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时间外保持通讯畅通 不再随时候命

时刻保持通讯畅通使得“真空时间”不再可能
时刻保持通讯畅通使得“真空时间”不再可能 | 图片(局部)©Fotowerk – Fotolia.com

心理学家认为,通过智能手机随时候命会让雇员身心俱疲。一些德国企业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

  周五下班后一小时,手机铃声响起。也许玛蒂娜本不该接电话——她并非经理,只是普通职员,但这样似乎显得有些不太礼貌。她的上司还是直截了当地在电话中表示,她的项目成果不太尽如人意。一小时后,她又收到了上司的邮件,让她周一早晨到办公室见他。玛蒂娜不得不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几乎无法入睡,她的周末基本上也就这么毁了。

  这是一个杜撰的场景,却是当今职场生活的鲜明写照。根据信息技术协会Bitcom在2011年圣诞假期前公布的一项研究,71%的受访雇员表示,即便在假期他们都必须保持手机和邮件畅通。另有多项调查显示,晚间和周末保持时刻候命的员工比例占总职场人士的27%至88%。普遍来看,女性更容易被联系上:Bitcom的调查显示,随时候命的女性比例为四分之三,而男性的这一比例相对只有三分之二。“在现代社会中,随时保持通讯畅通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了。”法兰克福大学职业与组织心理学教授迪特·查普夫(Dieter Zapf)说,“此外,年轻一代对智能手机的依赖度程度更高,他们时刻都在使用手机,并且通过手机随时保持私人联系。”

为何雇员难以抗拒?

  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中,保持通讯畅通在各领域都已是一种迫切需要——譬如某家企业希望进军国际。对于管理者来说,随时随地保持电话和邮件的持续畅通无可厚非。但为何普通员工也不能幸免?他们并没有义务在下班后必须保持联通——即便是配备了工作手机,这一切看起来也实在荒谬。

  “如果确实有必要在工作时间以外保持通讯畅通,那么最好能够形成书面规定,对于额外的工作量雇员也有据可依。”慕尼黑的劳工法律师福尔克·雷曼(Volker Lehmann)表示,“否则,将额外工作作为加班来处理将会十分麻烦。”

实现自我,牺牲健康

  压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雇主通常并不向雇员支付这些超时工作的工资。人们如此乐于保持随时候命的原因之一是:部分人需要通过智能手机来实现自我。“如果上司在下班之后来电,这当然表明了个人的重要性。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自我价值感的体现”,迪特·查普夫解释说。尽管人们对于时刻候命所引发的压力的态度不尽相同,职业心理学家还是告诫大家警惕无法从思想上摆脱工作困扰所带来的“有害影响”。若休息时间无法得到保障,体力和精神会不断被消耗。从睡眠障碍到职业倦怠,这些都是可能出现的症状。此外还有对社会生活方面造成的影响:“如果父亲在家中每隔半小时就要拿起手机通话,这显然会激发家庭矛盾”,查普夫说。

  尽管如此,大多数企业目前并没有严肃对待这一问题,原因之一就是他们的雇员并没有对此表示抱怨。然而根据联邦心理治疗协会的数据,仅从2004年到2011年因精神疾病造成的缺勤纪录就增长了十四倍。这对企业造成的生产损失不可低估。

  “个体员工通常没那么容易违抗上司的决定”,劳工法律师雷曼解释说,“然而在德国,企业工会在劳动时间和劳动保护这些议题上有共同决策的权利。这意味着,有责任心的企业工会能够干预企业主管的不合理要求——特殊情况下甚至可以采取法律手段。”

1100名大众员工得到企业工会的保障

  自由时间不容侵犯——人们对此领悟很晚。与之相关的是汽车生产厂商大众集团的企业工会在2011年底取得的一次意义重大的胜利。根据一项企业规定,工作结束三十分钟之后邮件将不再被转发至工作手机,而只有在工作开始之前的三十分钟这些邮件才能再次被调阅出来。虽然这一规定不适用于经理级别的管理者,但仍有超过1100名员工得以保障,在下班之后不再被工作邮件干扰。

  紧随大众集团步伐的是宝马、彪马、E.on、德国电信、拜耳等一些企业。例如能源企业E.on规定,下班二十分钟之后不允许进行工作邮件往来,而德国电信也被员工敦促加强自我规范。根据该电信企业作出的一项承诺,除紧急情况外,企业员工不得在其休闲时间内被打扰。

  最近一项举动是联邦劳工部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2012年六月敦促出台明确规章。企业必须明确定义,哪些员工需在哪些情况下保持通讯畅通,此规定意在保障雇员不被超额工作所累。“休息时间应处于信号真空状态。”劳工部长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