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代际
女人,在最“时髦”的话题中和解

童年李阳
童年李阳 | © 私人提供

美国社会学家刘易斯·塞缪尔·福耶尔(Lewis S. Feuer)说过,“时尚本身就存在一个‘代际不平衡’(generational disequilibrium)的问题,尤其是对于那些关注时尚的人士而言。”

作者: 姜九月

    比如女孩,从一个纯真无知的小孩子,几年间迅速成长为淑女(Lady),再进入社会,成为名媛(Society women)。这种身体和身份上的转变,以及学校里同辈的影响,让她们特别注意自己的外表和举止。时尚不仅意味着要和别人一样,也意味着彰显自己。对于这些少女来说,一个发自内心的需要,就是一种要和自己的母辈区分开来的叛逆心理。
 
    想起去年看张艾嘉的新电影《相爱相亲》,三个不同年龄女人的爱情故事,虽与时尚无关,却也能从她们各自从对待感情的方式看出不同年龄阶段女性的不同表现。想来古人那句话说的是对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人,真的是世界上最难懂的一个物种。调笑的话不说,李阳和陈女士母女二人却是我所见过最和谐的母女之一。不只在感情上和谐,因为李阳工作的原因,她们在“时尚”——这个被刘易斯认为本身就存在着代际的话题中,也得到了和解。

  • 李阳 © 私人提供
    李阳
  • 李阳 © 私人提供
    李阳
  • 李阳设计手稿 © 私人提供
    李阳设计手稿
 
    作为连卡佛集团的高级stylist,李阳的工作让热爱时尚的女孩儿羡慕不已:每年国际国内各大时装周头排看秀、穿着当下最新的设计师作品、带领明星及高端顾客整体时装造型穿搭的潮流……用李阳朋友的话说,这是一个“穿着漂亮的衣服就能分分钟把钱赚了”的女孩。但李阳却记得初中的时候因为穿得太“另类”而被教导主任叫去罚站并请家长到学校谈话的事情,“我爸妈一直对我的穿着或者各方面的选择都保持一个非常自由和大度的状态,这件事情(被罚站请家长)回家以后我爸妈也没说什么,如果不是爸妈这么保护我,很可能我对时尚的热情就这么被磨灭了。”
  • 童年李阳 © 私人提供
    童年李阳
  • 童年李阳 © 私人提供
    童年李阳

 
    而李阳的妈妈陈女士也是同龄人中让人羡慕的一位:同学聚会中永远得体和显年轻的衣着(用女儿的话是“赢了”),时不时外出旅游,退休以后开始学习心理学课程……然而,在女儿没开始工作之前,陈女士的穿着却是以深色调传统制服为主。
 
    陈女士年轻那会儿,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那时“打扮”一词,仅限于闺密之间的悄悄话时,陈女士穿着的衣服款式、颜色和妈妈们穿的几乎没啥区别,统一的蓝、灰、黑、白,以及咖色、军绿色,那时没有“时髦”一词,衣服合身,就是她们当时认为的“时髦”了,因为许多女孩子穿的都是妈妈和姐姐穿过的衣服。7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街上陆续开始出现个别穿着喇叭裤和不同以前款型衣服的行人,报纸上称这类打扮为“奇装异服”,少女时的陈女士很好奇,但自己是不敢穿的,父母也绝不会允许。改革开放令市场流通,沿海城市的穿着很快流向内陆地区,陈女士和周围小伙伴们穿着的衣服无论款式还是颜色也渐渐开始有了变化,“记得那时候我们会在节假日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带上,找一个地方大家彼此换衣着拍照,那是我们最开心的事。”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加之个人性格,在穿衣风格上,我一直是属于比较传统和保守的。用李阳的话说就是‘三十年不变’、‘ 衣柜里的衣服全都长得一个样’。选购衣服的时候,我首先关注的是品牌,对熟悉的老品牌忠诚度比较高;其次是质地,很在意面料的手感及舒适度。不太关注年度新款,只要喜欢、属于我风格的,就无所谓新款还是旧款。”
 
    因为工作原因,近两年,陈女士的衣服有70%是李阳给她买的,陈女士对女儿的穿着打扮上的功力尤为佩服,“尤其是这两年,对她在色彩上的搭配还是挺佩服的”,“担心我不喜欢,在买之前她大多都会征求我的意见,偶尔试图说服我做些改变,但结果往往是她独自感叹‘我平时工作最头疼的就是你们这些妈妈辈的客户’。但她给我选的鞋子,我几乎百分之百满意的。”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年轻时
  • 母亲陈女士 © 私人提供
    母亲陈女士
 
    给父母打扮,也是李阳工作之余最开心的事情。“我爸妈的衣服现在基本上都是我一手负责的,我还挺爱陪我爸妈去逛街,我爸跟朋友吃饭的时候,别人夸他穿得好看,他也会特别骄傲的说是女儿给他挑选的,我妈之前也不是一个对穿衣打扮特别讲究的人,但是这两年她跟着我,也开始慢慢地对穿衣打扮比较讲究了,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然后妈妈也开始非常注重自己的穿着打扮,也敢于尝试之前自己并没有尝试过的风格,她现在的口头禅就是‘哎呀我都是一个60岁的老年人了,怎么能穿这些东西呢’,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美滋滋的把那些衣服穿在身上觉得自己很好看,她现在很开心的就是现在他们朋友出去聚会,大家都会夸她很好看。”
 
    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女性在这个自己最重视的话题上和解,我想,李阳和妈妈陈女士,拥有的不只是衣服,还有爱,与尊重。想起陈女士说起李阳当初刚学服装设计的时候,讲到的一个故事:“对我们一家来说,‘服装设计’当时仍然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只有李阳80多岁的外婆,对这个外孙女由衷地赞赏,把她压了半个多世纪箱底的上世纪30年代连衣裙,郑重传给了这个外孙女。”
 
    想来李阳的外婆是有大智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