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可持续发展
脂肪所带来的环保议题

 
© colourbox.com

一个令人伤感、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在汉堡包的两片面包之间留有严重的二氧化碳排放足迹。不过,诸如瑞典的马克斯汉堡包(Max Burgers)、美国的人造肉生产商“超越肉类”(Beyond Meat)和“不可能食品”(Impossible Foods)等公司,都已经开始寻找有利于大气环境的替代品了。

作者: 菲利克斯·唐克(Felix Denk)

    站在马克斯汉堡包柜台前面准备点餐的顾客,可以从菜单上选取自己想要吃的食物;不过今天,人们在“豪华奶酪培根巨无霸汉堡包”(„Grand de Luxe Cheese ‘n‘ Bacon“)与“哈路米芝士汉堡包”(„Halloumi-Burger“)之间的选择已经不仅仅是口味的问题,相反,吃什么同时也是一件与气候有关的事情。一个豪华芝士培根巨无霸汉堡包在生产的过程中会产生3.3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哈路米芝士汉堡包则仅为0.6公斤。瑞典这家汉堡包连锁公司在旗下130个门市的菜单上,不但标明汉堡包的配料、价格,同时也标注汉堡包在生产过程中释放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马克斯汉堡包公司是全球第一家在菜单上标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餐厅,而且早在11年前就采用这样的做法。该瑞典公司希望通过这种举措,促进顾客倾向选取对大气环境有益的产品。创建于1968年,当马克斯汉堡包公司开始检测自己的“环境保护收支平衡表”的时候,相关人员很快就注意到,企业运作模式真正的问题在于两片面包之间,也就是在汉堡包的牛肉馅料上。工作人员发现,公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部分来自于这些牛肉料,具体的数字为53%

人们在“豪华奶酪培根巨无霸汉堡包”与“哈路米芝士汉堡包”之间的选择已经不仅仅是口味的问题,相反,吃什么同时也是一件与气候有关的事情。

 

是否存在有利于气候环境的汉堡包

    对此,该连锁企业马上采取了相应的两项举措。首项措施,他们努力开发素食汉堡包和纯素汉堡包。到2016年,马克斯汉堡包公司素食和纯素食品的种类翻了四倍,而且新增的选择是该公司引入市场最成功的产品。同时,该公司积极投入环保项目。为了估算在产品生命周期各个环节里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对大气造成的污染,他们决定将顾客往来门店途中牵涉的碳排放量也计算在内,这一部分应该大约占到生产某一产品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10%。这个数字意味着,每个汉堡包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当量是生产量的1.1倍。该公司通过投资环保项目,例如在乌干达(Uganda)等地区植树造林,用于抵消相应的碳排放量。
 
    当然,这种计算方式依然存在着含糊不清的地方: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顾客是独自开车前来?他是路过顺便来买汉堡包,抑或特地绕路到某个分店?也许还会出现一家五口走路过来的情况?不过,第三方审计师是根据国际标准化组织(ISO)颁布的ISO 14021环境管理标准(即全球性的工业标准,Din-Norm)来确定碳中和参数,从而对生产过程进行监控。
 © colourbox.com
    实际上,这些为了保护大气环境所做出的努力令人瞩目,已经成为快餐行业越来越重要的元素。夹在汉堡包中间的馅料争议尤其多,为此人们需要努力开发出新式配料。而“超越肉类”公司则是这场攻坚战中的一个典范:这家来自洛杉矶(Los Angeles)的美国企业用豆类蛋白来做汉堡包馅料的做法引起了轰动,而且做出来的汉堡包几乎与牛肉汉堡有着一样的口味。这家加州企业在网站上对自己的商业模式作了以下陈述:我们公司致力于促进健康、保护环境、珍惜资源和善待动物,并在根本上贯彻着以上原则。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也坚信这样的准则,他们二人都是该公司的投资者。除此之外,“超越肉类”食品公司显然还有相当多的投资者。这家新创公司在2018年上市公开发行股票,而事实上,它是美国去年最成功的新上市公司之一:其股票市值在上市之后的两天里翻了三倍。 

为了保护大气环境所做出的努力令人瞩目,已经成为快餐行业越来越重要的元素。

 

植物类汉堡包有利于保护资源,却陷入了转基因大豆的困境

    比“超越肉类”更有进攻性的是它的主要竞争对手“不可能食品公司”,这家公司令人满意的环境保护收支平衡表同样得益于用大豆制成的素食夹馅,该公司自主研发一种以植物为基础原料、名为“血红素”(Heme)的配料,使得素食馅料甚至也会像牛肉馅那样流出“血色的肉汁”。正如其在自己的网站上以典型的硅谷式骄傲所宣传的那样,不可能食品公司将拯救世界作为自己无出其右的使命。不管怎样,这家食品公司生产的纯素食“不可能汉堡包”,比起传统的以牛肉做馅料的汉堡包,要少占用96%的土地、少消耗87%的水资源,而且废气排放也要少89%。
 
    然而,这样的成功却也带来了成长的烦恼。自从今年4月份“汉堡王”(Burger King)在其地处圣路易斯市内和市郊的59家门店开始售卖“不可能汉堡包”以来,由于需求量过大,为“不可能食品公司”带来原材料供货跟不上的问题。如何解决呢?是否应该从巴西进口大豆?如果这样做,又会使该公司的环境保护收支平衡表变得糟糕。于是,这家加州公司决定采用当地出产的大豆。但是,大豆却是转基因大豆。同样,制造血红素的燕麦,即让“不可能汉堡包”看上去多汁且流淌血色“肉”汁的原材料,也面临转基因的问题。
 
    转基因问题同样也会阻碍低碳排放的汉堡包进军德国的脚步。在德国,许多人反对转基因食品,该类食品必须特别标识出来。除了极少数的例外,人们是不可能在德国的商店里找到转基因食品的。这就是说,有益于环境保护的汉堡包馅料,恐怕只能寂寞地躺在箱子里而无人问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