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旅游
生态旅行:是否切实可行?

飞机
© Amarnath Tade

如果不破坏生态和谐的旅行的确是现实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找到一条金科玉律,在遵循的过程中,使得我们不会在已经备遭蹂躏的大自然那里继续留下伤害的痕迹。旅游学研究专家哈罗德·蔡思(Harald Zeiss)与fluter.de的编辑就环保型旅行的相关问题展开了讨论。

作者: 奥利弗∙耶尔(Oliver Geyer)

fluter.de:是不是任何一种旅行方式都会对自然环境造成破坏?如果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出发,是否待在家里、足不出户才是最好的选择呢?

哈罗德·蔡思:不,不是这样,您完全可以骑自行车或者坐火车出行。其实,即便是乘坐旅游巴士,如果旅游巴士能够满载运行,那么相对来说也是有利于环保的。除此之外,有很多例子都表明,旅游业确实有益于自然环境的和谐。当人们对某些地区的风土特别感兴趣的时候,政府也会因此开始积极地投入到当地的环境保护之中。澳大利亚的大堡礁(The Great Barrier Reef)就是一个明证。几年前,当地人一直讨论有关在该片海域兴建远洋船只停泊港口的各种方案,而这项建设会对部分礁石造成破坏。为此,澳大利亚政府决定拨款数亿澳元,加大对礁石的保护。另外一个例子是,人们发现发展观看鲸鱼的旅游项目比捕捞鲸鱼更具收益。在多米尼加共和国(Dominikanische Republik),当地人就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开始禁止猎捕鲸鱼。

fluter.de:独自背包上路和跟随旅行团大队伍出游相比,哪一种旅行方式更有益于环境保护呢?

哈罗德·蔡思:很难一概而论。我们不能言之凿凿地说,旅行团的套餐式旅游就一定会比背包客的旅行对自然环境造成更大的破坏。跟团旅行的好处在于当有一定数量的人来到某个地方,住进同一间酒店的时候,很多事物就能够标准化,从而带来积极的影响。比如当地政府会认为,值得为能够容纳一千名住客的酒店建造一套污水处理设备;相反,独行的背包客投宿的地方——比如一间小渔舍,可能就只能配套一个化粪池了。假设上万名原本参加跟团游的旅行人士突然带着自己的行李解散,纷纷跑到小村舍去过夜,那一定会造成巨大的戏剧性的影响。除此之外,团队旅行的计划性更强,因而就不会产生过度旅游(Overtourism)的后果。

fluter.de:您认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出现过度旅游的后果?

哈罗德·蔡思:当旅行目的国的基础设施超负荷的时候,就会出现过度旅游的现象。如果突然有大量的个体旅行人士涌到某个景点或者来到特定的地区,而当地没有能力接待这么多的游客,就会产生过度旅游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跟团游的旅行人士会在旅游目的地掀起小小的“热潮”,但是由于他们并没有深入到当地人的生活空间,而且大多数时间待在吃、住、娱乐一体化的度假村,躺在游泳池旁边晒太阳,因此不会产生过度旅游效果、也不会对旅游目的地的日常生活造成较大的影响。

fluter.de:这里有一个关于数量比例的问题:如果某个人乘坐飞机绕过半个地球到达目的地,那么到了当地,他还有必要再去计较多用或少用一个塑料袋吗?这种算计仍然有意义吗?

哈罗德·蔡思:我们需要考虑到这方面。在旅途中就对此不再顾虑,才是没有意义的。事实上每个塑料袋都应该计算在内。当然,经过漫长的飞行,我们已经排放好几吨的二氧化碳,这很难通过环保行为来抵消。不过,我们还是能够对乘坐飞机旅行作出补偿:假设一个人的旅行开支是5000欧元,当中有200欧元并不是用于旅途本身,而是用来抵消长途飞行对大自然造成的伤害。

一次长途旅游不应该短于三个星期。时间越长,旅行越美好。


fluter.de:旅游对气候变迁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哈罗德·蔡思:在前不久澳大利亚学者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涉及到这个问题,该研究指出,气候变迁有8%应该归因于世界各地的旅行活动。而德国旅游协会(Der Deutsche Reiseverband)则认为这个比例应该为5%,我本人更认同后一种估算。因为到目前为止,有些因素是否要纳入统计仍然没有定论,在8%这个比例中,囊括了这样一些要素,比如对食品的消耗。然而,即便待在家里,人们也是要吃饭的。不过,不管是5%还是8%,这都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必须找到应对方案。

fluter.de:我想要出门看世界,但又不想为环境造成过多的负担。您是否有一条实用的金科玉律,能够同时兼顾这两个要求?

哈罗德·蔡思: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遵循慢旅行的准则。我听说过,有些人在旅行中刚刚到了里约(Rio),立即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旧金山(San Francisco)、接着又赶到东京(Tokio),这种做法不仅对自然环境造成破坏,而且也完全背离了旅行的理念。这完全成为纯粹的耗费行为。因此,慢慢地旅行,不要做太多的打算、不要不断地向前、向前,而应该徐徐地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一次长途旅游不应该短于三个星期。时间越长,旅行越美好。

fluter.de:坚持对度假游与发现之旅进行区分,并且认为,如果是为了休息,就应该尽可能地待在德国,这样做有意义吗?

哈罗德·蔡思: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在德国进行各种类型的旅行,比如冒险旅行、亲子旅游,甚至包括发现之旅——这取决于你想发现的是什么。

不过,如果有人站在大众汽车生产线旁说,“我现在只想能有两个星期一直躺在太阳底下”,那么我没有权利对他说,你不能这么做,你应该来一次文化之旅,或者待在家里。每一个人都有休息的权利,对于许多德国人来说,阳光、沙滩和大海是休假不可或缺的标准配置。

首要的是,每一位旅行人士都应该确保不再制造额外的垃圾。

fluter.de: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旅行议题是否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主流话题?

哈罗德·蔡思:在德国,有三分之一的国民认为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旅游方式很重要,但只有非常少的人愿意为此付出金钱,因为从统计数据来看,拥有为可持续性发展付费意愿的人所占的比率是一个非常低的两位数(即远远不到三成)。到目前为止,生态旅行还只是一个在特定的小圈子里被人们热烈探讨的议题而已,主要是左翼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此相当关注。但是,这也是一个一步一步不断被实践的主题,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将它看作重要的议题。人们期待着能够同时兼顾可持续性发展的旅游公司的出现。

fluter.de:对二氧化碳排放进行强制性补偿的做法是否行得通?比如说,通过对航空飞行征收更高的碳排放税?

哈罗德·蔡思:是的,这是可以考虑的,但是强制性补偿的做法必须在所有国家都参与进来的前提下才能行得通。如果单单只是德国这么做,那么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就自动获得价格方面的优势了。而且,如果要征收所谓的二氧化碳税,那么最好对所有产品都加征,而不只是针对旅游业。这样也使消费者能够省去许多伤脑筋的思量,比如说,他们就不用反复考虑,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购买德国本地产的苹果比来自新西兰的更有利于环境保护。

fluter.de:为什么这么说呢?

哈罗德·蔡思:因为消费者可以直接从价格上获得信息,也就是说,产生较多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苹果将更贵一些。不过设计和征收类似的税费显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其中一直被热议的一个问题就是,人们用这方面的税收做什么?是投资给环境保护项目吗?前几年,在对从航空领域征收的碳排放税没有与特定用途挂钩之前,这个议题也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fluter.de:旅游人士自身是否也应该积极地投入环境保护当中?今天,不断有呼吁发出,请求在海滩度假的游客们每天从大海里捞取一些塑料垃圾,以减少污染。

哈罗德·蔡思:首要的是,每一位旅行人士都应该确保不再制造额外的垃圾。游客们从抵达酒店开始就可以咨询一下,当地是如何处理垃圾的。身为旅游人士应该关注有关垃圾处理等方面的问题。该领域的从业者是从哪里获得酬劳的?废水流向什么地方?旅行人士也应该从帮助清洁着手,这是非常光荣的行为,没有任何坏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政府必须能够确保环境的清洁有序。
   

哈罗德·蔡思(Harald Zeiss)教授在座落于萨克森-安哈特州(Sachsen-Anhalt)韦尔尼格罗德市(Wernigerode)的阿尔茨大学(Hochschule Harz)任旅游管理学教授,同时也是该大学辖下可持续性旅游研究所(Institut für nachhaltigen Tourismus)的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