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代际 泥土与花

棒球
棒球 | 摄影: Peter Miller, CC BY-NC-ND 2.0, via flickr

遥想当年,对照今日,日子真的愈过愈差了吗?新新人类各方面都不如人意,故而前途堪忧?世代差异究竟只是现象,或为不可跨越的鸿沟?爱、支持与包容的角色与分量。

一位少年的棒球路

  十七岁少年李伦铭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好天气的星期六下午,你在基隆市棒球场上一定找得到他的身影,他站在投手丘上,努力投好每一个球。相较于教科书,伦铭更爱棒球,这他早就知道了。于是他在国三那年做了平生第一个重大决定:他想要成为职棒选手。

  他的父亲李宇屏回忆起自己在高雄火车站前的补习班度过的那两年,笑称那时之所以吃得了苦,是因为大学令人向往,由你玩四年!他毕业后凭着在校期间打工累积出来的人脉与实力,很快就找到与所读科系相关的工作。当伦铭鼓起勇气问他,能不能转学到一间设有棒球社团的高中时,他没有反对。

  从加入棒球社团开始,伦铭的衣鞋上始终沾着球场上的尘土,他的身体受到严格的操练,“几乎没有放假过”,他说。一学期过后,他退出了社团,原本视读书为畏途的他,认为重拾书本才是高中生的本分。爸爸接受了他的转变,支持他改走升学路线。

  “我其实有些失望,因为他还没有被操到不成人形的关头,如果这是他一生所追求,我希望他能坚持下去。起码坚持久一点儿,再来谈放弃,或者考虑别的选项。”

  这个暑假,伦铭与爸妈和妹妹去东京自助旅行,爸爸趁机带他看了一场日本职棒比赛。坐在观众席上时,他心中的棒球魂是否重新活络了起来?他摇摇头,谦虚的说自己的条件并不理想。那么,他有没有为明年考大学焚膏继晷?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科目?他一概以摇头作答。

  伦铭眼中的爸妈“很成功”,因为他们的小康之家很和乐。“成功啊,就是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我想低薪对我来说不是大问题,不一定要很有钱才会快乐嘛!”

  “我才不会因为旁边站着一位读名牌高中的人而自卑,我有我自己的人生。当初我加入棒球社团,也未必做着有朝一日打进大联盟的梦。那段历程对我来说,就是我尝试过了,现在我知道那不适合我。”

泥土与花

  “等到你受到挫折,失恋、失意的那一天…… ”他的爸爸笑着说。

  伦铭才十七岁。伦铭已经十七岁了呢!你倾向于用哪种语气来说他呢?

  曾经,我们饱尝升学压力之苦,大环境普遍贫穷,家中食指浩繁,必须与手足争抢有限资源……彼时社会上弥漫着威权主义,我们不太会和爸妈谈心,在学校里躲着老师……

  爱、支持与包容是懵懂的成长期不可或缺的元素,如同阳光、空气与水之于万物。如果我们不因早年经验而让这些心灵养分消失,世代差异将只是现象,而非不可跨越的鸿沟,“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