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简化” 最小化的居住空间

简陋酒店位于曼海姆的“科里尼沙滩别墅”,由Yallayalla建筑事务所设计
简陋酒店位于曼海姆的“科里尼沙滩别墅”,由Yallayalla建筑事务所设计 | Photo: Arthur Bauer

小房子,大契机:柏林内格里建筑事务所(Nägeli)设计师古德龙·萨克向我们解释,为什么今后的住宅会极端简化,以及她正计划在一座公墓上造公寓的原因。

萨克女士,德国现在是否出现了建造小型房屋、在极小空间里居住生活的潮流?

潮流还暂且谈不上,因为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仍然有非常充裕的土地资源,即使是柏林这样的大城市也是如此。尽管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规划师关 注小型住宅和房屋的发展,主要出于三个原因。一是德国国内的住房市场压力也在不断增大,地价越来越贵。二是人们不断扩展用地面积,并非长久之计。三是数字 化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使得我们对居住空间更加重质而非重量。我还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房间里摆了两张大书桌用来绘图,而现在我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甚 至都不需要桌子来摆放。

极小化空间解决方案有哪些例子?

在艺术和建筑两个学科交叉的领域出现了一个个短期的举措,设计出了富有革新性、经济上又能让人负担得起的住宅形式,反映出极小化住宅的社会现实 意义。例如“居住实验室” (raumlabor)小组发起了“简陋公寓”(Shabbyshabby Apartments)行动,引发人们关注慕尼黑的住房紧张问题。

但是再小的房子,也可以长期居住。在慕尼黑弗莱曼,大学生服务部出租了六间“方块屋”,每间面积为6.4平米,可供大学生休息、工作、淋浴、做 饭等。柏林则建造了一个由集装箱组成的大学生社区,每个集装箱居住面积有26平米。汉堡或柏林有些人平时就住在船上,他们也知道如何把居住需求降到最简。 当居住空间非常狭小的时候,人们就不得不十分仔细地加以利用,因为每个角落都弥足珍贵。我们的事务所目前正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附近一座废弃的公墓上建造二 层小公寓。方块屋设计面积为40至60平米,一间屋子售价在10万欧元左右。

住户都有谁?

这种小型住宅的买家和住户一般是那些手上资金不多、但拥有巨大创造潜力的人——例如其中一位是一名女厨师兼乐手。她和社区邻居们住在柏林市中 心,因此他们有意识地安身于一个面积有限,但有多种利用可能的居住空间内。这些人是时代的先锋。他们拥有与主流价值观相左的看法,正是他们为全新居住形式 的发展铺筑了道路。有一点很重要,不管是用于房产购入、还是租借,小型公寓在经济上都更让人负担得起。因此对于那些工作不太稳定的人来说,这种住房提供了 一种生活保障。

方块屋也适合有孩子的家庭吗?

这种两层方块屋结构本身也可以作为复式房屋使用,只需拆除部分木条做的活动天花板即可——它最多也可划分成四个小房间。这样一来,方块屋也适合一家人居住。

这些都是出自我们对空间概念的另一种理解,由此而发展出来的崭新的与众不同的空间方案,目的是为了设计能够适应人们不断变化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适应不同的人生阶段的全新的居住形式。这主要体现在:抛弃常见的两居室设计,转而打造紧凑、灵活的空间,实现智能化、可靠耐用的房屋平面结构。我们之所以 需要这样的结构,并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在发生变化。在许多城市还出现了一些以前看起来并不适合人们居住的空地:例如河岸、废弃的铁轨,或者 像我们正在运作的这个项目一样,是在公墓上。

紧凑的空间、耐用的结构:具体是什么意思?

它指的是最精简的基本居住结构,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增加或者重新去掉其他房间。我们正与一家住宅建设公司合作,计划在柏林潘科区建造一座 “课表大楼”。里面的住户可以像选课表一样,除了租借基本的小居室外,再根据需要增加一定数量的(小型)结构单元。例如,家里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需要单独 的房间,或者把奶奶接到一起来住,再或者需要有一间共用的书房,这些都可以轻松解决。

这种建筑类型很强的适应性还体现在空间的居住和工作的功能不完全分开,而是有机结合在一起。2011年我们为汉堡国际建筑展设计了一座“混合 楼”,其中无需大的结构改动,就能将办公区变成住宅空间,反之亦然。精确规划紧凑型房间,能够使建好的房屋更耐用,居住的时间更长久,因为这样的住宅对于 居民来说,具有长期并且多样的使用价值。

谢谢您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