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福利建筑 共享、廉价、坚固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 安德鲁·阿尔贝兹

公共福利建筑具有哪些特点?为什么其中的洗衣房和自建屋项目举足轻重?柏林的建筑师团体——“应用城市发展研究所”(ifau)成员克里斯多夫·施密特(Christoph Schmidt)将逐一解答。自1998年以来,他所在的应用城市发展研究所一直借着跨学科专业人才的合作,致力于不同的城市规划与建筑项目。

       施密特先生,你对“公共福利建筑”有着怎样的理解?

       公共福利建筑旨在通过私人及公共空间的设计来实现城市人口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具体来讲主要涉及三个方面:其一是住宅价格低廉。公共福利性住房建设和由政府实施的城市规划,有助于防止弱势群体在社会中受到排挤和孤立。

       其次,分享和拥有的概念具有重要意义。这意味着它并不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规划,而是项目从一开始就要兼顾到住户和当地参与者的各种设想及需求,其中包括对交流空间和互动空间的管理。小区内的互动空间如青少年和家庭活动中心、市区图书馆或花园,这些都属于免费使用的公共场所;出租公寓的大楼里的互动空间则可能是受住户青睐的公用洗衣房。这种基础设施可以通过公共方式加以管理,而无需在每套住宅中为洗衣机单独辟出几平米空间。如果再添置一台咖啡机,便为营造一个适合日常生活的公共空间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其三,建筑师的职责还包括满足不同社会阶层的需求,也就是为人口结构变迁等因素所导致的空间改造提供实现的可能。这个问题并不总是需要通过兴建房屋来解决,比如有许多老年人孤身一人住在一套大房子里,他们乐意搬到小一些的房子去住,但新住处最好位于他们所熟悉的街区。为此必须要有相应的配套服务和组织管理。

      有一点很明确:要实现这一切首先必须制定具有约束力的目标规划,要有相应资质的房产中介,以及有关方面的积极参与:例如城市规划师、社区、开发商、投资商和当地民众。

       在你看来成功的公共福利建筑有哪些?

       2012年在汉堡威尔海姆贝格区建造完成的“框架建筑DIY”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自科隆的BeL建筑师事务所秉持的设计理念是,通过自建住宅的形式来打造价格实惠的居住空间。他们为住户提供了技术成熟的钢筋混凝土骨架,由住户自己在此基础上逐步扩建,户型结构还可以根据需求灵活变换。

         在柏林寸土寸金的施普雷河岸边,施普雷菲尔德项目也同样结合了高品质和低廉租金的特质。这三幢公寓大楼由施普雷公共住宅建筑合作社建造,内有44套住房,公共空间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与此同时,合作社这种组织形式也为公共福利建筑项目的长久保障树立了一个典范。

 
  •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安德鲁·阿尔贝兹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安德鲁·阿尔贝兹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安德鲁·阿尔贝兹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安德鲁·阿尔贝兹
    R50,柏林里特大街50号,ifau 与杰西科·费策尔| HEIDE & VON BECKERATH
  • “框架建筑DIY”项目,汉堡威尔海姆贝格区,BeL建筑师事务所 © 汉堡IBA股份有限公司 / 贝尔纳德特·格里姆斯坦
    “框架建筑DIY”项目,汉堡威尔海姆贝格区,BeL建筑师事务所

      从巴黎公寓大厦Tour Bois le Prêtre 的修建可以看出,基于社会和经济方面的种种原因,住宅改造通常要比破旧立新更加合理。这幢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高层公寓的住户以低收入家庭为主,Druot und Lacaton&Vassal 建筑师事务所在此成功地实现了他们的设计意图,使得这幢大楼免于被拆除的命运。他们在原有住宅的基础上扩建出一个由预制件构成的温室区,该区域从外部和公寓的外立面连为一体。这种锦上添花的做法既节约了能耗又储存了热量。

       “共建共享,实惠经济”——这是柏林克罗伊茨贝格的集资建房项目R50提出的口号。这幢2013年建造完成的大楼是由您所在的应用城市发展研究所和建筑师杰斯科·费策尔(Jesko Fezer)以及Heide & von Beckerath事务所联合设计的,你从中获得哪些经验?

      这幢共有19户的六层公寓楼项目是经过我们和所有住户反复协商后一步步实现的。其中采用了一个只保留了必要结构的钢筋混凝土骨架,简单而又坚固,基础设施中有一部分移至户外,木质外立面由预制件构成,由贯穿每个楼层的环形走廊取代阳台,为灵活自由的户型设计提供了可能。两层楼高的公共空间和带有夏日厨房的屋顶露台为整个项目增色不少,这个方案是业主们集体决定的,由他们集资兴建和进行管理。住户定期在公共空间里聚会,举行各种庆祝活动,或是为邻家孩子补习功课。

       应当针对公共福利政府做出哪些政策上的调整?

       参与和分享,坚固、灵活而实用的居住空间,探索和尝试各种新的低成本、高品质住宅建造方法,新的房屋所有形式和出资方式如合作社、土地租赁等,可以对城市中不同社会阶层间的平衡起到积极影响。这一点早已成为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城市理论研究者以及越来越多城市官员的共识。

       眼下唯一欠缺的,是如何将这些原则贯彻到社区和住宅建筑公司的实际操作层面。

       或许一个具体的步骤可以是:在更大范围上采取诸如合作性的建筑用地开发、城市规划协议这些形式。在新兴项目的分配方面,市政府必须为对租金和入住资格有明确限制的社会福利住房划定不低于50%的份额,此外还应吸纳地方组织参与公共福利住宅的规划和开发过程,吸引投资者参与福利性基础设施的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