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面對 「氣候變遷」
「我們不需要生態獨裁」

科薩的「好生活天」社區活動,於綠化的廣場內舉行,完全沒有車輛蹤影 — 城市的未來會變得如此嗎?
科薩的「好生活天」社區活動,於綠化的廣場內舉行,完全沒有車輛蹤影 — 城市的未來會變得如此嗎? | 照片 (詳細): © Martin Herrndorf

疫症當前,保護氣候的議題似乎變得次要。很多人甚至因而認定,放棄資源過盛生活模式的可能性是一種威脅,而不是契機。可是,社會學家兼雜誌《第二未來》出版人韋夏路(Harald Welzer)相信一個氣候友善社會帶來的好處,對人有絕對足夠的說服力。

作者: Wolfgang Mulke

韋先生,新冠狀病毒出現近一年,帶來加諸自己及他人一整年的限制,很多人感到厭倦。要改變生態環境,可能需要更多和更持久的自我節制。我們能否傳達這個訊息呢?

我認為「自我節制」這個名詞不太恰當。這是有關設計一個保存文明價值的系統,一如擁有自由和安全生活的權利。但所有社會改革都會引起抗爭,世事就是如此,原因是人們都要守護既得利益,任何人受到威脅也會反對。.  

身為持續基金會(Stiftung Zukunftsfähigkeit)總監, 社會學及社會心理學家韋夏路(Harald Welzer)同時是政治雜誌《第二未來》的出版人 身為持續基金會(Stiftung Zukunftsfähigkeit)總監, 社會學及社會心理學家韋夏路(Harald Welzer)同時是政治雜誌《第二未來》的出版人 | 照片 (詳細): © Jens Steingässer 我們需要一些強硬的生態獨裁機構,去為改革制定明確的指引嗎?


不,我們不需要生態獨裁者。雖然社會沒有衝突便沒可能改變,看看整段現代歷史便明白。我們現有的保護勞工法、 共同決策法、8小時工時法和和社會保障,都是經過抗爭達成的。這就是現代民主社會根據法治運作的方法。

但要成事,我們是否需要大部份的人參與?

普遍接納其實只是幻象。抱著每一個人總能各取所需的想法是幼稚的,等於當事與願違時便批評政治不好。看看從抗爭取得的發展。看看現在關於女性主義和性別平等的辯論,與30或40年前的分別很大。這些進步都是苦戰得來的,而不是因為人類恍然大悟。

運動休閒車(SUV)的製造商以自由舒適的形象去推銷商品。我們又可以用什麼論述去正面引導人減少消費?

我們的消費社會為商品不停製造美麗的故事,因而產生觀點的不平衡,相反環保和氣候的運動只會散播地球滅亡的故事,鼓吹節儉,這是一個很大的溝通問題。我們要以不同的方法去討論,集中於改變觀點方可令行動收效,畢竟社會現代化帶來很多好處,讓我們可以更容易召集公眾,提升房屋和鄉村環境生活質素,亦可研究出不同的務農和攝取營養方法。要達到目標,其實不需要單一反面的說法。

為何沒有人選用正面的述說?

《第二未來》雜誌採取的正是這方向。以選舉宣傳為例,所有德國聯邦議會內政黨代表的方案都沒有展示新方向,所有東西都是照抄20世紀的。試問這樣又如何營造出新社會既吸引又刺激的正面形象?不幸地,以投票為基礎的政治是執政主流,但他們傳遞的訊息都錯了,傳統政黨應該以新論述與時並進。如果他們沒有膽量,那麼公民社會便會取而代之。
40年前的女性主義運動和今天的大相逕庭。圖中是2021年國際婦女節的遊行抗議,地點於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 40年前的女性主義運動和今天的大相逕庭。圖中是2021年國際婦女節的遊行抗議,地點於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 | 照片 (詳細): © picture alliance/dpa/Jörg Carstensen 當政黨倒下時,哪些組織會取而代之?是不是像「星期五為未來」這些組織?

「星期五為未來」和其他公民社會運動會擔起部份角色,有些商業界別例如財經業也會有份。可持續性是很大的議題,很多生產產業正轉向減碳。於某些地區,社會發展遠較政策走得前。

身為少數能否帶來切實的改變?

社會運動從來都是少數人的活動。看看「星期五為未來」的影響力。如果沒有他們的行動,德國政府決不會於2019年制定氣候政策,即使它只是一個少數組織。

一個氣候中立(Climate Neutral)社會的文化模式會是怎麼樣?

我想我們可以放下只談放棄舊東西的缺法,轉為傳達其他價值觀。當人們臨死回顧人生的時候,沒有人會說後悔沒有於Amazon盡情網購,只會後悔沒有多些和兒子傾談,後悔放了太多時間開會太少時間與家人相處。人們關心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不是消費。這是我的主要論據:人與人的關係才是最重要,增加消費不會增加幸福。很多人生美好的經歷與物質消費完全無關。當人們看見社會生態轉變帶來的好處,他們會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