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實踐中的DACH原則 把握多樣化契機

DACHL-詞云
DACHL-詞云 | © Rüger/Shafer

DACH原則將多樣性理解為一種常態,主張將德語及德語地區的文化多樣性作為一種潛在資源加以利用,以豐富和完善德福課堂教學。文中援引幾位教師的經驗對DACH原則加以講解,並通過舉例的方式做了進一步探討

Servus! Grüezi! Guten Tag! Moin, Moin! Grüß Gott!——這些問候語中你會脫口而出的是哪一句?“德語不是某一國的專屬語言,而是一門涵蓋了不同語言變體和標準形式的多中心化語言。”澳大利亞德語教師凱薩琳·戈斯林(Catherine Gosling)說。除各地的方言和地區性口語之外,德語還分為三種標準語言變體,它們分別是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使用的標準德語。雖然這三種變體之間的差異微乎其微,並不會對理解造成障礙(參見Shafer 2017),但不同的詞彙和發音還是形成了一種頗為有趣的對照。“以‘土豆’一詞為例,荷蘭語 ‘aardappel’就要比德語’Kartoffel’更接近於奧地利語中的‘Erdapfel’。”荷蘭德福教師薩賓娜·詹特格斯(Sabine Jentges)解釋說。

當學生們得知歐洲有很多個德語國家,並且他們生活中常見的一些日用品是產自那裡的時候,都表現得十分驚訝且興趣十足,來自馬里的伊布拉欣·凱塔(Ibrahim Keita)說,“當他們瞭解到某種日用品,比如深受馬里人喜愛的提花棉布,是產自德國或奧地利的時候,心理上會自然而然地對這些國家產生一種親近感。”

DACHL原則如何實現?

在荷蘭,德語教師薩賓娜·珍特戈斯利用毗鄰德國的地理優勢,策劃了“超市里的DACH產品發現之旅“,組織學生“尋找公共空間和商業廣告中的語言文化線索及其意義和來源”。類似活動的開展有助於打破和目的語言區相關的語言和文化心理圖像的單語性和片面性。

培養學生對多元化世界的敏感意識,説明其認識到多元化視角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常態,這是DACH原則的一個重要目標。專業術語“DACH”指的是將DACHL地區(即德國、奧地利、瑞士、列支敦士登等德語國家和地區)豐富多樣的語言和國情知識與德語教學相結合的原則。遵循DACH原則的課堂教學能促使學生積極思考社會多元化現象,培養對不同生活方式的包容意識,教會學生如何以正確的方式來對待外來文化。

通過角色扮演和話劇表演,學生能夠把自己代入到角色當中,轉換思維、變換視角,對不同的立場和觀點獲得一種感性認識。立陶宛教師阿格涅·布拉茨維奇涅(Agne Blazeviciene)介紹了她指導學生將弗朗茨·霍勒的短篇小說《群山如何來到瑞士》改編成話劇的經驗,學生們在排演過程中反復揣摩小說語言,還自己動手製作了戲服和道具。而在文學作品、短片和視頻中也同樣可以發現一些與眾不同或是幽默詼諧的視角。

對斯洛伐克的教師米夏艾拉·柯瓦考瓦來說,DACH原則可以促使學生有意識地對幾個DACHL國家進行比較,探究“為什麼使用同一種語言的國家會形成各自不同的發展狀況”,“尋找個中原因和決定性因素類似於一種驚險刺激的偵探工作,並且要求學生具備相應的跨學科知識(語言學、文化學、社會學、文化人類學、歷史),”她說。
  
對於如何發現DACHL國家各自的特色,DACHL“尋寶”競賽的結果也為我們提供了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方法和建議。其中的教學法建議旨在給出如何“引發思考和討論”的具體示範,引導學生去發現德語國家不同於流俗觀點中所傳播的另外一種面貌(Mohr/Rüger 2016),鼓勵學生對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觀念展開批判式分析。當然,世界上還有更多DACHL珍寶有待人們去發掘。

DACHL“尋寶”競賽獲獎線索之一 DACHL“尋寶”競賽獲獎線索之一 | 圖片(截圖)來源:@Sandra Spiller

“教學實踐中的DACH原則” 專業會議

2018年3月8日在歌德學院慕尼克總部舉行的專業會議上,來自大學、教育仲介機構和出版社的50多名德福教學專家就如何在課堂教學、教師培訓及教材編寫中貫徹DACH原則展開了討論。瞭解會議成果請登錄網頁IDV Website
 

DACH原則的進一步深化

大量實踐經驗及示例表明,關於如何在德福教學中貫徹DACH原則,有多種途徑可供選擇。DACH原則不是對德語國家語言和國情現象的簡單羅列和匯總。在語言層面,培養學生對多樣化的感知能力固然重要,但與此同時,引導學生將語言理解為一種動態現象,激發其對多樣化表達方式的興趣,也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在如何處理國情和文化多樣性方面,進一步深化的DACH原則以各種文化學論述為依據(參見SIG 2.4)。與此相關的專業討論也正在全面展開(參見Altmayer 2013;Schweiger/Hägi/Döll 2015)。

德福教學的首要任務並不是介紹諸如奧地利、伯恩或圖林根的現狀,而是要讓學生瞭解德語國家的人們是如何說話、寫作、討論和思考的。找到與教學主題及內容相關的論述、聯想和討論是十分重要的一點。儘管人們在通常的表述中往往會不假思索地使用比如“蒂羅爾“、“標準德語”、“ 西部人”(Wessi)、“家鄉”或“中立”這樣一些概念,將其作為一種眾所周知的前提,但這些概念並不是一種天然的存在,而是經由語言塑造、協商和傳播而形成的結果,因此在所有的德語文本中並不必然一致。在某些情況下,這些概念還會被人們作為一種工具加以利用,用於實現比如商業、旅遊或政治等目的。

“南方”在哪裡,南方是什麼?

即使那些看似不帶任何政治色彩的普適性概念,在不同的語言中也有著不盡相同的涵義,這些特殊的涵義並不會通過翻譯自動轉化到另外一種語言當中。以“南方”(Süden)一詞為例,阿根廷的德語學習者在讀到“我們到南方去”這句話時,頭腦中聯想到的或許不只是一個地理學和自然科學意義上的方位,而是人跡罕至的曠野,植被稀少的山脈,以及冰雪,嚴寒和企鵝。相反,“從薩爾茨堡直飛南部”這樣的大幅標題或是像“一路向南”這樣的流行歌,則更多地讓人聯想到人流如織的海灘、假期、棕櫚、陽光、溫暖、炎熱等畫面,以及各種關於地中海地區的想像,其中或許還包括東方美食。在很多德語作品中,“南方”一詞是“自由”的象徵,也是歌德盛情謳歌的心儀之地——義大利的代名詞,德國人在看到這個詞的時候並不會立即想到澳大利亞(“Australian”在拉丁語中意為“南方的土地”)。此外,德國南部指的是巴伐利亞和巴登-符滕堡,瑞士南部對應的是講義大利語的提契諾州(Tessin),而奧地利南部則是卡林西亞州(Kärnten)。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人有著各不相同乃至大相徑庭的習慣性視角,其他地方的人對他們的刻板印象也千差萬別。除代表不同的地域性視角以外,“南方”的概念中還包含了國際政治話語中的南北衝突或南北對話

不同的釋義通過相同的語言和媒介,以集體的方式被構建和傳播開來,但長久以來在整個德語地區並沒有形成統一的發展,上述例子只是語言文化多樣性的管窺蠡測。引導學生去探索和感受這種豐富性,正是結合最新研究成果並以文化學知識為背景的德福教學的意義所在。

通過DACHL參與語言協商

通過教學資料、圖片、音樂、視頻和內容豐富、體裁各異的文本選讀,通過教師或其他人員的講解,可以將多種多樣的概念闡釋及價值判斷與德福課堂教學相結合,從而使學生具備深入洞察由德語這門語言構建起來的所謂“真相”的能力,將闡釋理解為一種不斷演變的動態結構,並以反思和話語批判的方式積極介入這一協商過程,參與發言,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最終理解縮略語“DACH”(把握多樣化契機,Diversität als Chance)的真正含義。

如何在具體實踐中對DACH原則加以運用,則因學習地點、目標群體和興趣而各有不同。那麼問題來了:您在自己的德語教學中是如何運用DACH原則的?
 

Literatur

Altmayer, Claus (2013): Die DACH-Landeskunde im Spiegel aktueller kulturwissenschaftlicher Ansätze. In: Demmig, Silvia/Hägi, Sara/Schweiger, Hannes (Hg.) (2013): DACH-Landeskunde. Theorie – Geschichte – Praxis. München: Iudicium, S. 15-31.

Shafer, Naomi (2017): Varietäten und Varianten verstehen lernen: Zum Umgang mit Standardvariation in Deutsch als Fremdsprache. Dissertation, Universität Fribourg.

Schweiger, Hannes/Hägi, Sara/Döll, Marion (2015): Landeskundliche und (kultur-)reflexive Konzepte. Impulse für die Praxis. In: Fremdsprache Deutsch. H. 52, S. 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