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环境
服装有毒?

图片(局部):franky242
图片(局部):franky242 | Photo: © colourbox.com

一件T恤怎么可能和一张电影票一样便宜?为什么买一条连衣裙比理一次发花的钱还少?快时尚——便 宜到不得不买的时尚:顾客如斯喜悦,店里人山人海,行业蓬勃发展。然而服装的价格为何如此低廉,只有极少数对此人有所质疑。一个自2015年3月起在汉堡 市举办的展览,“快时尚(Fast Fashion)——时装业的阴暗面”,引领人们揭开时尚的面纱,并从批判性的角度对服装循环再生系统展开探究。

作者: 沃尔克·托马斯(Volker Thomas)

当今时代,纺织业的全球化程度如此之高,其它行业无出其右。欧洲市场上90%的服装都来自孟加拉国、柬埔寨、越南和中国等人工低廉的国家。在欧洲本土已经 已几乎没有纺织业存在。2013年春季,孟加拉拉纳广场(Rana Plaza)的纺织工厂大楼坍塌事件造成超过1100名制衣工人死亡。自此以来,纺织业一直在努力摆脱其不良形象:恶劣的工作条件,对生态环境的毁灭性影 响,无法满足工人最低生存保障的工资水平,和含有毒化学物质、会导致过敏与疾病的原料。时装公司纷纷各自制定了社会福利标准,承诺品牌“自律”,企业承诺 进行负责任的管理标准:企业社会责任(CSR)。但是,在孟加拉国或中国这样的国家贯彻并监督这些标准的实施情况,依然是纸上谈兵。

内疚之感

欧洲消费者的内疚感有限:消费者的压力似乎太大,而通过个人消费行为来推动改变现状的力量又似乎太弱。克劳迪娅·兰格(Claudia Langer)评价道:“消费者就像[......]法利赛人,总是指责别人,但当自己可以为改变现状而有所行动的时候,却立刻躲到一旁”,她创建了名为“乌托邦”的门户网站以关注消费道德。德国消费者每人每年平均购买70件衣服——是否每件衣服都是公平生产和交易的产物,却难以估计。

不过,一旦涉及自身及儿童健康,问题就变得严峻起来。“绿色和平”(Greenpeace)环保组织于2014年秋季公布的研究结果表明,折扣店廉价出售 的童装及童鞋含有有毒物质。据“绿色和平”组织表示,这些化学物质会损害人的免疫系统和生育能力。不仅如此,这些化学添加剂的降解产物还对生产国的水生生 物产生剧毒。根据中国官方渠道公布的信息,中国约有三分之二的水域已经被污染,污染物主要是纺织业中产生的对环境和健康有害的化学物质。仅中国就有约 3.2亿人无法喝上干净的饮用水。

快速反应

廉价超市零售商Lidl和Aldi迅速做出了反应:Lidl的时间表规定,至2016年6月底他们将做到所出售的所有纺织品均不含任何危险有害物质。此 外,80%的Lidl供货商应在2015年年底前公布其污水处理方面的数据。Aldi承诺,至2020年将清除纺织生产链中所有对环境和健康有害的化学物 质。连锁超市Rewe和Penny以及汉堡零售巨头Tchibo也已经对各自的生产链进行了调整。Tchibo决议推行一个废旧衣物回收和再利用的计划。 也许会让人们感到吃惊的是,Lidl、Aldi和Tchibo是德国排名前十的纺织品零售商。

另外还有24家企业已经宣布参加名为“排毒”(Detox)的环保运动,其中包括体育用品制造商彪马、阿迪达斯和耐克,以及纺织业巨头H&M、Esprit和Mango。此项承诺能否取得成效,尚有待今后数年的观察。

先导纺织业

尽管给生产国的经济和生态都带来负担,纺织业对亚洲人力成本低廉的国家仍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它作为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先导行业,可以带动该国其它产业的发展,也因此有助于缓慢提高该国生活水平——当然是在该国社会福利标准和环保法规的效力不持续受到削弱的前提下。

汉堡市该展览的照片虽然展现了精疲力竭的纺织女工、破旧的工厂厂房和被污染的河流,但同时也指明了行业的出路:从时尚业的可持续生产、衣物回收概念,到依 靠新型纤维面料和发展革新技术。“快时尚”策展人克劳迪娅·班茨(Claudia Banz)认为,在廉价商品和打折店的影响下,人们已经失去了对服装价值的尊重。她说:“那种对于衣服中所蕴含的劳动、及其背后劳动者的尊重,都已消失殆 尽。”

可有出路?

消费者仅凭一己之力难以改变这一切。因为在消费者做出购买决定之前,早有几十个环节先于他做出了决策:从使用杀虫剂种植棉花的农场、使用有毒化学品为棉花 染色的加工厂、负责加工布料并缝制衣物的生产国、应对经济和环保标准进行管控的政府部门,到采购货物的集团总部和以低廉价格出售服装的折扣零售商。

汉堡市该展览指出——唯有果敢的政治家、公会的相关从业者和企业家携手努力,才可能逆转该局面。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联盟,为无所顾忌的快时尚行业制订规则和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