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墙 免于遭到突袭

EU observers monitor Georgian South Ossetian border
© David Urbani

妮娜‧布斯曼讲述她在南京和欧洲与围墙打交道的经验。

  有一个德语专业的女学生曾经问我:“德语里‘翻墙’可以说成Ich springe über die Wand么?”。我回答说:“不可以,应该说成über eine Mauer,因为Wand 指的是室内的墙。”刚说完这句话,我却觉得有些不确定,不知道我的回答是否完全正确。我们乘坐的客车行驶在南京大学新校区沿线,这里远离南京老城区。在由灌木和树构成的绿化带边可以看到白色的围墙,这个围墙应该能够保护校园的安全。我们其实有一条捷径,那就是从这堵墙翻过去,但是如果真这么做的话,这个墙又太高了,如果爬的话呢,还太滑。我们绕路来到了校园入口,那是一条六排车道,刚刚铺完沥青,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空旷。这条路修得这么宽,似乎是为了应对未来才有可能出现的车流。这里有着郊区里特有的安宁,似乎这里一切在蓄势待发,等着有人来使用它们、等着有人来此逃亡或者等着有人进攻 。我们穿过有门卫把守的东门,从无人使用却限速很低的大街(Spielstraße)来到了大学园区。

  墙(Wand)不一定总是在内部的。高速公路上的防噪墙就在外面。我不久前还读到过,一个围墙(Mauer)是堆砌而成的大型的墙(Wand),也就是说把灰浆和砖石放到一起砌成的。不管怎么说,一堵墙就是一个阻挡逃亡或者抵挡袭击的户外建筑物。

  有人建议我从引申义角度去解读围墙(Mauer)这个词。但是,特别是涉及到厚砖石以及安全与死亡,我感到很难为此做出任何形式的比喻。我已经知道,数字围墙和头脑中的围墙都是存在的。如今的围墙可以不用砂浆和砖石来砌。有的人有这样的观点:围墙是由什么材料和什么物质建成的并不重要。但是,世上还存在着一种人们无法逾越的围墙。

  比比喻更真切的,是那件让我感到愤怒的事:当刚到南京并且开始熟悉这里道路的时候,我发现我必须要穿过一个封闭小区,因为它阻挡了前往莫愁湖畔的入口。这里的围墙并不是特别高,穿行在高层建筑之间,途经地下车库入口和游乐场以及监控摄像头之后,我终于可以看到湖和公园。在马路的另一侧是一个洗车场,有几个年轻人在清洗几辆越野车,也许以前给大象洗澡就是这么洗的吧。此外还有一家钢琴店和一个法国烘焙店,再向前走几步就是几家路边大排档。我们能够看到在阳台前晾晒的衣服和香肠还有小型机动车修理厂。这些其实也很有趣,但是我想去的是那个湖。

  终于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逃离,来到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静谧的花园!如果没有边界限制的话,空间也许就不再是空间了。看到前面刷成白色的墙,我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这里每一块砖石,每一个角落都有着某种含义。

  我来中国的第一天就游览了南京的城墙。这里不再是边界,但是围墙依旧存在,也许是我见过的最高、最厚、最长的围墙了。在高速公路上我看到城墙从飞机场开始一直延伸到市中心,沿着未开垦的土地和一些烂尾楼、穿过近代和现代修建的住宅区,这是一座早已从它古老防御设施中超越出来的城市。我在同一个下午还参观了公园,只有在公园的边缘还整齐排列着城墙: 在东边有城市和公路以及最高的酒店建筑。西边是玄武湖,湖中有很多小岛。此外还有几座塔和停靠在岸边的脚踏船。在花坛中有伪装成石头的音箱。城门边有出售纪念品和甜食的小店。游客可以凭门票登上城墙,并且沿着城墙漫步,也可以走进城楼之中。以前的武器库如今是一个展厅,展出建筑与历史,展览中包括有北中国长城的照片,它是世界上的第一条边界。此外,我们还能在展览中看到地球上其他地区的要塞,比如中东和欧洲。我领略了大量的围墙,并且了解到建筑工人过去要在自己砌的每一块砖石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如果哪块出了问题,就能找到对此负责的人。

  现在很少再修建土城墙、石城墙、碉堡和关隘来防范外来入侵和突然袭击了。过去的石头防御工事上长满了青苔,它们位于森林以及停车场之中。国家和国家联盟如今采取更加有效的防御措施。它们不再使用巍峨的城门,而是使用门禁闸、自动扫描门禁、生物特征识别系统和视频监控。在欧盟边境上也设有安装了视频监控的隔离栏,在地中海上有警察船巡逻,这是避免有人偷渡到欧洲。人们在那里使用的语言不再是军事化的语言。这里每天都有人死亡,但是没有外来的陆军骑兵、没有海盗,这些都没有。难民的潮水被挡在围墙之外。困境之下他们做了人类一直以来在做的事:离开,到别处去。在欧洲,人们称他们为难民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