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三亿烟民
中华烟民共和国

中国有三亿烟民
中国有三亿烟民 | Photo: © Lui Chen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国与生产国,兼之国民中半数成年男子都是烟民,中国改善本国香烟文化的这条道路依旧漫长、迂回且怪异。

作者: 陈路(Lui Chen)

由国务院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签署的最新禁烟法案规定在所有公共场合禁烟。在一个有三亿烟民站在各处角落吞云吐雾的国度里,即便不是一个中国通,也瞧得 出在所有公共场所、甚至包括每个小饭馆去强制推行禁烟令的荒谬性。但正因这项法案试图改变公众对吸烟——这项有着深刻而复杂社会根源的消遣活动——的一贯 态度,这一举措受到了广泛认可。

中国早在十七世纪的明朝就开始了禁烟措施,当时崇祯皇帝昭告天下,所有瘾君子都要被处极刑。而清代的法律更为严苛,单单是持有烟草就有可能被砍头。可即便 有这些严厉措施,直到二十世纪初,烟草仍以吸闻或口服的形式在整个中国大行其道。十九世纪,美国进口卷烟来袭。这类卷烟的广告将香烟包装为上流社会人士的 舶来爱好,广告背景往往是二十世纪早期金迷纸醉的大上海。

之后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和毛泽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都试图限烟禁烟。不过党派领导却似乎享有豁免权。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出了名的老烟枪,不时以夹着根烟的姿 势出现在官方影像上。如今泛滥全国的“中南海”牌香烟原本是毛泽东的特供烟,邓小平更因执政时期每日烟不离手而知名,他抽的则是奢侈的“熊猫”牌香烟。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利润很快成为主导,烟草的生产量和消费量也随之飙升。中国烟草总公司占有90%的市场,在该公司的大力扶持下,烟草流通极易,烟税极低;尽管香烟被禁止在电视和杂志上做广告,烟草推销也未受到严格控制。

烟民人口增加到几亿,各种香烟牌子也在全国各地涌现,发展出不同的香烟文化。在四川一带流行的是“娇子”和“熊猫”,而北方一带的选择则是西安的“好猫” 与北京的“中南海”。再往南是中国头号产烟地云南,那里的玉溪卷烟厂投资建设学校、公园及公路;“红塔山”更走出云南,成为中国第一销售品牌。

在中国,任何可想象到的社交场合中,吸烟几乎是惯例,敬烟也成为无论对熟人或陌生人皆通用的社交礼仪,这是中国独特的香烟文化。敬烟被视为一种致意方式, 使对方不至因你的在场而感到不自在。参加婚宴的宾客会被奉上摆在银质托盘里的昂贵香烟,修理自行车的师傅也会被敬一支烟,以示对其工作的感激。抽烟也逐渐 成为男性阳刚之气的一种标识,男人以抽烟增强相互间的认同感和情谊。抽烟喝酒这两种流行的恶习,成为社交场合中表达恭维与敬意的媒介。

而香烟信息战更以一种离奇而出人意表的方式影响着中国文化偶像、公众人物的外在形象。充满争议的上海中国烟草博物馆被公认为诱使青少年认同香烟文化的宣传 阵地,馆内展示了一张作家鲁迅的肖像,这位上世纪文化偶像的照片附有如下解说:“鲁迅战斗的日子——与烟相伴。”可在鲁迅自己的回忆录里,他却提到了自己 试图戒烟但终归失败的经历。他在55岁的年纪死于肺结核。而在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家人不得不站出来,为莫言将为中国烟草山东实业有限公司 代言这一传闻辟谣。一个烟草论坛,贴出了莫言手夹天价“泰山”牌香烟的照片,下附一段文字:“莫言三支烟,一支遥寄北国瑞典,一支珍藏故乡高密,最后一支 夹于指间,为自己点燃创作的佛光。”控烟专家们怀疑这一谣言正是“泰山”牌香烟制造商散布开的,而莫言的家人则在微博上声明:“我父亲过去不会,现在不 会,以后也不会代言烟草。”

现今,在中国内地每年有超过140万人口死于各种吸烟引发的疾病,占了相应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据国际烟草控制政策评估项目的一项研究表明,多数中国烟民 并不知道吸烟会导致中风以及心脏病。面对证据如此确凿的健康隐患,中国政府也无法再视而不见了。若干省市已经颁布公共场合禁烟的法律法规,但在实际执行上 却仍十分松懈,那些远离主城区的地方更是如此。2014年初,一条禁止各级党政干部在公共场所吸烟的通告公布出来。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伯纳德•施贺德 博士认为,应当在香烟包装盒上花更多心思,以健康警示图片替代目前印在包装盒上的那些基本没用的文字警告——因为在其它国家,大图片警语被证实行之有效。

烟草销售能够带来丰厚税收,而且烟草行业牵连庞大的劳动人口,由此,中国政府对烟草政策向来抱持极为复杂的态度。公共卫生利益常常同经济利益发生冲突。这意味着在可见的将来,中国现有的3亿烟民,加上新增的烟民人口,以及另外的7.4亿二手烟民,仍然会维持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