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插画 一门独特的艺术

唐娜·乔·纳波利《威尼斯的女儿多娜塔》插图
唐娜·乔·纳波利《威尼斯的女儿多娜塔》插图 | 照片:© 亨莉埃特·索旺

插画艺术正在德国蓬勃复兴。鉴于电脑技术的广泛采用,人们对传统手工插画的关注和赞赏与日俱增。

  博洛尼亚儿童书展是全球插画行业最重要的盛会。2016年,德国被指定担任书展贵宾国,这正体现了对于举世瞩目的德国插画师的肯定。因为在博洛尼亚,图书插画十分受重视。尽管过去十年,插画行业在德国也赢得了不少声誉,然而迄今为止,德国本土对这项职业的重视却仍落后于国际水平。

用电脑做实验

  正是由于电脑技术的广泛采用,人们对传统手工插画的关注与赞赏与日俱增。不仅插画界是这样,排版体系等其他行业同样如此。然而,回归传统的插画师绝不是要从根本上放弃电脑的使用,而是常常将信息技术的各种手段与其个人风格有机结合起来。沃尔夫·埃尔布鲁赫(Wolf Erlbruch)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他身为全球最成功的插画家之一,最近利用电脑绘图,但也并没有因此掩盖他独特的画风。

  不过,拥有1300名会员的德语区最大的插画师协会“插画师组织”却抱怨说,该组织所代表的这一职业群体享受的工作待遇并不好。尽管从本世纪初开始,各大报纸和杂志为了与早已被滥用的照片区别开来,越来越倾向于重新使用插画,然而插画的报酬却止步不前。

来自低收入国家的动画片

  绘本、动画片、漫画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的薪酬并没有随着大众关注度的上升而同步增加,而另一方面在计算机辅助制作的压力下,人们越来越希望画师能够迅速完成作品。

  动画片制作由于需要大量人力,因而几乎全部是在工资水平较低的国家完成。在德国图书市场上,漫画、绘本等插画作品仍然没有享有与法国、意大利、日本、美国等相同的地位。因此,大多数德国插画师都不得不在工作中拓宽广度,这不利于他们形成具有个人特色的风格。

个性化线条、独一无二的风格

  • 《牙刷》,《美国插画年刊》第20号封面 © Amilus Inc.
    《牙刷》,《美国插画年刊》第20号封面
  • 阿克瑟尔·舍弗勒《波西和皮普》 © Carlsen出版社
    阿克瑟尔·舍弗勒《波西和皮普》
  • 弗朗齐丝卡·诺伊伯特、安徒生《夜莺》 © 弗朗齐丝卡·诺伊伯特
    弗朗齐丝卡·诺伊伯特、安徒生《夜莺》
  • 尤塔·鲍尔《大嗓门妈妈》插图 © Beltz出版集团
    尤塔·鲍尔《大嗓门妈妈》插图
  • 米夏埃尔·索瓦的插画 © Antje Kunstmann出版社
    米夏埃尔·索瓦的插画
  • 菲利普·威希特《飞翔的雅各布》 © Beltz und Gelberg出版社
    菲利普·威希特《飞翔的雅各布》
  • 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奥斯卡》插图 © Gerstenberg出版社
    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奥斯卡》插图
  • 《叙事诗大全》,塔蒂亚娜·豪普特曼插图 © Diogenes
    《叙事诗大全》,塔蒂亚娜·豪普特曼插图

  而个人风格是画师取得个人成就的重要前提。对于目前活跃的插画师中最有名的几位,公众都已形成特定的欣赏方式,并能辨认出其各自鲜明的个性化线条。这些插画家包括:沃尔夫·埃尔布鲁赫(Wolf Erlbruch)、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Rotraut Susanne Berner)、克里斯托弗·尼曼(Christoph Niemann)、尤塔·鲍尔(Jutta Bauer)、菲利普·威希特(Philip Waechter)、弗朗齐丝卡·诺伊伯特(Franziska Neubert)、尼古拉斯·海德尔巴赫(Nikolaus Heidelbach)、萨比娜·威尔哈姆(Sabine Wilharm)、沃克尔·福勒(Volker Pfüller)、安珂·福伊希滕贝格(Anke Feuchtenberger)、克劳斯·恩西卡特(Klaus Ensikat)、萨比娜·弗里德里克森(Sabine Friedrichson)、阿克瑟尔·舍弗勒(Axel Scheffler)、塔蒂亚娜·豪普特曼(Tatjana Hauptmann)、米夏埃尔·索瓦(Michael Sowa)、亨丽埃特·索旺(Henriette Sauvant)、汉斯·特拉克斯勒(Hans Traxler)、比奈特·施罗德(Binette Schroeder)和亨德利克·多尔加滕(Hendrik Dorgathen)等。

  以上列举的这些人中几乎没有动画艺术家或漫画家的身影,这并非偶然。因为人们对插画的认识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图书和杂志市场的影响,尽管对这一行业的一些年轻代表(例如克里斯托弗·尼曼就是个典型)而言,二者的界限早已消失。现在,如果有新人想要进入插画市场,他首先就要准备好凭借自己的画作在网上和智能手机上立足,而这当中经常需要包含动画元素。

“好看的图书”原则

  插画正逐渐脱离它曾经紧密依附的“文字”。“插画”这一概念的拉丁语词源“illustrare”表明了它最初的功能,即通过附上的图画来解释文字。然而如今的插画在理想情况下,最好是脱离文字也能理解,因为这样一来,它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欣赏并推销。这使得插画师与过去相比,作为艺术家的独立性更强,因为现在,作为插画作品基础的不再是外部的文字,而更主要的是插画师自己的创意。

  但同时,电子书带来的挑战使得德国人开始回归“好看的图书”这一原则,这一点正好可使插画师获益。精美的图书设计和装帧应成为印刷品的有力卖点,而近年来,传统文学出版社推出的插画图书的数量也有显著增长。

全新的集体认同感

  因此,与动画或漫画不同,图书插画在德国除了法兰克福书展和莱比锡书展外,竟然没有专门的行业大会,这一点着实令人诧异。

  在人们一贯的印象中,插画师都是独立埋头工作的,不过,法兰克福的“Labor”和柏林的“Monogatari”等联合艺术工作室正在慢慢纠正这种印象。同时,“插画师组织”的会员在不断增加,同样说明在德国,行业的集体认同感正在形成,插画这门艺术也在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