充自己的語言知識。我還一邊在圖書館研究德國的政治體制,而那些知識對德國同學來說都是再熟悉不過的。我還學到很多方法,比如怎麼做作業,寫文章的時候怎麼分段,一篇好的報告在內容和格式方面有什麼要求。我的教授告訴我,學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持續一生的一個過程。他的話給了我很大動力。除了理論以外,在德國大學裡面還能學到很多實踐方面的東西,而且在課題方面沒有限制,這一點很棒。每個人都可以形成自己的觀點並加以表達。無論是一開始在克羅埃西亞的時候,還是現在在德國,我都喜歡主動與陌生人打交道,跟別人聊天、請教,而不是等著別人來找我,這一點對我幫助很大。

彭文琦 图片(截图):彭文琦(音译) “學語法只能不斷地鞏固、鞏固、再鞏固”——王文琦,20歲,來自中國,機械製造專業預科,就讀於維爾道

“德國製造”在全世界都是一個響亮的名字,所以到德國讀機械製造一直是我的一個夢想。出國前我就已經開始在一所語言學校學習德語,來到德國的時候已經通過B1考試。德語的語法和詞彙對我來說很難掌握,尤其是可分動詞。但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反復不斷地鞏固,鞏固,再鞏固。我的德語老師很棒。在這裡德語是我的交際語言,日常生活中也有機會說德語,比如在購物的時候。一開始我有點緊張,因為不知道在這兒能不能交到新朋友,但現在我認識了幾個巴基斯坦和亞塞拜然的朋友,挺開心的。為了能多結交一些人,平時我也會去打打籃球。

梅赫娜·斯利达尔 图片(截图):梅赫娜·斯利达尔 “我在預科班上學到很多專業詞彙”—— 梅赫娜·斯利達爾,20歲,來自印度,資訊學專業第二個學期,就讀於慕尼黑

我在國內上的是一所PASCH學校,因為那所學校離我住的地方不遠,而且我也很喜歡學習外語。我們的學校還有老師都很熱衷於參加歌德學院組織各種專案和活動,我也很樂意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後來我拿到一個青少年課程的獎學金,那個項目地點在薩克森的一個小城市。我在那裡結識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中學生,還參觀了格丁根的幾所大學,瞭解到很多關於德國大學的資訊,於是覺得來這裡留學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技術專業也是我的興趣所在。現在來這邊已經有一年了,一開始我還上了一個預科班,和別的同學在一起學習科技文章的閱讀和寫作,這對我的語言幫助很大。從一開始我就沒有遇到什麼特別的困難,因為在國內上學的時候我們在課堂上只說德語,寫文章也都是用德語。來到德國後,我的德語水平也一直在不斷提高。幾百名學生坐在一起上大課,這樣的場面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但只靠聽講座是不夠的,還得自己鑽研資料,所以必須非常積極主動才行。

亚历山大·弗拉索夫 图片(截图):亚历山大·弗拉索夫 “誰能主動多用德語和人交流,就能”—— 亞歷山大·弗拉索夫,來自俄羅斯,生物學專業第三個學期,就讀於波鴻

從七年級我就開始學德語,那時就萌生到德國讀書、接受一流教育的想法。我是從網上看到“大學橋樑”這個項目的,於是就寫信闡述自己的申請動機。面試通過以後,我和來自俄羅斯、哈薩克、烏克蘭、格魯吉亞的學生們一起參觀了魯爾地區的幾所大學,還參加了DAF和AS考試。提交了中學成績之後,我收到一張入學通知,接著來德國留學了。讀預科班期間,我和德國同學還有其他國家的留學生一起複習數學、化學和物理。在“大學橋樑”的一次討論課上,我們瞭解了德國大學關於學業方面的制度。如果是在俄羅斯讀大學,生物專業的學生還必須修歷史學分。但在這裡不一樣,只需要學和專業相關的一些科目就行了,比如化學、數學和物理什麼的,我覺得這一點挺好。一開始的時候我在語言方面遇到很多困難,結果第一個學期的生物考試不及格,但第二個學期就沒問題了。平時我和德國人交流很多,也看德語新聞,這對我很有幫助。重要的是你有很強的意願,是真的想在這裡讀書,同時你還要投入大量的時間來閱讀專業書籍,這樣才能最終順利完成學業。

尼克尔·阿朗尼巴 图片(截图):尼克尔·阿朗尼巴 “要敢於在人多的場合開口說德語”——尼克爾·阿朗尼巴,25歲,來自玻利維亞,國民經濟學與政治學專業第八學期/拉丁美洲區域研究第一個學期,就讀於科隆

我在玻利維亞上的是一所德語學校,從三年級就開始學德語,最後拿到了德語中學的文憑。十六歲時我參加了一個中學生交流項目,在慕尼黑的一個寄宿家庭生活了四個月。這對我來說就像是走進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但這個地方我很喜歡。於是我就很想到德國來讀書。在玻利維亞的時候我上過職業學校,畢業後為了攢錢出國還工作過一段時間。一進入科隆大學我就發現它很國際化,能在這裡讀書簡直太棒了。拉美留學生聯合會第一時間就接納了我,給了我很大幫助。剛來這邊的時候很難,因為首先你必須在語言上適應。一開始上大課的時候不是全能聽懂,尤其是有的老師講話帶口音。經濟學專業裡面要用到很多國際通用詞彙和英語詞彙,這對我來說倒不難,但我的政治選修課裡有很多專業名詞,以前見都沒有見過,所以不得不從頭學起。發給我們的講義上面會列出很多詞彙,便於課後複習鞏固。考試的時候是允許查字典的,但我從來沒有查過,因為怕耽誤時間。在一個有些規模的大學裡讀書,你必須性格外向,敢於在大課上或是討論課上發言。一開始我對學業和生活的安排問題沒有太放在心上,第一次獨自一人去找住處、吃飯、處理各種事情,這些對我來說都是不小的挑戰。現在我知道了,系學生會提供學業安排方面的幫助,所以我建議留學生從一開始就到這些組織去尋求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