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中的女性形象 尤丝蒂娜·柯克的危险粉色

尤丝蒂娜·柯克将童话之梦搬上舞台
尤丝蒂娜·柯克将童话之梦搬上舞台 | 图片(局部): © Michael Wittig

波兰裔德国艺术家尤丝蒂娜·柯克(Justyna Koeke)为什么让年老女性的在T 台上扮演童话公主?又如何能在Tinder上吸引那么多向往爱情的男士参与她的拍摄计划?

      父母搬家时,尤丝蒂娜·柯克发现了一摞儿时的画。她惊呆了,因为她和五位姐妹画的几乎都是公主和圣徒。柯克无奈地说:“这是因为女孩就是被这样养大的,女人要是不漂亮,至少得贤惠。”

      尤丝蒂娜·柯克1976年出生在克拉科夫。她早就摆脱了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既不在教堂里度日,也不一味追求美丽。就算美丽,也绝不虚荣。这位深色头发的高大女人不太注重外表,反而更喜欢简单利落。她友好、热情,总是兴致勃勃。毕竟总是有事情要做。她像一阵风一样穿过宽敞的工作室,从这边架子上抓起一块布料,在那边贴着流苏的枕头上绊了一下。

       柯克现居住在斯图加特附近,其艺术作品摒弃过于女性化的角色意象,没有滥俗的想象及对美的崇拜。她就这样在小小的缝纫机上缝制着小时候画的公主身穿的裙子——让年老的女士身穿这些奇装异服走上舞台。这场表演甚至受邀参加柏林另类时装周(Alternativen Fashion Week Berlin)——这不仅对酷炫时装的博主来说是一场特殊的经历,对于部分年逾八旬的模特儿来说也是如此。柯克说,“她们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不再被人视为女性了,一旦老去,别人就不在意你了。”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的想法是移植童话之梦,让童话变得具有生命。”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这套作品的基础是我和两位姐姐小时候创作的大概二十幅儿童画。”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人们对女性的美和善怀有一些固有的观点,在女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人们把这些观念灌输给她们。她们就把这些画了下来。”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为了这套作品,我缝了整整半年,制作了20套服装。”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女孩们画的是一个理想化的世界,里面有公主或者随着一代又一代人而改变的流行元素。”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选择年老的女性作为模特儿。年老的模特可以体现出更强烈的对比,因为她们也是人生历程的阶段性代表。”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女性在风烛残年之时再次追溯童蒙时期的想象,检验对女性角色的设定或者期待,这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想从女性丰富的一生中提炼精华。”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这与女性的角色有关,也与女性的垂老有关,更与我们文化中的垂老女性不可见性主题有关。大街上的人已经不再去看她们了。”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她们不再被当成是女人,因为人们看待向女性的时候依然戴着性别差异的有色眼镜。我想凭借这些奇装异服达到相反的效果。”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这当然是一种冒险的组合。”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不过效果很好,她们穿上这些服饰看起来就像女王,十分威严。”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我给我的作品包装上了时尚的意味,把它们作为服装款式推出。我事实上并不从事时尚工作。这些作品更像是会走路的物体,可以穿的雕塑。”
  • 尤丝蒂娜·柯克的公主画 照片(局部) : © Justyna Koeke
    “这些时装表演只是纯粹的表现,是一种虚构,一种构想。并不是在展示人生中的特定时刻。”

      尤丝蒂娜·柯克的主题是:通过呈现、表达与装扮,批判性地诘问社会对女性的期待。她说自己在艺术上怀有“超越了女性主义的需求”。不过她也指出女性主义者“并不存在共识”,甚至有女性主义者批评她的作品:比如她制作的一部裸体日历,拍摄建筑工地上未着衣衫的女性。有些女性主义者谴责,认为女性又在相机面前搔首弄姿了。但是柯克想要展现的是,女人“只是一具身体”,并非——像广告行业时常宣传的——性感撩人。

      不过,尤丝蒂娜·柯克多数时候还是让女性穿上衣服。她在缝纫机前的工作处于造型艺术与流行艺术之间。她把自己的作品系列形容为“可以穿的雕塑”,让模特儿像时装表演一样走上秀场。不过这绝对是艺术家的行径——每个时装设计师只要看一眼她在路德维希堡一座城堡里的工作室就会抓狂。巨大的书架塞得满满当当,地上满是碎布头和古怪的布艺、塞满了的香肠、粉色桃心或者小块的泡沫塑料。

反对粉红的童话世界

       这位艺术家大步跨过一座由金子、亮片、金箔、绳子、箱堆成的小山。她不小心打翻了咖啡壶的时候,随手用一块粉色的边角料擦干了污渍——可以说是把每个小女孩的心爱之物踩在脚下:亮闪闪的粉色。

      尤丝蒂娜·柯克从小就知道,她作为一个小女孩没有什么自主能力。她说她是在一个“父亲说了算”的家庭里长大的。父亲说一不二——她很早就因为传统波兰社会中男性和女性受到的不同待遇而感到愤愤不平了。她在克拉科夫和华沙的艺术学院学习古典雕塑的时候,就像“在古典时期一样”听“继承了他们的风格的老年男性”讲课。2000年,她因为爱情搬到德国。她在斯图加特国立造型艺术学院学习的时候,终于得以发扬自己的风格,用具体的艺术手段去处理女性问题——“随心所欲,非常美好。”她现在斯图加特艺术学院亲自担任媒体研讨会的技术讲师。

尤丝蒂娜·柯克作品:《怪胎》(1006) 照片(局部): © Justyna Koeke

       她把布料发展成艺术创作的素材,这背后有着务实的原因。儿子呱呱坠地后,她不得不停止在家进行艺术创造——所以她抓起了布料,因为布料可以快速制作,方便运输。一个和母亲身份有关的照片计划叫做《怪胎》(2006),古怪的布艺看起来像是从艺术家身上爬出来的,或者像是吸附在她身上。它表达的是孩子从母亲身上汲取能量,用于自身的成长。尤丝蒂娜·柯克常常说,自己当时作为年轻母亲十分力不从心。但是承认这似乎触犯了社会“禁忌”。她也想回到大家庭中去,“只有父亲、母亲和孩子构成的家庭结构并不理想。”

为想要停止出卖肉体的女性提供援助

       她目前正在关注肉体交易问题。“人们会觉得我们的社会已经非常进步,但是这里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让我感到震惊。”尤丝蒂娜·柯克不懂为什么在德国就连女性主义者也支持这种做法。“所有人还都觉得男人出钱就可以享用女性的身体是正常的事情。”柯克想要申明“这是不正确的”,而且因此还通过艺术项目筹款置办了一处居所,让想要退出该行业的女性在此安身。未来她会继续在作品中就该主题展开探讨。

粉色羽毛,尤丝蒂娜·柯克躯干雕像 图片 (局部): © Justyna Koeke

       所以尤丝蒂娜·柯克总是关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对我来说,艺术并不是为身处艺术体系内的人而创作的,而是应当拥有广泛的受众,这是很重要的。”所以她也会把旧服装拿去拍卖,或者用旧服装的材料制作新的作品。她说,“我对作品并不依恋。”而且就算她在艺术环境下进行表演,就算她的照片在画廊参展,她也仍然重视对日常生活的贴近。

      她有次为了一个艺术计划,约见通过约会应用程序Tinder认识的男性。不过在树林里并没有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这些男性收到请求,为柯克及其芬兰艺术家同事米莫萨·帕尔(Mimosa Pale)在大自然中拍摄照片。被选中的人同意合作。“他们当中有人拿不准,最后还是参与了。”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富有人情味。”

尤丝蒂娜·柯克(Justyna Koeke)

1976年生于克拉科夫,曾在克拉科夫、华沙、纽伦堡及斯图加特学习雕塑。她生活在路德维希堡,2006年以来就任斯图加特国立造型艺术学院(Staatlichen 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Stuttgart)服装与表演系的讲师。

 

Feminismus Prinzessin Empowerment Foto: irina_levitskaya © fotolia.com
Back to "feminism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