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应潮流而变的图书馆工作
“重点是人,而不是媒介”

图书馆的未来
© raumlaborberlin受柏林文化项目委托拍摄

图书馆塑造未来,但图书馆本身却前途莫测。

作者: 莱奥纳多·诺维(Leonard Novy)

    曾几何时,书籍一直被认为是通向世界的一扇门户。想要跨进这扇门的人,不可能绕过图书馆这条必经之路。图书馆曾是收集、探索和获取知识的地方。如今,在谷歌、维基百科和数不胜数的电子书和电子杂志大行其道的时代,世界上所有的知识似乎都近在咫尺,只需几次点击就能出现在手机、电脑或电子阅读器上。在这样一个时代,图书馆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可预见的将来,人们在谈及图书馆和图书管理员的时候,是否会将其列入那些被摧枯拉朽的数字化运动淘汰的过时服务和行业名单?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论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一方面是穷途末路的悲观论调,一方面是蓄势待发的乐观憧憬,很难得出简单一致的答案。与之联系在一起的,是形形色色的发展和挑战,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充满矛盾。 

门类繁多的图书馆

    乍看上去,图书馆的现状似乎还算不错:尽管数字媒体无处不在,德国人光顾大学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的频次却有增无减。大约2亿2千万的年平均接待量使其当之无愧地成为德国为数众多的文化机构中最受欢迎的对象,甚至排名在博物馆、电影院和举办德甲赛事的体育馆之上。不仅如此,超过一万所公共图书馆和科学图书馆也可谓门类齐全,丰富多样。如果说,访客如云的科学图书馆是将知识的获取和生产摆在首位,那么遍布各地的城市和社区图书馆则显然更注重打造高品质的休憩和社交场所。原先方便借阅的功能性布局,已让位于舒适惬意的环境设计,咖啡飘香的书吧吸引着爱书人的光顾,各种朗诵会和丰富多样的活动也使图书馆的服务项目趋于完善。 

明日黄花或旧瓶新酒?

    社会学家将图书馆的复兴归因于它在住宅和职场之外开辟出非商业化的“第三空间”功能(雷·奥尔登堡语,Ray Oldenburg),同时还满足了现代人从一个全球化和遍布网络的世界上暂时隐退的心理需求。对于一些人来说,图书馆是远离尘嚣的精神家园,对另一些人而言,图书馆则为他们提供了不论贫富,平等参与文化生活和公共生活的唯一机会。恰恰基于这种面向所有人开放的非商业化特征,公共图书馆才成为推动民主的一个积极因素——至少在理论上如此。然而,许多图书馆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现状却表现出一种全然不同的危机四伏的征兆。有人说这样的困局甚至都不是拜数字化所赐,因为早在互联网还未发展成大众媒介之前,图书馆业就已然开始日薄西山了。公共预算赤字导致图书馆经费大幅削减,从图书资料,设备购置费到人员开支和开放时间都被迫全面压缩。近年来,图书馆的纷纷合并乃至关闭已变得司空见惯。尽管德国大城市新落成的一系列图书馆项目引人瞩目,也难以掩盖散落在偏僻地区的图书馆大多陈旧不堪、难以为继的事实。在这种情势下,产生“图书馆的黄金时代已一去不返”的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是旧瓶新酒还是明日黄花,谁又能分辨出这其中的区别? 

创新与传承

    而与此同时,人们对图书馆的功能需求却并没有丝毫减少,它所肩负的任务也比以往更为复杂多样。除图书之外,电子媒介、音乐、游戏、电影也都成为了借阅资源。在网络文化消费唾手可得的今天,图书馆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把提供信息作为其存在的唯一合理依据。帮助各年龄层次和社会背景的人群具备在信息洪流中筛选有效内容的媒体素养,正在成为一项越来越重要的工作。而图书馆天然地适合于这一目标。但为此它也需要配备相应的物质和经济资源,尤其需要对自身定位做出调整。眼下,诸如图书管理等一些传统功能正渐趋淡化,与用户相关的工作则变得日益重要。“图书馆面向的是人,而不是事物。”美国图书馆专家瑞贝卡·史密斯·埃尔德里希(Rebekkah Smith Aldrich)如是说。重点是人,而不是媒介。这样一个原本不言而喻的常识,在许多图书馆业界翘楚看来却意味着观念上的彻底转变。一些怀疑论者则担心,在做出必要转变的同时也难免有所失,比如对图书和纸媒的重视将不复以往。与此同时,批评图书馆热衷营销、形式大于内容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面对急速变化的大环境,一方面提出能够满足时代需求的空间、媒介和教育策略,同时又能巩固既已取得的核心成果,对图书馆来说绝非易事。知识宝库和文化遗产,教育机构和社交场所,有形空间与无形理念——图书馆过去曾经、现在也仍然集诸多功能和特点于一身,同时也因目标和对象人群的不同而各有侧重。“图书馆尤其能够给人以惊喜”,2016年以前一直担任魏玛安娜·阿玛利亚公爵图书馆(Herzogin Anna Amalia Bibliothek)馆长的米歇尔·科诺赫(Michael Knoche)在他出版于2017年的《图书馆理念及其未来》一书中写道。这句话的含义是:在图书馆里,读者会和一些意料之外的内容和题目不期而遇,跳出“习以为常的检索规则和知识路径”,正如互联网提供信息的那种方式。人们完全有理由把图书馆描述为前谷歌时代的“搜索引擎”,但它事实上发挥过比这更多的作用,远不止是一种工具。 

图书馆塑造未来

    有专家指出,恰恰在今天这个知识激增的巨变时代,图书馆对于提高一个社会的凝聚力和危机应变能力来说显得尤为重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即使图书馆不存在,有朝一日人们也会把它发明出来。但未来的图书馆很可能与它作为一个工作场所被托付给这一代图书管理员时的样貌完全不同。如果图书馆的工作重点不再是图书管理,而是转向读者本身,那么图书馆在布局、建筑和设计方面需要做出哪些改变?在一个不平等日益加剧、假新闻和网络操控无孔不入的时代里,如何以一种合乎潮流的方式促进公民的民主参与、提高其媒体素养?图书馆如何才能让远离教育资源的弱势群体对它提供的内容产生兴趣?未来的图书管理员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问题盘根错节,环环相扣。总的来说,作为一个行业和一种公共资源,图书馆的面貌正在发生改变。图书馆在未来将如何满足人们的各种期望,对此并没有一个简单明确的答案。图书馆的未来,一方面取决于具体的图书馆机构是否能够在运营过程中重新定义自己的社会角色,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一个问题,即它对于我们的社会究竟有什么样的价值。
 

Next Library® Conference发起于 2009年,现已成为探讨公共图书馆未来发展的最重要的会议之一。2018年9月,会议首次在柏林举行。在接下来的几周,歌德学院将推出“图书馆的未来”系列,详述图书馆行业的现状、未来挑战及成功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