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源头无包装
不制造垃圾的购物方式

设计:柏林NAU 建筑工作室
设计:柏林NAU 建筑工作室 | Photo: © Michael Brown

零包装超市——这可行吗?柏林的两位女士就正在做这一尝试。

作者: 尤利亚妮• 维德迈尔(Juliane Wiedemeier)

我小时候一心想要拯救环境,其中一个办法是从电视里看来的——在一部系列片里,几个具有环保意识的小孩在购物时把所有的商品包装都直接拆下来留在了店里,以此来告诉人们,我们每天会制造出多少一无用处的垃圾。我那时也想照着做。

我母亲对此举却没有那么热衷。就算她允许我把包装麦片的多余纸盒和裹在香蕉外面的保鲜膜丢进超市垃圾箱的话,她也绝不会考虑自带一堆瓶瓶罐罐去超 市,再把大米、面条甚至是牛奶从原先的包装里倒腾进去的。于是我在避免制造垃圾方面的热情也很快偃旗息鼓了。但当我在报纸上读到“源头无包装”这则新闻的 时候,儿时的故事重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年内即将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Kreuzberg)开张的这家名为“源头无包装”的超市,其创意和我那颗幼稚的“环保心灵”想要实现的 愿望非常接近,即人们应当放弃包装这种东西,而是把购买的产品从大的容器中直接装进自带的瓶瓶罐罐里。“源头无包装”超市里供应各种商品,从面条、面包和 蔬菜这样的日常食品到伏特加、再到面霜,应有尽有。店家计划供应的产品多达六百种,其种类与一般的平价超市大体相当。如果买东西的人只是临时路过或是忘了 自带分装桶,他可以向店家借用盛器,或是使用可回收的环保纸袋。

零包装超市的两位创办者米丽娜•格里姆波夫斯基(Milena Glimbovski)和萨拉•沃尔夫(Sara Wolf)说,她们两个在晚上喝酒聊天的时候总是看到厨房里的垃圾桶被堆得满满的,于是便想到了这个主意。在其他人那里,类似的计划往往本身也会像垃圾一 样很快被抛诸脑后,但格里姆波夫斯基和沃尔夫却从中酝酿出了一个商业方案。目前该方案已多次获奖,其中还包括由思爱普(SAP)软件公司和联邦家庭部联合 颁发的奖金。这使得她们的起步阶段相对容易了不少。开店所用的启动资金是通过大众集资的方式获得的,总共募集资金超过十万欧元。许多参与了集资的个人都认 为这一创意值得支持,同时作为回报,他们也获得了这家超市赠送的优惠券或是购物罐。人们对零包装购物的兴趣似乎的确是存在的。

但这种店的卫生状况究竟如何呢?直接把散装食品随意堆放在店内供人自取在德国是行不通的,例如为了确保所提供的面包绝对新鲜,超市会将面包放在封闭式的金属容器里,而顾客则不得不颇费周章地将夹子探进去自取。重要的是确保任何顾客都不会直接接触到散装食品。

两位实施者承认这一点确实为“源头无包装”超市带来了一项挑战,但她们同时也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成功解决:一方面,她们使用了所谓 的“散货容器”,即底部开口的封闭式储物箱,顾客可以通过这个开口来盛取面条或豌豆一类的散货。而对于花生酱、酸奶或是牙膏等产品则采用了其他一些解决办 法:“除此之外我们还使用多格式料罐——这种东西和糖果店里常见的那种容器差不多,顾客可以使用铲斗自取产品——或是挤取式容器。” 散装产品从大的袋子 和货罐里倒出,再被装进料罐;袋子和货罐大多来自于当地的小供货商。虽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零包装”,但两位店主承诺,在货品运抵超市之前她们也会同 样注意避免垃圾的产生。听上去似乎米丽娜•格里姆波夫斯基和萨拉•沃尔夫以及她们率领的六人团队已经为秋季开业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我还抱有两个小小的疑 虑,一方面我问自己:当初母亲认为带着一个装满空罐子的大包去超市购物太过麻烦,她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没有道理呢。

两位实施者承认这一点确实为“源头无包装”超市带来了一项挑战,但她们同时也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成功解决——一方面,她们使用了所 谓的“散货容器”,即底部开口的封闭式储物箱,顾客可以通过这个开口来盛取面条或豌豆一类的散货。而对于花生酱、酸奶或是牙膏等产品则采用了其他一些解决 办法——“除此之外我们还使用多格式料罐——这种东西和糖果店里常见的那种容器差不多,顾客可以使用铲斗自取产品——或是挤取式容器。” 散装产品从大的 袋子和货罐里倒出,再被装进料罐;袋子和货罐大多来自于当地的小供货商。虽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零包装”,但两位店主承诺,在货品运抵超市之前她们也 会同样注意避免垃圾的产生。似乎米丽娜•格里姆波夫斯基和萨拉•沃尔夫以及她们率领的六人团队已经为秋季开业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我还抱有两个小小的疑 虑,一方面我问自己——当初母亲认为带着一个装满空罐子的大包去超市购物太过麻烦,她的想法是不是真的没有道理呢。

另一方面,实施“源头零包装”的人并非“零包装购物”这一构思的“始作俑者”——一年前在伦敦的哈克尼区(Hackney),我就曾误 打误撞地进到一家名叫“零包装”的小店,这家店内的所有食品都被盛放在大桶里,一个塑料袋都没有,看上去真是妙极了。当前的“源头无包装”超市却并非如 此;但店家表示,这并不能归咎于“零包装购物”的理念:“伦敦三分之二的营业场所在过去都是由餐饮业占据的,‘零包装’起不到什么作用”。在柏林目前还没 有类似的计划。