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威客 数字工人阶级的众包工作者

土耳其人
土耳其人 | Public Domain,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外包这个概念早已为人熟知。这种模式的升级版叫做众包(Crowdsourcing)。企业不再将工作外包给低薪国家,而是承包给在网上闲逛的网友。网上由此诞生了一个新的低薪群体,这很有可能像近百年前流水线的发明一样大大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

他们称自己为众包工人、数字微工或威客(Turker),人数有几百万人。他们在网上工作,搜索电邮地址及分析图片。有了他们,才有那些大大小小的网店里 面的大多数产品说明。他们优化产品说明的文案内容,使其能被谷歌引擎搜到。许多众包工人以此为生,即使时薪只有三、四欧元。他们中的佼佼者甚至能够挣到十 几欧元的时薪,过着颇为不错的生活。他们在例如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这样的平台上工作,这个平台汇集了来自全球190个国家的约50万名众包工作者。德国也有众包工作,主要通过Clickworker这个平台。 这里三分之一的工作者来自德国,三分之一来自北美和南美洲,余下的三分之一则来自于其它欧洲国家。

这种模式早在2005年就在美国出现了。当时亚马逊推出了土耳其机器人网。亚马逊在这个网页上发布人类智能任务,简称HITs。任务完成就有报酬。不过赚得不多,通常一个描述图片的小任务能挣2到5美分。

德国亦有众包工作者

德国亦有数万人在类似亚马逊这种平台上工作。据克里斯蒂安•罗斯赞尼西(Christian Roszenich)这位德国最大的众包工作平台Clickworker总经理所言,已有约50万人在此注册。在类似柏林的Crowdguru这样规模较 小的本地平台共有约15000名注册用户。Clickworker基本遵循和土耳其机器人相同的操作模式:地址搜索或图片评分这样的微任务以几欧分的工资 被大量发布。为德国电商撰写产品文案的写作类工作酬劳丰厚一些:完成一篇文案可挣3到6欧元。在德国,众包工人的时薪通常在8到10欧元的最低工资范围。 不过,只有那些有权查看“高级”任务的熟练众包工人才能达到这个收入。

Clickworker 采用评级体系以确定谁能得到高级任务。收到好评的任务数量会得以统计——只有成功完成了大量任务的人才有权查看报酬较高的任务。至少 Clickworker上面大致如此:如果工作成果没有得到采用,那么就没有报酬可拿。恰恰是相对复杂的文字任务中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单个任务的报酬 并不太高,成功的众包工作者就必须遵循数字计件的原则,即尽可能快地完成尽可能多的任务。这种原则之下错误和不准确自然不可避免。Clickworker 直接给完成的任务打分。需要把工作众包的企业可以直接联系Clickworker这样的平台,平台会负责把工作拆分成微任务,设定单个微任务的报酬,并随 后对任务进行分配和打分。因此德国的众包工人直接受雇于Clickworker这样的企业。在土耳其机器人则有所不同,亚马逊将自己视为纯粹的平台,发布 工作的“请求者 (requester) ”甚至可以是匿名的。工作的发布方设定任务报酬,随后自己为完成并上交的任务打分。

全世界的众包工人联合起来?

因此,土耳其机器人平台上的众包工人同样要持续接受检验。由于Clickworker采用了土耳其机器人的系统,两个平台基于同样的体系运作。 完成大量得到好评的工作就意味着得到更好的报酬和更高级的任务。问题在于,由于不是Clickworker这样的准中立第三方,而是工作发布者直接进行打 分,而他们又免不了给上交的任务给予较差的评价,因为工作发布者既不必说明给出差评的理由,也无需支付得到差评的工作者报酬,而众包工人也无法针对差评提 出投诉。

众包平台上的工作者很难针对这种不公提出反抗。首先,基于亚马逊机器人这类平台的页面设计,众包工人从一开始就近乎隐身。其次,他们几乎没有机会组织起 来,因为每个人都是给自己打工,也没办法结识其他的众包工人。不过,近来他们开始通过给亚马逊总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写公开信的方式来抵制这种“隐身”状态。目前在wearedynamo.org/dearjeffbezos 这个页面上可以看到大量公开信,为深入了解主要来自美国和印度的众包工人的生活打开了窗口。

发起公开信行动的克丽丝蒂•米兰(Kristy Milland)找到了另一种方式进行反击:她以垃圾女孩(spamgirl)作为用户名创立了“威客国度”(TurkerNation)论坛为威客高手 提供交流工作的机会。报酬很少或是给大量任务打差评的任务发布者会被广而告之。因为众包80%的工作量都是由这些论坛上组织起来的威客高手完成,因此受到 他们批评的任务发布者可能会面临任务完成速度变慢、质量明差的危险。

缺乏法律和社会保障

数码微工人的匿名性质令德国的众包工人还未能组织起来。但在德国也有对此监管的必要。杨•马可•莱迈斯特(Jan Marco Leimeister),卡塞尔(Kassel)及圣加仑(St. Gallen)大学经济信息学教授,亦是德国为数不多的众包问题研究学者之一,他强调目前为止“不论是众包工人的社会保障还是法律保障的问题”都未能得到 初步的澄清。对于政界和商界的负责人而言,在Crowdwork这个平台上提供的相对少见的低门槛工作和其它劳务市场上相对合理的工作条件这两者之间找到 平衡,是问题的关键。如何成功实现这种平衡的探讨才刚刚开始。这个讨论很有必要,因为德国的众包工人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而不是减少,这里也有靠众包挣钱为 生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