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賈墨專訪系列#3 成功需苦幹

喺第三篇專訪裏面,石賈墨將會同大家分享佢喺德國讀大學嘅心路歷程,同一啲德國讀書嘅貼士。大家會好好奇,究竟德國讀書嘅經歷為佢帶嚟咩嘅得著。

除咗財政考慮之外,仲有咩其他原因令到你決定嚟德國讀書?做決定嘅時候,你又知唔知道自己想讀咩同喺邊度讀?

問得好。你要知道,做一個影響一生嘅決定,並唔係單單靠一個原因去支持。當初我都有考慮咗幾個因素…我上一次都有提起過:我去外國讀書嘅夢想啦,我女朋友啦,我嘅事業啦,等等等等。我當時諗得最多嘅,係呢一條問題:我去德國讀書的話,相比起我喺香港讀書,會唔會令到自己有機會達成一啲喺德國先做到嘅目標呢?呢條問題,諗深一層,就係問緊自己,其實我想讀啲咩。

好好彩,我好細個就已經知道自己好想做工程師——咁你諗下,工程同德國,仲唔係一個夢幻組合?

至於你話去邊度讀書,當初真係無咩頭緒,需知德國都唔係話好似香港咁細,要揀喺邊度落地,真係有難度。不過到最後,其實命運已經幫我選擇咗。早十年八年,德國仲未有好多德文課程,係唔要求你入學嘅時候就已經識德文。咁我一搵,就發現原來Mannheim有一個國際課程係啱我心水嘅,真係fit曬。
 
德國唔似香港,無咁多高樓大廈。所以喺Hochschule Mannheim校園中心嘅教學大樓,大半個Mannheim都見得到。我知,上緊堂,其實就唔應該發吽哣,淨係望出窗外,不過上到去最高層,風景真係幾迷人下。
©Chiu Kit LAM

德國唔似香港,無咁多高樓大廈。所以喺Hochschule Mannheim校園中心嘅教學大樓,大半個Mannheim都見得到。我知,上緊堂,其實就唔應該發吽哣,淨係望出窗外,不過上到去最高層,風景真係幾迷人下。
 
你嚟德國讀書,有無咩特別要符合嘅條件?駛唔駛識少少德文,或者要考試?
好彩唔駛。我當初報名嘅時候得一個條件:就係要識英文,咁我當初喺中大讀咗一年書,都係用英文嚟讀,佢地直頭已經將呢個條件當成英文水平嘅證明,我連英文試都唔駛考。

喺Mannheim我讀嗰科係有啲奇怪…嚟德國,應該讀德文啦?外國人,凈係識英文喎!結果呢個課程就係『瀨尿牛丸』:第一年,全部堂都係用英文上,俾啲學生適應下德國生活先。到第二年就將所有嘅國際學生同德國本地學生撈埋一齊,全部科目,上堂又好,筆記又好,一下子就變成德文。

而德文試,我的確要考,一係考DSH,一係考TestDaF,不過學校到你畢業之前先會問你攞證書。本來佢地希望係第一年過後就要啲學生即刻考,不過差不多無一個學生做到呢個境界。我自己係第四個Sem,做完實習嗰時考嘅。

依家想嚟德國讀書,比起以前門檻低咗,好多時候都唔駛諗點樣學德文,好多課程都係純英文教學。我自己其實覺得有啲可惜,因為呢種先英後德嘅模式,真係令到好多學生一開始無咁大壓力,但係又可以慢慢逼到自己學到德文,畢業之後真係比較容易融入德國。

 
由Heidelberg去Mannheim,要轉兩次車,首先係由屋企去Heidelberg個火車站,然後再去Mannheim個火車站,最後一程就係去大學度。 我已經經歷過無數次因為趕唔上一班車,而要喺車站苦苦等待下一班車嘅痛苦。
©Chiu Kit LAM

由Heidelberg去Mannheim,要轉兩次車,首先係由屋企去Heidelberg個火車站,然後再去Mannheim個火車站,最後一程就係去大學度。
我已經經歷過無數次因為趕唔上一班車,而要喺車站苦苦等待下一班車嘅痛苦。

 

你覺得喺德國大學讀書,有咩挑戰?

挑戰聽落好似好困難咁,其實又唔係嘅。我覺得喺德國讀書同喺香港讀書,有幾樣嘢好唔同,一開始真係要啲時間適應。

第一位,一定要講自由度。考試同做Lab自然走唔甩,除此之外,教授對你真係零要求!無必交嘅Assignment,無計分嘅測驗,你嚟唔嚟上堂,佢都係唔會理你,唔影響你個Grade。
聽落真係好爽,不過喺咁嘅環境讀書,少啲自律性都唔得。好多同學都係因為咁,玩到心散曬,最後想追都追唔返。

另一點係教授嘅教學內容,德國呢邊啲教授,唔興用參考書,佢課堂教咩,係佢自己決定,好睇佢研究開啲咩,同埋覺得咩題目重要啲。我仲好記得當初讀第三個Sem,全部嘢轉曬做德文,為咗明白教授講嘅嘢,不論中,英,德,不論係網站,電子書,定係網上搵得到嘅教學影片,通通照殺,如果唔係真係無可能解得自己明。

好多人都知道,德國高等教育學院有分Hochschule同Universität,前者有啲似理工學院,的確係比較注重實戰經驗。我學過嘅理論,依家你問返我,好多都還返曬俾教授。但係教授講啲實際做嘢會用嘅知識,我依家諗返,真係覺得幾有用。如果你自問係一個鐘意實作嘅人,咁嚟德國讀書,相信Hochschule會啱你多啲。
 
要畢業,大學仲有一個要求,就係要上好多唔同嘅Seminar,咁學生都可以練埋所謂嘅Soft skills。有一個Seminar嘅講者,錄低咗我介紹香港旅遊景點嘅演講,等我地之後可以即刻分析。呢啲同德國人,外國人嘅文化交流,我覺得真係十分有趣。
©Chiu Kit LAM

要畢業,大學仲有一個要求,就係要上好多唔同嘅Seminar,咁學生都可以練埋所謂嘅Soft skills。有一個Seminar嘅講者,錄低咗我介紹香港旅遊景點嘅演講,等我地之後可以即刻分析。呢啲同德國人,外國人嘅文化交流,我覺得真係十分有趣。
 

咁你讀書嗰時住邊?你又點樣搵生活費?

所以話一切都係整定,我老婆當時啱啱喺Heiderberg讀緊書,而Heidelberg同Mannheim距離,大概係二十五公里左右。搭火車來回,都叫可以接受。而雖然喺德國讀書唔需要畀學費,不過生活費都好重皮,例如話交租或者買下日常用品,買下餸,都已經要駛好多錢。

我喺德國讀書嘅生活費,大部分都係嚟自打工嘅收入,讀書時期係差不多無間斷咁打,一有機會就搵工開,就算你話放Sem break,都一路係返到盡。更加唔需要講話做實習啦,喺德國讀工程,做實習係畢業嘅條件之一,全部學生都要做㗎。

我依家數下手指,原來我未畢業之前,已經喺成五間公司度打過工。我自己覺得,呢啲打工嘅時光,分分鐘仲緊要過我自己讀嗰個學位…做嘢嘅時候,真係可以累積到實戰經驗,對將來搵工,有莫大幫助。

德國人有個講法,『Es ist noch kein Meister vom Himmel gefallen.』意思即係『大師從來唔會從天而降』。大師級嘅能力,唔係與生俱來的。如果想做一個專業嘅工程師,淨係讀死書係唔夠㗎,自己仲要落手落腳做。所以我都誠意推薦,如果讀書嘅時候有機會可以打工的話,千祈唔好錯失良機。

 
我讀得國際課程,自然就差不多淨係得外國學生做我同學啦。呢張相,係一開始同同學去Heidelberg餐館古堡嘅時候影嘅…依家睇返,其實都幾傷心,因為呢張相上面嘅學生,得幾個係成功畢到業。
©Chiu Kit LAM

我讀得國際課程,自然就差不多淨係得外國學生做我同學啦。呢張相,係一開始同同學去Heidelberg餐館古堡嘅時候影嘅…依家睇返,其實都幾傷心,因為呢張相上面嘅學生,得幾個係成功畢到業。
 

講到最後,決定咗嚟德國讀書,你覺得有咩得著?畢咗業之後,有無即刻搵到工?

講得著就真係多囉!我讀個學位,差不多成個雙學位咁濟。淨係讀啲工程嘢,都已經夠難,再加埋學德文,德國文化,新嘅生活模式,真係好攞命!但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大家成日聽人講“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其實係德國哲學家尼采講㗎!

讀咗咁多年書,最後唔係淨係攞到個工程師銜頭咁大把:我學咗一種新嘅語言,體驗咗一個令人著迷嘅文化,亦學會咗點樣同德國人一齊共事。

我唔想認威威,不過,你都知道德國依家都好需要工程師…其實,我唔係一畢業就搵到工,而係未畢業之前已經搵到。

好多學生,都會喺最後一個Sem就已經開始搵,咁我當然都唔執輸啦,搵埋一份。間公司喺見完我之後,好快就已經決定要請我,到最後佢地係連我張畢業證書都無攞嚟睇。

講到做嘢,最緊要都係做到成績出嚟俾人睇。張Cert,其實都只係紙一張啫!
 
呢疊筆記,我讀過曬,部分更加係我自己寫…但係呢個分量,其實講緊係四個Sem,即係成個課程嘅一半咁大把!無辦法啦,如果要用一個自己未係好精通嘅語言去學一啲抽象嘅概念的話,一定要用返中文同英文嚟做輔助。好彩,讀工程,考試嘅時候要寫數字多過文字,如果唔係都幾惡啃!
©Chiu Kit LAM

呢疊筆記,我讀過曬,部分更加係我自己寫…但係呢個分量,其實講緊係四個Sem,即係成個課程嘅一半咁大把!無辦法啦,如果要用一個自己未係好精通嘅語言去學一啲抽象嘅概念的話,一定要用返中文同英文嚟做輔助。好彩,讀工程,考試嘅時候要寫數字多過文字,如果唔係都幾惡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