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世界遺產包浩斯
淺黃色的磚牆、鋼鐵和玻璃

貝爾瑙聯邦學校,教學和宿舍樓
貝爾瑙聯邦學校,教學和宿舍樓 | 圖片(局部): © Brenne Architekten

松林中的古典現代主義:貝爾瑙聯邦學校(Bundesschule Bernau)於1930年在柏林北部落成,是包浩斯建築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2017年7月,該建築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  漢斯·邁耶 (Hannes Meyer) 於1928年至1930年出任包浩斯建築與藝術學院校長,他與漢斯·維特韋爾 (Hans Wittwer) 共同設計了這座位於貝爾瑙的建築。項目委託德國工會聯合會 (ADGB)進行,他們為有志於從事行內發展的工會成員開班授課,為期長達數周。除了涵蓋社會及經濟政策,課程還包括康體及文化類別。課程實用性強,旨在培養參加者共同生活及合作的能力。

  建築師邁耶和威特沃認為建築應具有社會教學意義,項目設計從空間組合上著墨,由五棟校舍錯落有致排列而成。其一側是門廳和大禮堂,另一側是圖書館、會議室和體育館。一條長長的玻璃走廊讓人印象深刻,連接依照自然坡度而建造的建築整體。淺黃色的磚牆、玻璃、紅色的鋼鐵結構極為惹人注目,弧形的日光室打破校舍群的直角結構。

  • 貝爾瑙聯邦學校,校舍 圖片:©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校舍
  • 貝爾瑙聯邦學校,餐廳 圖片:©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餐廳
  • 貝爾瑙聯邦學校,主樓 圖片:Holger Herschel, ©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主樓
  • 貝爾瑙聯邦學校,玻璃走廊 Photo: ©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玻璃走廊
  • 貝爾瑙聯邦學校,體育館 圖片:©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體育館
  • 貝爾瑙聯邦學校,日光室 圖片:© Brenne Architekten
    貝爾瑙聯邦學校,日光室

  該建築的設計精髓在於內部空間與附近森林和湖泊等景致所產生的多元關係。漢斯·邁耶讓包浩斯學校的學生也參與到項目設計和建造的過程中來,這使得貝爾瑙的建築現場成為整個包浩斯學校的教學項目。關於暖氣管或屋頂橫樑是否應使用鋼筋混凝土結構這一問題,貝爾瑙恪守的原則是:“建築材料不能被覆蓋。”

被遺忘的包浩斯經典

  1977年,貝爾瑙森林中的這座包浩斯經典建築便被作為保護性建築,卻早已不及在德紹(Dessau)建造的包浩斯校舍那樣享譽世界。“從1933年到1989年幾近六十年,聯邦學校不對外開放,從而漸漸地被人們淡忘。然而,其影響今天仍依稀可見,”歷史學家彼得·斯坦寧格爾(Peter Steiniger)說。他是1990年成立的“貝爾瑙聯邦學校建築遺址協會”(bbb)的主席團成員。1933年,納粹分子佔用該座建築直到1945年,用作培養黨衛軍和蓋世太保成員。二戰後,德國自由工會聯合會(FDGB)——民主德國政府所屬工會的總聯合會——接管該座建築,並在20世紀50年代擴建整棟建築的周邊紅色磚牆部分。民主德國結束,德國自由工會聯合會隨之解散後,學校從1990年起關閉。

Video wird geladen
修繕前和修繕後的貝爾瑙聯邦學校

  文物保護協會的始創人之一,包浩斯出身的藝術家馬克思·比爾(Max Bill, 1908-1994)最早為這座建築物的空置和衰落進行抗爭。協會成員迅速形成一股強大的推動力,根據文物保護規定,對該建築進行修繕。從2003年持續到2007年,修繕工程在溫弗雷德·布倫納(Winfred Brenne)和弗朗茨·亞奇克(Franz Jaschke)兩位被授予“現代建築專家”稱號的建築師主持下進行。在原來“邁耶-維特韋爾建築”部分之下,新建的主要入口也同時考慮到五十年代擴建的紅色磚牆部分。此外,這座教學建築在修復時力求還原最初設計狀態。建築物懸吊的頂部被移除,鋼筋混凝土承重梁和立柱在民主德國時期被覆蓋之後,又重現天日。陽光直射進餐廳,玻璃走廊的落地窗恢復與樓舍等高,連通了這座建築物的所有內部廳室,成為人們相遇和交流的地方。

1930年的肋木

  2001年,柏林手工業商會接管了聯邦學校,將其用作培訓學員的校舍。於是,人們會在體育館的門上看到“腳手架工體育課”的告示,而體育館裡的肋木仍舊是1930年那一根。目前,在聯邦經費的支援下,建築物以外的部分已經根據文物保護規定得到修繕。其中包括重建校舍與通向附近湖泊一段歷史景觀走廊,以及於原址翻新的藤蔓走廊。

  德紹和魏瑪的包浩斯建築已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2017年7月,貝爾瑙聯邦學校也榮膺此稱號。“對這獨一無二建築的價值進行肯定,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刻”, 彼得·斯坦寧格爾說。當然,文物保護協會的使命並不止於此。世界各地的包浩斯追隨者聯合起來,在貝爾瑙建立一所遊客中心的想法應運而生。他們支持開設創新暑期學校的計劃,或者就此問題展開討論,即民主德國的建築遺產,例如警戒室和路燈是否值得留存。
 
柏林歌德學院每年在貝爾瑙聯邦學院的建築樓裡舉辦一次校園青少年課程:
http://www.xjazz.net/?s=istanbul+ 青少年德語:柏林旁邊的貝爾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