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与文化 “裸体如今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在北欧颇受欢迎,在南欧却让人厌恶:对于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这件事,世界各地的看法却大相径庭。来自莱比锡大学的文化历史学家,麻仁∙莫林女士接受采访,深入探讨这一富有争议的话题。

莫林女士(Maren Möhring),电视剧《瑞典欢迎你》(Welcome to Sweden)自2015年1月起在德国电视台播出。剧中描述一位美国人移居到其女友的家乡,瑞典。在那里,他经历了几次文化冲突——例如洗桑拿。请问斯堪的纳维亚人真的可以毫无顾虑地脱光衣服吗,还是这只是一种陈词滥调的刻板印象呢?

与其它地区相比,裸体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绝对算是常态。早在1900年左右,裸体主义运动在德国兴起之时,人们就以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为典范:“看看人家,裸体是件多么自然的事啊。”

(从裸体文化的角度来看),欧洲国家与美国之间有着很大差异,即便欧洲各国之间差异也不小。德国的天体文化经历了怎样的发展?

歌德曾经说过,“赤裸方为真我(der wahre Mensch ist der nackte Mensch)”。这意谓本真之心会被衣物所掩盖——在他看来,裸体与自然本是一物。裸体主义运动(FKK)致力于把“人体”这个概念去色情化。裸体主义者认为,裸露的人体本身并没有刺激性,是我们投向肉体的目光赋予它色情的意味。

 „德国特色“

从历史文化的角度考虑,您认为在公共场所裸体和政治立场之间存在哪些联系?

服装代表着文明的束缚与禁锢。在1890年的时候,“人们应该脱下衣服以解放自我”这种说法不仅非同寻常,更是极具革命性。从上世纪20年代起,裸体主义运动开始壮大,这其实只是一种德国特色,其他国家并非如此——主要原因在于当时的裸体主义运动利用裸体来宣扬保持种族血统纯正以及优生论的思想。裸体文化在德国传播最广。美国虽然也有裸体主义俱乐部,第一家却是由德国人在纽约附近创立的。

近年来,德国人对裸体的看法有什么样的变化?

从裸体主义运动萌芽、历经各个时期的德国,直到1900年左右,所谓自然的身体就是带有毛发的身体。在上世纪80年代,歌手妮娜(Nena)因为登台时一如既往地并未刮除腋下的汗毛,曾在英国引发了一场小小的丑闻。而在德国,只有少数人才会觉得这种行为很奇怪。人们理解的自然就是:改造自己的身体才是不自然的事情。相似的还有那时德国的女权运动,人们拒绝穿文胸。身体就应该像与生俱来的那样简单,不被束缚、不被包装,而是——主观赋予的——无拘无束。

宗教在此过程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尽管我们经常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直到今天,人与身体的关系仍然烙有深刻的宗教印记。在德国东部,宗教没有那么重要的作用;因此裸体文化在这里大受欢迎。而在南欧,天主教灌输的是另一种人与身体的关系,那里的人觉得在公众场所裸露身体很不体面。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半裸上身游泳在诸如意大利或西班牙就流行不起来。同样,在两德统一之后,德国和波兰边界的居民也因为波罗的海的海边浴场(的“ 裸体文化”)而大加讨论,因为深受天主教影响的波兰人民完全无法接受裸泳。

两德统一至今已经25周年,德国东西部对这件事的看法仍有差异吗?

根据我个人在莱比锡的观察,大多数人都认为裸泳很自然。在从前的民主德国,裸泳曾经具有某种特别的意义,因为这是东德人民能够感受身心自由的时刻,有种至少在波罗的海浴场能够不受打扰的感觉。

 „压力有所增加“

现今,裸体又受到哪些观点的影响呢?新闻和广告里展现的都是完美的裸体。是否从前主要是道德压迫,而今天则是审美压力?

随处可见的完美躯体为视觉审美带来了巨大压力。不过,早期的裸体主义运动也未必有所不同,因为那时的照片并没有展示平均水准的人体。相比今时今日,当时的人体并没有那么健美。例如,在七十年代的詹姆斯∙邦德影片里出现的女性虽然十分苗条,可是也有赘肉。如今的女性为了展示自己的裸体,每天都会要在健身房里消磨长达几个小时。

裸体在如今的德国是个怎样的概念?

谁想裸泳或者裸蒸桑拿,就尽管去吧。这已经成为理所当然之事。另一方面,“裸体一是件完全自然的事”这种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因为媒体全球化和移民潮的影响,我们接触到各种各样对于身体的观点。我们将在未来数年对此进行深入思考及探讨。

麻仁·莫林博士/教授(Maren Möhring)是莱比锡大学文化研究所的执行所长。她多年来从事研究德国人与裸体文化的历史和关系。她的博士论文题目为《德国裸体文化中的大理石躯干和躯体构成(1890-1930年)》,同时,她也是在线杂志《人体政治——探讨人体历史的杂志》的联合创办人和发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